糯米小說網 > 廣告界天王 > 第1章 健康人生
    2o19年9月3日早晨!

    剛剛起床的人們,無論是開手機上網,打開電視,收聽廣播,還是翻看報紙,都看到了同樣的一條推送信息或新聞。

    “著名文學家、思想家,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創作出《那年那城那人》、《追逐》、《夢》、《我和你》、《十年》等杰出文學作品的邱旭先生,因漸凍人癥導致的肺部呼吸衰竭,醫治無效,于今日凌晨三點二十五分去世……”

    …………………………………………………………

    “都幾點了,還在睡?”

    迷迷糊糊的聽到這語氣不悅的聲音,邱旭剛意識到不妙,就聽到啪的一聲響,隨即胸口傳來了火辣辣的疼痛。

    他騰的一下起身坐在床上,就看到了異常熟悉,倍感親切,卻又帶著些許陌生的一張臉。

    這是一張中年婦人的臉,風韻猶存,雖然臉含慍怒,卻難以讓邱旭真的產生懼意。

    眼看這婦人高舉的手又要揮下,邱旭脫口而出道:“媽,媽,別打,別打了。”

    “我這就起床……”

    說到這,邱旭忽然間怔住。

    我這是能開口說話了?

    我這是能活動了?

    我不是死了嗎?

    “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的起床吃早飯?”

    “也不看看現在都幾點了?”

    中年婦人這念念叨叨的不滿聲音,把驚疑的邱旭從懵呆中喚醒。

    他怔怔的看著眼前的婦人。

    這不就是自己一直以來,在夢境中見到的那位小邱旭的媽媽孟穎嗎?

    她是這么的真實,聲音是如此的清晰,再也不像以前夢境中那樣飄忽縹緲。

    邱旭又看向房間的四周。

    斜對面墻上掛著一把吉他,墻角胡亂放著一塊滑板,一個籃球,還有兩雙輪滑鞋。

    窗戶前擺放著一張有些陳舊的書桌,上面凌亂著堆放著臺燈、臺式顯示器、筆記本電腦、水杯、空的飲料瓶、單車頭盔、團成一團的T恤等物品。

    書桌右側立著一個小型書架,在顯要位置擺放著《平面設計工藝》、《標志字體設計圣經》、《about Face 3交互設計精髓》等有關設計和電腦的專業書籍。

    書架最下方,還放著一整套老舊的《那年那城那人》、《追逐》、《我和你》等世界文學名著必讀叢書。

    眼前的這一幕幕景象,是無比熟悉,又帶著異樣的陌生。

    之所以熟悉,是因為在邱旭因病被困在輪椅或病床上的二十幾年里,幾乎每一天都會夢到這房間,還有這個同樣叫邱旭的小家伙。

    從他出娘胎開始,一直到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夸張一點說,他人生每一天都沒有缺席。

    陌生,是因為他每次入夢,夢到這小邱旭,都是以旁觀的視角看著他一天又一天的成長,而且視角還帶著一些模糊和不真切,就像是隔著一層薄薄的紗巾。

    如今,卻兀然變成了第一視角。

    而且,這視野是如此的清晰;聞到的氣味,也是如此的真實。

    邱旭又忍不住抽動了一下鼻子。

    這是混合著淡淡的酒味,酸臭味,還有臭鞋的味道?

    邱旭一直以為,這持續二三十年,連續不斷的做同一人的夢境,是自己病癥,還有人格分裂產生的第二人格等各種原因,形成的一種虛幻的人生經歷。

    在某種程度上,這夢境中的模擬人生,是對自己漸凍人病的另一種補償。

    只是眼前如此鮮活的媽媽,如今逼真的景象和五感,讓他很不確定了。

    難道自己一直夢到的事情,在自己死后,具現成了現實?

    還是自己夢到的事情,一直就是存在于所謂平行空間的真實?

    邱旭目光轉到孟穎身上,見她臉色越的不好看,試探性的道:“媽,你再打我下。”

    “這一次,用力點打,千萬別舍不得!”

    這個奇怪請求,讓孟穎就是一愣。

    隨后,她伸手擰住了邱旭的耳朵,氣呼呼的喊道:“臭小子,膽肥了,還敢叫板了是不?”

    “看我不把你的耳朵給擰下來……”

    左耳傳來那鉆心的疼痛,讓邱旭忍不住哀嚎道:“媽,別擰了,疼,真的很疼。”

    “耳朵要掉了,真的要掉了……”

    孟穎放開了手,又用力一戳邱旭的腦門,喝道:“趕緊的給我起床,吃早飯。”

    待孟穎離開房間,邱旭就下了床,赤著腳把房門輕輕關好,又坐回到了床上,打量著自己膚色略有些黑的雙手和雙腳……

    忽然間,他捂住臉,嗚嗚的小聲哭了起來。

    在病癥的晚期,十數年如一日,能清晰感受到身體每一處的酸痛麻癢,還有外界的一切,卻活動一下手指都不能,如同把靈魂禁錮在了一個罐子里。

    這種痛苦,沒有經歷過的人,是不會真的有切身感受的。

    邱旭本以為一死,就可以徹底解脫了。

    沒想到,老天爺竟然以這種方式,給了他一個健健康康,再活一次的機會。

    這是平行世界也好,是幻想出的世界變成現實也好,亦或是靈魂沒有了身體的束縛,徹底融入了這幻想出的小邱旭,讓自己的感知變得異常真實也罷。

    此時此刻,邱旭心中唯有感激。

    感激老天爺,讓他經歷一次健康的人生。

    他很快就變哭為笑,身體也不由自主在房間里舞動起來,動作幅度是越來越大。

    幾十年的禁錮,一朝解放。

    邱旭真的是難以自持,恨不得要把幾十年郁積起來的對健康,對運動,對自由的所有渴望,全部釋放出來。

    他嘴里也控制不住的,出哦嗷的怪叫聲……

    砰的一聲,房門被猛的推開。

    邱旭看到孟穎去而復返,動作就是一滯。

    尤其看到孟穎手中拿著的晾衣架時,他就是全身皮膚一緊,抱頭求饒道:“媽,媽,我可以解釋……”

    “哎呦……”

    “哎呦,媽,我可是你親兒子……”

    “哎呦……”

    餐廳里的一張方形餐桌上,已經擺好了白粥、油條、煎包,煮雞蛋、小醬菜。

    一位近五十歲,濃眉方臉,頭略有些花白的寸頭男子,還有一個扎著長長的馬尾,一身青春氣息的秀麗女孩,正坐在餐桌旁吃早飯。

    聽到次臥里傳來的鬼哭狼嚎聲,秀麗女孩停下筷子,露出了幸災樂禍的笑容。

    這讓她左臉頰上的小酒窩,更加的明顯。

    “爸,我哥就是欠收拾。”

    “天天這樣揍他一頓,保證他一天都會老老實實的,不敢作妖的。”

    中年男子瞪了秀麗女孩一眼,轉頭對著次臥喊道:“好了,打兩下松快下手就行了。”

    “兒子還要去上班,臉上有了傷,會被同事笑話的……”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