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醫妃逆天:魔尊大人要抱抱! > 第198章 啪啪打臉
    妹妹在那么多人面前出丑,他們也要藍非若還以同樣的方式,方能出了心中這口惡氣。

    東門醉雪捏緊了拳頭,也發了狠,“你們不分青紅皂白,肆意侮辱人,以為是落花城少主,就可以如此囂張嗎?”

    “東門小姐,這里沒你的事,識相的不要插手,咱們要找的人是藍非若!”莫家老大不想惹上東門家,直接將東門醉雪排除在外。

    “她是我的朋友,欺負我的朋友,不行!”東門醉雪愛八卦,但也特別重情義,就是見不得人欺負自己人。

    “大哥,連她一起扁了,這女人欠收拾!”這火辣的身材,要是在自己身下,那滋味.一想到那場面,莫家老二就挺了。

    黑眸驟然瞇起,若不是念在他們護著自己妹子令人羨慕,就憑他們三個,藍非若還不放在眼里。

    見東門醉雪還要再說,藍非若伸手攔住她,眸子幽幽,神色淡淡,“莫落花四處樹敵,得罪人而不自知,你們回去好生照看,我若動手,舉你們落花城全城之力,也難奈我何,這話,我只說一次,若你們還要生事,后果自負。”

    說完,藍非若將黑卡遞給黑甲武士查看,本在看熱鬧的黑甲武士頓時被嚇得不輕,我去,居然是黑卡!

    黑卡,必須是得到帝子的首肯才會簽發,這位風輕云淡的藍小姐,居然是帝子要罩著的人。

    “藍小姐,對不起,耽誤您寶貴時間,職責所在,請您見諒。您請進!”黑甲武士肅然起敬,姿勢比剛才還要標準。

    “嗯,有勞。”藍非若自然不會與黑甲武士計較,拉著目瞪口呆的東門醉雪走了進去。

    東門醉雪就在藍非若身側,她看得清楚,那確實是黑卡。

    “藍非若,又被你騙了。”東門醉雪想哭,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愛打抱不平的大笑話。

    她以為人家沒有卡,結果是黑卡!

    啪啪打臉啊!

    “醉雪,”藍非若淡然的眸子閃過璀璨,“謝謝你。”

    謝謝你仗義執言,謝謝你是我的朋友,讓我覺得前路漫長,卻并不孤單。

    東門醉雪最受不得這樣溫情的話,撇了撇嘴剛要問她,為何攔著自己,卻見她停在莫家老二面前,眸子冰寒。

    “我若現在給東門小姐跪下磕頭道歉,我便救你一命。”

    東門醉雪又想苦笑,她覺得藍非若沒卡,人家拿出黑卡,啪啪打臉,她覺得藍非若想息事寧人,她偏偏又去為自己出頭,又被打臉。

    嗚嗚嗚.

    臉已腫!

    護著妹妹可以饒恕,對女子說出那樣侮辱人的話,不可饒恕。這是藍非若的原則,一向如此,孤老和幼童,病弱和女性,是她始終不能放棄的。

    莫家老二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藍非若,未了怪叫起來,“你做夢吶吧?”

    下跪道歉,以為她是誰?

    還救命,你以為你又是誰!

    藍非若料定如此,她也不生氣,淡淡的說道,“你昨夜御女力不從心,每每到緊要關頭,又下去,知道為何嗎?”

    他當然不知道。

    但莫家老二硬生生的將這句給憋了回去,驚愕道,“你居然監視我的行蹤?”否則,她怎會知道他昨夜御女失敗!

    這下,莫家老大和老三也站不住了,他們自以為嚴密的防守,居然被人輕易破去,不僅暴露了行蹤,還做的如此隱秘!

    那是不是連上茅廁都有人暗中看著?

    一想到最隱秘的事都落在對方掌控之中,莫家三兄弟的臉色極其難看!

    “我要是有那樣的能力,現在你們就是三具尸體,豈容爾等如此放肆!”藍非若毫不客氣,語氣凌然,卻讓這三人同時松了口氣。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事?”莫家老二剛放下的心,又懸起來,不是監視,那是什么?

    藍非若冷笑,“你足心正中長了花柳痣,平時不痛不癢,但只要一行房事,便會力不從心。”

    “你放屁!老子腳底什么都沒長!”莫家老二頓時挺直了腰板,他自己腳上有沒有長東西,自己心里還沒數嘛!

    “不信?你用力跺右腳三次,看看是否麻痛癢!”

    莫家老二本不想照做,耐不住大哥三哥好奇的目光,再說,他御女失敗的事,令他頭痛無比,不能盡興,人生無趣,他寧愿死了。

    要是這廢物真的能治,自己下跪又有何妨啊?

    于是,莫家老二在眾目睽睽之下,猛跺了三下腳!果然如藍非若所說,麻痛癢!

    他不信邪,又脫下鞋襪嚷嚷道,“大哥,你看看,我腳底心到底長了痣沒有?”

    莫老大捂著口鼻,強忍著惡心的臭味,朝他腳心看去,瘦骨嶙峋的腳底板正中,一顆小手指蓋大小的黑痣,十分醒目。

    莫老三也看到了。

    “到底有沒有?”莫老二急的大吼。

    “有,真有。你趕緊床上鞋,這味兒!”莫老三年輕,禁不住事,看見了就說,眼中的震驚毫不掩飾。

    莫老二傻眼了,他明明記得什么都沒有的,到底什么時候長的?

    你要說是藍非若動的手,人家站的那么遠,連碰都沒碰一下!

    “藍藍.藍小姐,我這病還能治吧?”莫家老二對自己的病癥深信不疑,語氣都跟著變了。

    藍非若拽了下自己的衣服,黑亮的眸子飄向東門醉雪,那意思很明顯,下跪道歉,否則免談。

    莫家老二咬了咬牙,和命比起來,尊嚴面子就是個屁!

    噗通!

    莫老二跪在東門醉雪面前,“東門小姐,我就是個憨子,說話不經大腦,剛才多有得罪,您大人有大量,別跟我一般計較。我給您磕頭賠罪了。”

    咚咚咚!

    三個響頭,實實在在的磕在石板上,再抬起頭,莫老二的額頭青紫一大片,他是真的用力了。

    東門醉雪:“.”仍處在震驚中,不知所措。

    “藍小姐,對不住,我們也是心疼妹妹,剛才的事兒就是個誤會,您別見怪。求你一定要救救我!”見東門醉雪沒吭聲,莫家老二又轉向藍非若請罪。

    “你起來吧,半個時辰后,我會把方子送下來。”藍非若扔下這句話,也沒有再廢話,轉身就走。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