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醫妃逆天:魔尊大人要抱抱! > 第210章 神物
    果然,左小柔只是用她黑乎乎的眼洞撇了眼樂涵玉便走到暗處,樂涵玉叫來馬車,鉆進車里鼓搗起來,也不管左小柔。

    醉美軒,夏滄溟房間。

    丞相瀚禹趴伏在地上,大氣也不管喘,他身后跪著自己的一雙兒女,瀚文和瀚音,兩人神色都不好看,尤其是瀚音雙眼紅腫,

    顯然是剛哭過。

    榻上,帝子夏滄溟墨袍紫玉飛龍冠,長眉冷肅,一臉威嚴,俊美且妖異的五官,帝王之相已顯,只是面色蒼白,唇色猩紅如血

    。

    良久之后,夏滄溟一抬手,“丞相請起身吧,你舟車勞頓,先去休息,瀚音的事我已有了懲罰,休要再提。”

    瀚禹重重的磕頭,“臣教女無妨,肯請殿下責罰,否則臣心中難安。”

    夏滄溟皺了下眉,這個丞相赤膽忠心,什么都好,就是太過迂腐,剛到就把女兒罵了個狗血淋頭,現在又跑他這里來求罰,真

    是

    “丞相,你認為小音的斷手不足以抵罪嗎?還是說你想她的手再斷一次?”滄溟漠然開口,若他真的這么想,他也不介意。

    瀚禹抬起頭,寬闊的額頭上一片淤青,濃烈的劍眉凝成川字,“殿下,神木乃天賜之物,殿下不肯自留,卻為老臣的不孝女治療

    斷手,瀚禹何德何能,焉能領受?還請殿下收回!”

    “你說什么?”滄溟無波的面容,有了絲波瀾,神木?

    “若老臣沒有看錯,此乃不盡樹的樹干,不盡樹乃是遠古神樹,架太陽神火,若能將此物煉化,天賜神力,如得神助,殿下未識

    此物,但老臣卻不能知情不報!”瀚家世代忠心,盡職盡責,瀚禹能做到這樣,已經相當不錯。

    滄溟神色大變,墨染的眸子冷冷清清,兩道熊熊火焰似要將在場的所有人吞噬,瀚家三人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噤,瀚音更是渾

    身顫抖,紅腫的眸子幽幽的看著滄溟,這個她曾經深愛的男人。

    看他臉色急劇變化,從一開始的驚怒,到后來的沾沾自喜,現在,他薄唇挽出一兩片微笑,“丞相,這東西不是本殿的,是那位

    治療小音的大夫所贈,本殿無權收回,若你堅持,可自行去找她協商。”

    每一次重生都會消耗他大量的神力,過往的一些事,也會變得模糊,但不盡樹,確是他的噩夢。

    汐兒就是毀在不盡樹和離火珠之下,所以這一世,他拼盡全力尋找離火珠,一定不能讓它落入茯苓之手,此事他已經辦到,且

    離火珠現在就在汐兒身上。

    他日前前往魔神洞,根本不是尋找魔晶,而是找不盡樹,卻沒有找到,還身受重傷,萬萬沒有想到,不盡樹居然也在汐兒身上

    !滄溟如何能不笑,這丫頭在這一世,似乎從一開始就非比尋常了。

    “是藍大夫!”瀚音一顆心翻江倒海,那日月下對飲之后,她決定放棄仇恨,與藍非若做朋友,以后再找她飲酒,沒想到她已經

    先一步原諒了自己,并將如此珍貴的“神物”用于治療自己的斷手!

    藍非若你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在你的眼中,我的手竟比神物還珍貴么?

    瀚音騰的一下站起,她決定找藍非若去問清楚,也許她根本不知道不盡樹是什么!

    然而,有一個人比她更快!

    瀚音只看到一襲墨色的衣角卷入突然暗沉的夜色之中,窗外,明月漸升,月至中天之時,很快就會到來。瀚音學滄溟一樣,穿

    窗而出,瀚文緊隨其后,還不忘交代一聲。

    “父親,我們跟上去護著主子,您留下布置一切!”

    丞相瀚禹滿臉驚愕,他很想知道藍大夫是誰,為何連帝子殿下都無法收回她的東西!

    “報!”門被從外面大力推開,黑甲將軍疾步上前,見屋內紗帳起舞,唯獨只有丞相一人,頓時臉色大變。

    “瀚相,接到密報,皇上也來了,此刻正在琴芳湖!”厲浩東身為帝子親衛隊統領,負責保衛帝子安危,當然也負責消息的收集

    。

    瀚禹一抬眉,眼中厲色頓現,“皇上早有旨意,帝子一日沒有大婚,任何皇子均可追逐帝子之位,琴芳湖都聚集了什么人?”

    厲浩東也是眉色狠厲,“三皇子,二皇子與六皇子都在琴芳湖,據說三皇子帶來一絕色美人兒并一件至寶,正在鑒賞,大皇子與

    四皇子應是明日早晨到達開幕式現場。”

    “絕色美人兒?這個時候,也只有三皇子才會想到這種辦法吸引帝王的注意,不過能入三皇子眼的美人,應該也沒那么簡單。”

    瀚禹身為丞相,對朝政了如指掌,更對每一位皇子都十分了解。

    厲浩東道,“具體不知,只聽說那美人姓藍,好像還是名大夫,二皇子正刁難她那,現場十分熱鬧。”

    “姓藍?”瀚禹大駭,一把按住厲浩東的肩頭,“厲將軍,速速將你的人全部撤回,我們不要留下一兵一卒!”

    “丞相,可是有什么不妥?”人都撤回來,要是帝子突然趕去,且又發生了什么事,自己不是要完蛋!

    瀚禹苦笑,“厲將軍,我敢保證帝子此時已經到了琴芳湖,三皇子狼子野心,路人皆知,五皇子六皇子素來以他馬首是瞻,他們

    一同聚集在琴芳湖必然已經知道皇上到了,而他們要做的,就是將帝子引入圈套,讓皇上親眼所見某種東西,令帝子萬劫不復

    。”

    “他們必然已經布置妥當,無論是殺手兵將還是陰謀詭計,我們一概不知,帝子已進入他們的包圍之中,若我們沒有一兵一卒,

    還能博得帝王之同情,倘大家兵戎相見,必有死傷,皇上又怎會樂意見到兄弟相殘!”

    厲浩東恍然大悟,不禁豎起大拇指,“丞相高見!然則,這一局,我們是被三皇子壓了下去!”

    壓了下去,就是輸了,帝子之位已然動搖。

    當今圣上曾有玉旨在前,帝子一日沒有大婚,任何皇子均有追逐帝子之位的機會,所以三皇子才這樣明目張膽。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