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漁家調 > 第426章 不靠譜的建議,彩頭
    鳳心瑤時刻留意著,見她這幅樣子嘴角微微上揚,以前鳳宏水是不在意這些的,經過羅氏那番話,鳳宏水特地留意顏彤妍的舉動,見她不好意思,也跟著紅了臉。

    鳳心瑤不想其他人看出異樣,連忙同顏彤彤和方雅欣幾人說道:“你們難得來一趟,就這么干坐著也不是個事,想想有什么好玩的。”

    這話一出,大家立馬被勾起了興致。

    顏昊愜意地說道:“這樣的天氣就應該煮酒賞雪作詩,別有一番趣味。”

    “啐!”方雅欣沒好氣道:“煮什么酒,做什么詩?也不怕酸掉牙!要我看,就應該出去騎馬打獵,那才有意思!”

    鳳心瑤朝外頭看了看,睜著清亮的大眼睛,吞了吞口水道:“這會兒上哪兒打獵去?進山要是碰到了熊瞎子是你打獵還是獵打你?”

    “噗嗤!”方天木一個沒忍住笑出聲來,看方雅欣臉色不對,趕緊說道:“我是說打獵也不錯,就是時候不對,要不等開春了我們再約上一起,到驪山狩獵去?”

    驪山書院后面有好幾座山,那些山里圈養著不少獵物,專門供這些公子哥打獵用的。

    鳳心瑤還沒見過,有些意動,鳳宏水見她這神情,立馬笑著應下,“等開春雪化了,那些動物都出來覓食,我們就去打獵。”

    方雅欣見大家附和,臉色好多了,只是看方天木仍是沒什么好臉色,對這對活寶兄妹大家也習以為常,只當是沒見到。

    鳳心瑤想著總不能讓大家這么無聊枯坐著,便讓桃符到自己的庫房里取了兩副象棋過來。

    這象棋是之前在江南的時候她和李冰月常玩的,一副是檀木做的,一副是玉石做的,按李冰月的說法,這叫情趣。

    鳳心瑤回安陽的時候順道帶了回來,只是到了安陽沒人陪她玩耍,這兩副象棋就被擱置下來了。

    象棋一取過來,眾人把玩了許久,穆徑庭詫異地問道:“這象棋似乎有些不一樣。”

    鳳心瑤贊賞地微微頷首,解釋道:“這象棋是我在江南的時候玩的,跟安陽這邊的確實不一樣,不僅多了許多棋子,連規矩也不太一樣,《佛祖歷代通載》中曰:‘神農以日月星辰為象,唐相國牛僧孺用車、馬、士、卒加炮代之為機矣。’

    有首詩是這么寫的:大都博棄皆戲劇,象戲翻能學用兵。車馬尚存周戲法,偏神兼備漢官名。中軍八面將軍重,河外尖斜步卒輕,卻憑紋揪聊自笑,雄如劉項亦閑爭。這里頭沒有炮,所謂的炮就是炮兵,可以飛炸,這是我們新加進去的,你們就這么玩……”

    鳳心瑤給大家講解了一番,女子倒還好,穆徑庭和顏昊幾個聽得驚嘆連連,一個個躍躍欲試。

    鳳宏水在邊上默默地看著,顏昊請他對弈,鳳宏水連忙搖頭拒絕,這象棋就是他們兄弟倆的恥辱,跟鳳心瑤從小玩到大,從來就沒有贏過,這也就罷了,每次輸了還要被鳳心瑤訛上一通,這么多年下來,這東西已經成了他們兄弟倆的陰影。

    顏昊見鳳宏水不想玩,皺著眉頭同鳳心瑤說道:“鳳三小姐,王爺不玩,不知道你能不能配我們對弈一場?”

    “有何不可?”鳳心瑤自信地說道,眼中閃過一抹狡黠,“不過我們對弈要是沒有彩頭可沒意思。”

    鳳宏水一臉我就知道的表情,深深地同情顏昊,欲言又止,見顏彤妍沒有湊上去,便緩緩移到她身邊,低聲道:“顏二小姐還是勸勸顏大少爺,千萬別拿貴重的東西當賭注。”

    顏彤妍沒想到鳳宏水會主動跟她說話,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腦子充血,完全無法思考,吶吶地點頭起身,走了兩步才反應過來,一臉疑惑地回頭問道:“王爺的意思是?”

    那邊顏昊已經把自己的貼身玉佩壓上了,鳳宏水無奈扶額,感嘆道:“沒事了。”

    棋局一開,眾人各自找了把椅子將兩人團團圍住,鳳心瑤客氣地說道:“來者是客,請顏大少爺先走一步。”

    顏昊起初還禮讓了一番,見鳳心瑤堅持,這才試探著走了一步,接下來眾人立馬發現不對勁,顏昊每走一步都要思量再三,鳳心瑤卻是異常果斷,每次都是顏昊剛剛走完鳳心瑤便追上去,那速度逼得顏昊冷汗都出來了。

    兩人下了不到兩刻鐘,顏昊悲劇地發現他竟然被堵死了,哭喪著臉朝身邊的人求救道:“怎么辦?我該怎么走?”

    眾人齊齊無語,沈靖宇都不想理他了,“怎么說你也是個大老爺們,輸給鳳三小姐可是丟人了。”

    “我覺得我還能再搶救一下,徑庭……”顏昊期期艾艾地看著穆徑庭,這些人里面也就穆徑庭最靠得住,其他人他也不指望。

    穆徑庭看了鳳心瑤一眼,看她得意的樣子眼中閃過一抹寵溺,做出一副無能為力地樣子,正兒八經地說道:“你已經陷入死局,前有軍,旁有馬,邊上還有炮,你說你還能動嗎?”

    這話要是別人說的顏昊鐵定不服氣,可這人是穆徑庭,他立馬泄氣了,見沈靖宇那嘆息的樣子,顏昊怒了,“沈靖宇,你行你上!”

    沈靖宇被趕鴨子上架,同顏昊換了位置,他的屁股才剛剛坐穩,鳳心瑤立馬說道:“彩頭。”

    沈靖宇一愣,訕訕地摸了摸鼻子,同顏昊問道:“出門急,沒帶什么值錢的玩意兒,你那里還有什么借我一下,我保證把你的貼身玉佩一起贏回來。”

    顏昊正肉痛呢,聽到沈靖宇的話連連搖頭,想都不想便拒絕道:“我可不想沒了一個玉佩再沒了其他東西!”

    這會兒穆徑庭從腰上取下一塊價值不菲的玉佩交給沈靖宇,“我的先借你。”

    沈靖宇接過玉佩瞬間愣住了,顫抖地捧著玉佩只覺得壓力山大,結結巴巴地說道:“穆徑庭,這可不是一般的玉佩,我我我……”

    “我什么我!你不是跟我保證可以把我的玉佩贏回來,難道你在誆我?”顏昊氣急敗壞地怒聲道,沈靖宇被逼無奈,不得不將穆徑庭的玉佩當做彩頭。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