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醫妃逆天:魔尊大人要抱抱! > 第224章 東門春水
         暗沉小巷盡頭,月光投下大片暗影,朦朧中,兩道身影相對而立。

        身背長劍的男子,黑亮的頭發梳攏得很整齊,斜飛眉宇下細長的黑眸中有著銳利的光彩,棱角分明的輪廓上兩片薄唇緊抿著,修長高挺的身軀,給人凌厲之感,他如同蟄伏的猛獸,在這黑沉的夜色中,咄咄逼人。

        男子對面是一個妖嬈多姿的女子,火爆的身材十分辣眼,此刻卻滿目含怒,鼻翼更因為怒氣而不斷張合,櫻唇開啟,未發聲已帶了哽咽哭腔,“藍非若是我朋友,你放過她。”

        男子細長的眼微微眨了下,眸中凌厲大盛,冷哼道,“醉雪,你莫不是真的以為自己就是東門家的大小姐,別忘了你的身份!”

        “我沒忘!我怎么能忘?從我十歲開始,每一日你都要提醒我記住身份,是,我不過是你東門家的養女,是你撿來的孩子,是你安放在大哥身邊的定時炸彈,但是東門春水,你也別忘記,你也只是妾侍所生的庶子,根本就沒有資格繼承東門家的一切!無論你怎樣折騰,都改變不了這個事實!”東門醉雪發了狠,不管不顧的戳穿男子的野心。

        “啪!”

        一個清晰的巴掌印在東門醉雪嬌嫩的臉上,她捂著臉,淚水終于不爭氣的流下,“你從未有一天真正喜歡過我,是么?”

        因為沒有愛,所以你打的毫不猶豫。

        因為你不愛我,所以我的話你從來不放在心上。

        東門醉雪慢慢站直,擦干臉上的淚,決絕說道,“東門春水,你記住我是愛你的,但并不代表你可以決定我的一切,藍非若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會眼睜睜看著你傷害他,至于你的陰謀詭計,我也是不屑的,從今往后,你我大路朝天各走一邊,若在相見,只當路人!”

        一個男人想打一個女人和真的打了這個女人,感覺是不一樣的。

        看到東門醉雪的淚水,東門春水突然慌了,抬起的手竟然無法放下,他只覺得這只手十分礙眼。

        “醉雪,你聽我說,我不是有意要打你,我.”

        未等他說完,東門醉雪已轉身離去,月光下她的影子那樣的渺小無助,就好似十七年前的雪夜,那個快要被凍死的小小嬰兒一樣無助。

        “四少,是否去追回大小姐?”東門春水身后,暗衛提醒著,“夏楚瑾那邊已經動手,若我們”

        東門春水沒有來得及放下的手一抬,冷冷道,“繼續,莫要管她!”

        嘴上這樣說,眼睛卻始終看著東門醉雪離開的方向,那正是走向戰場的路。

        若她就這樣死在自己與夏楚瑾定下的精心圍殺之下,自己.

        東門春水驀地一聲長嘯,身形暴起,終是追著東門醉雪而去。

        暗衛搖搖頭,一招手,數百死士緊緊跟上,若四少有事,他們這些人也無法活下去,而這場圍殺,勝負實在難以預料。

        聽說,他們要獵殺的目標,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普通女孩。

        聽說,她是不能修煉的廢物。

        卻獨得帝子夏滄溟恩寵,琴芳湖上一曲相思,顛倒眾生。

        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女子?

        暗衛心生期待,竟然是為了自己要獵殺的目標。

        東岳神洲三皇子夏楚瑾也很好奇,看著一身白衣輕簡的少女,步履從容的走進自己的包圍圈,他忽地一笑。

        溫潤如玉的男子,莞爾一笑,連暗夜的月光也明亮起來,撩人心弦,亦有獵獵殺機。

        藍非若也是一笑,負手站住,與夏楚瑾兩兩相望,薄唇挽出兩朵浪花,這一笑,四月水暖,青山凝萃。

        夏楚瑾撥弄著手中的紅色小鼓,輕聲道,“藍大夫,若你肯與楚瑾結盟,我許你東岳神洲女子最尊崇之位,鳳鳴九天,你我琴瑟和諧,如何?”

        他淡淡說著,目光如水籠著藍非若周身,那里面溫柔繾綣,讓無數少女心動,藍非若的目光卻凝向他手中紅色小鼓,這個看似溫和的男子,在她的面前已布置了千軍萬馬,卻還想循循誘導她上當。

        美色么?不,比起夏滄溟,夏楚瑾少了一份霸道,如果說夏滄溟是天生的王者,他僅僅是陪襯的諸侯。

        山雞不能配鳳凰,頑石亦不能比美玉。

        “區區鳳位,我藍非若還不曾放在眼里,我要的,恐怕三皇子給不起。”藍非若悠然道。

        夏楚瑾的手一頓,抬眼望來,她漆黑的眸子里繁星點點,隱隱有一股吸力,讓人不自覺的沉淪,這雙眸子里他竟感到了虛無浩渺。

        “楚瑾竟看不出藍大夫有稱霸神洲界的野心,既如此,我們更應該聯手,追逐王者的大業,能與藍大夫這樣的妙人珠聯璧合,也是人生一大樂事。” 他輕輕撥弄紅鼓,發出一個悅耳至極的樂點,傳出去很遠。

        藍非若黑眸一肅,譏誚道,“一面花言巧語,一面悄然布置,三皇子,你連一星半點的誠意都吝嗇,我也懶得與你廢話,有什么本事,盡管使出來,我倒要看看,你想要如何稱霸神洲界!”

        夏楚瑾幽幽一嘆,溫潤的目光有她看不懂的憐惜,他說道,“你若服軟示弱,楚瑾或許真舍不得你死,但你這般巧言吝嗇,逼我出手,就不怕死么?”

        “誰死還不一定吶!你以為多情門的臭蟲們本事很大?或者你覺得陌上城的死士能一擊必中?還是說憑你夏家皇朝的親衛隊就能拿下我?夏楚瑾,你想太多了。”夏楚瑾身后,三方勢力蓄勢待發,他手中的紅鼓,第一個作用就是通知各路人馬準備好,再起第二個音,他們就會聯合出手。

        “果然厲害,楚瑾的部署藍大夫看得透徹,但你可知帝子他為何突然棄你而去?你這般拼死拼活的為他,也許根本就不值得。”夏楚瑾眸中閃過厲色,溫潤的外表下,面目猙獰如野獸。

        利誘不成,再來挑撥,夏楚瑾的伎倆令藍非若鄙視。

        “帝子去哪里我管不著,他也不是我的誰!但他不會死,也不會上當!”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