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許你晴空萬里 > 第341章 我永遠站在你這邊
    晴空現在信奉著一個信條,那就是赤腳的不怕穿鞋的,膽大的嚇死膽小的。

    她越是退讓,面對著顧長寧和許澄空這種蠻橫不講理而且沒有底線的人,她們不會體諒的,只會越來越得寸進尺。

    所以她要是想要立足,就不能軟弱。

    她可不會忘了,她們當初怎么逼她,怎么設計陷害她的,本來不想跟她們計較,結果她們是越來越過分了。

    她現在算是看破了。對于顧長寧和許澄空這種人,就是不能對她們太客氣,不然她們還真的會蹬鼻子上臉了。

    晴空沒有再理會顧長寧,轉身走出會客室,連跟顧長寧多呆一秒,她都覺得浪費自己生命。至于顧長寧愛怎么折騰就怎么折騰去,反正不外乎就是打電話給顧長安告狀或是跟她親媽告狀。

    她也不是吃素的,會客室沒有攝像頭,她剛才敢那么囂張就是沖著這一點。

    不然回頭顧長寧還不有恃無恐地拿著視頻記錄,跟顧長安說她欺負和恐嚇他妹妹。

    現在反正沒有證據,顧長寧再怎么說也是片面之詞,大不了她也配合再演一場戲,裝一副無辜受虐的樣子,看顧長安會更相信誰。

    本來對這個小姑談不上印象好還是不好,反正不喜歡的話,減少交集,避免矛盾就好了。

    沒想到這個小姑還三番五次的故意刁難和欺負她,老虎不威,看來真是被當成病貓了。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還好顧長安跟自己親媽和親妹妹沒有同流合污,不然她嫁給顧長安,真是跟掉進萬丈深淵沒什么區別了。

    晴空回到前臺,墨蘭壓低聲音問她,

    “你沒事吧?”

    “沒事,安啦。”晴空微笑著安撫著墨蘭。

    “那就好。”墨蘭點了一下頭。

    后來,顧長寧什么時候離開cg的,她都不知道,估計她沒在前臺的時候,正好眼不見為凈。

    而她也沒有接到顧長安的電話,也不知道是顧長寧沒有跟她二哥告狀,還是因為顧長安壓根就不再相信顧長寧的話,不管是哪一種,反正顧長安沒有跟她打電話,她就當什么事都沒生過。

    快下班的時候,晴空倒是接到顧長安的電話,說他半個小時后會經過cg,到時候接她一起下班。

    晴空答應著,能夠有順風車搭,她自然樂以享受,何況還是顧長安的順風車。

    下班后,晴空下樓,上了顧長安的車后,笑著問道,

    “你這兩天怎么都不用加班嗎?”

    “以后沒什么特別要緊的事,我就盡量在家加班。”顧長安解釋到。

    “為什么?”晴空有些不解地問道。

    顧長安居然越來越不像工作狂了,這讓她覺得有點魔幻了。

    “你不希望我多陪陪你?”顧長安轉頭看了晴空一眼,笑著問道。

    “你在家加班,也不能陪我啊!”晴空反駁到。

    “我不能陪你,你可以在書房陪我,四舍五入,也是我陪你。”顧長安解釋到。

    晴空笑了起來,

    “這也可以?”

    顧長安點了點頭附和著,

    “當然!”

    晴空說不過顧長安的歪理了。

    “下午長寧又去找你麻煩?”這時候顧長安問了一句。

    晴空轉頭看向顧長安,想著顧長寧還真是沒有新意,每次吵架吵輸了就去跟她二哥告狀,這真的很像喜歡跟老師告狀的小朋友,為什么就不能內部問題內部解決呢,解決不了再向上訴求呢?

    好吧,顧長寧沒有吵過她,這會兒自然是尋找支援了!

    “那倒沒有,她來cg是因為公事,遇到了就聊了兩句。”晴空坦然地應道。

    她也沒說謊話,顧長寧還真不是沖著她來的,只不過顧長寧有個毛病,每次遇到她,總想欺負和占她便宜。

    她以往也就由著她,顧長寧總能得逞,嘗到甜頭后就變本加厲了。她現在不慣著她了,顧長寧就氣得跳腳了。

    不過說實話,想著顧長寧氣的抓狂地跟顧長安打電話告狀的樣子,她就想笑。

    顧長安看了晴空一眼說道,

    “委屈你了。”

    “長安,你這句話要是讓你妹聽到,估計以后都不想認你這個二哥了。”晴空笑道。

    顧長安嘆了一口氣,

    “長寧被我和爸媽給慣壞了,有時候做事是任性點,但她心眼不壞,你這個二嫂,別跟她計較。”

    “我不計較啊,你見過我跟你打小報告嗎?”晴空笑著反問著顧長安。

    其實顧長安疼愛妹妹,她能夠理解。但如果一個人一而再再而三做壞事,卻只是以任性來解釋,還堅持心眼不壞,那不是眼瞎,就是縱容了。

    顧長安這會兒雖然表面上看來是在安撫她,但其實還是偏袒著顧長寧。

    不過她也能夠理解顧長安就是了。總不能跟自己妹妹去計較,就像她不想跟許澄空計較一般,如果不是一再得寸進尺的話。

    “長安,如果長寧以后不再招惹我,以前的事,我也不會再跟她計較。”晴空點到即止,沒有再往下說。

    “我明白,我會跟長寧好好溝通一下。”顧長安應到。

    晴空抱著抱枕沒有再說話。

    顧長安是沒有辦法真正理解和體會她當初孤立無援的困境,所以對于她來說,他母親和小妹那般的作為,是過分了,但也不過是任性而已。

    車在一旁停了下來,晴空有些不解地轉頭看向顧長安。

    “晴空,不管以后會生什么,我希望你會理解,我是跟你在一起的。并不是你一個人在孤軍奮戰,不管面對什么。”

    晴空看著顧長安,眨了眨眼,似乎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我是你的丈夫,是最想保護你的那個人。不管生什么事,你最先尋求支持的也應該是我。不管你面對的是誰,面對著什么事。”顧長安繼續說道。

    晴空點了點頭,她明白顧長安的話。

    “你的意思是,以后我要是被欺負了,可以找你幫忙?”

    “當然!”

    “哪怕欺負我的人,是你親媽親妹妹?”

    顧長安笑了,伸手摸了摸晴空的頭,

    “可以這樣理解。”

    “那要是反過來,我欺負你的家人,你也會站在我這邊?”晴空故意找茬到。

    “如果是你的錯,我不會當面說你,回家后,關起門來,我們內部解決。”

    “怎么內部解決?關起門來,揍我一頓?”

    顧長安笑著搖頭,

    “不要將我想得那么暴力好嗎?

    我會先了解原因,你是不會無緣無故去欺負別人的。這不是你的性格,除非是你被逼急了。

    狗急了還會跳墻了,將你惹急了,你會咬人也很正常。”

    “哇靠,顧長安你居然拐著彎罵我——”晴空一激動,脫口而出罵到。

    “不要說臟話。”顧長安眉宇微皺,捧著晴空的后腦勺,湊近啄吻了她一下,然后繼續說道,“乖,回家給你做好吃的。”

    晴空頓時一頭黑線了,顧長安這當是在哄三歲小孩呢!

    顧長安繼續開車,顯然心情很好,嘴角揚起了一抹笑意。

    而晴空則無語地瞟了顧長安一眼,想著他還是偏心他的家人。

    不過不管怎么樣,顧長安都這樣表態了,她要是不表現得通情達理一點,顯得她小氣了。

    “顧長安——”晴空連名帶姓地喚到。

    “到!”顧長安應道。

    “如果我跟長寧同時掉進河里,你會先救誰?”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類似的問題,你已經問過了。”

    “問過了就不能再問嗎?”晴空故意刁難到。

    “我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顧長安笑著搖頭。

    “不回答,晚上讓你睡客廳。”晴空威脅到。

    本來就是開玩笑性質的,并不是真要顧長安回答什么,而且就算回答了,也沒有什么本質意義啊!

    就好像有人問你,假如給你一億,你要怎樣花掉?這個問題本身就沒有意義。因為回答了,也不會有一億。

    “你確定要這樣做?”顧長安瞟了晴空一眼。

    晴空頓時蔫了,笑著應道,

    “那我睡客廳好了。”

    “別想!”顧長安言簡意賅地拒絕了。

    回到別墅后,管家晚餐準備得差不多了。

    洗完手后,坐在餐桌前,掃視一眼豐盛的晚餐,晴空一掃下午的陰霾。

    果然沒有什么是美食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頓。

    晴空吃著管家特意給她準備的海鮮大餐,想著這個管家還真貼心,知道她喜歡吃海鮮。

    顧長安對于飲食要求沒有晴空那么高,營養均衡就行。

    倒是很樂意跟晴空一起用餐,因為看她吃東西,也是一種享受。

    “長安,今天吳總監找我談話了。”晴空說道。

    “談什么?”顧長安抬眸看了晴空一眼反問到。

    “問我要不要申請調去銷售部。你看我現在也變成香餑餑了,銷售部和行政部都搶著要。”晴空得意地說道。

    “這是好事,你自己的看法呢?”

    “我也不太確定,因為我以前也沒做過銷售,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得好,心里沒底。”

    “你自己喜歡銷售這份工作嗎?”顧長安問道。

    “應該挺喜歡的吧,可以跟不同的人打交道,而且能談到單,很有成就感不是。”

    “可以考慮去銷售部鍛煉一下,如果你真的喜歡的話。不過銷售部的個工作壓力,會比在前臺大很多。我反而是有點擔心,你以后會不會為了工作,顧不上我和這個家了。”顧長安調侃到。

    “那我得多拼命,才能達到這種程度啊!”晴空自我調侃了一句。

    她對自己還是了解的,如果真的要做到這種忘我的地步,那她得多優秀,這份工作得多吸引她啊!

    “可以嘗試看看,不行再回前臺做事。”顧長安提議到。

    “吳總監也是這樣說的。”晴空笑著應道。

    “吳總監他想挖人,自然不能一開始就嚇跑你,幫你將后路留著,這樣你也就沒有顧慮。”顧長安應到。

    而事實上,等真的調往銷售部后,就會明白,所謂的后路跟絕路差不多,要嘛在銷售部一直做下去,要嘛就是辭職跳槽。一般都不會選擇回到原來的崗位。

    “我晚上再想想,可以的話,明天再答復吳總監。”

    “晴空,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會支持你,就是作為丈夫,有些意見,我還是希望再你考慮之前,先跟你溝通一下。”

    “你想說什么就直說吧,我們之間還需要這樣拐彎抹角的嗎?”

    “你在前臺做也好,在銷售部做也好,我都希望你能給我以及我們的家,留出適當的時間和精力。我不希望你因為工作,忽略了我和這個家。”顧長安回應道。

    晴空看著顧長安,然后笑了,

    “我怎么覺得你現在這個樣子,有點像個擔心被拋棄的怨婦啊?”

    “我確實是有這份顧慮,看你那拼勁,我還真擔心,你以后會成為工作狂。”顧長安坦然地承認到。

    “放心吧,我再怎么喜歡工作,也不可能真的將自己賣給工作,家庭和工作平衡的重要性,我還是能明白的。”晴空安撫到。

    “那就好。”顧長安點了點頭。

    “你別只顧著說我,那你呢?經常出差加班的。”晴空反過來刁難著顧長安。

    “以前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現在意識到了,已經在糾正和改進了。

    這不昨天帶你去出去吃飯,今天提前下班,接你回家,我是不是表現越來越好了?”顧長安回應道。

    晴空頓時更樂了,因為顧長安現在的樣子像極了幼兒園的小朋友跟老師說,老師,我今天表現得好嗎?可以得到一個星星獎勵嗎?

    “是,你是表現得越來越好了,幾乎可以說是個模范丈夫了,給你打個99分,差一分是怕你太驕傲。”晴空笑著說道。

    “感謝肯定,為夫會再接再厲的。”顧長安應道。

    晴空笑得很燦爛,繼續吃著東西,沒有再說什么。

    吃完晚飯,洗完澡后,晴空窩在顧長安書房的沙上看書。

    顧長安正在處理著郵件,因為時差的關系,他有一些工作,只能晚上處理,這也是他為什么經常會加班的原因。

    晴空正在翻看著從公司里借回來的專業書籍,遇到一些不懂得的專業術語或是專業知識,她就先記下來,然后等顧長安有空的時候,一并向他請教。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