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一劍斬破九重天 > 一拜師峨眉山四
    元陽劍訣在峨眉派嫡傳的十八路劍法中位列第三,僅次于號稱玄門第一的太清玄門有無形劍法和玄機真人從別派帶入峨眉的五火七禽劍法。便是在天下正邪各派的嫡傳劍術之中,元陽劍訣也足以列入前十,乃是最上乘的劍訣劍術!

    修行之輩手握如此高妙的劍訣劍法,就好比在饕餮之徒面前,擺放了天下至美味的佳肴。

    王崇只是稍稍猶豫,就安耐不住,運轉真氣,嘗試修習元陽劍訣。

    這路劍訣霸道無比,修行路數跟天下哪一家門派所傳劍訣都不相同。

    天下任何一家修行法訣,都要從丹田入手修煉真氣,只有元陽劍訣,卻是從手三陽經脈起始,第一條修煉的經脈便是十二正經之手太陽小腸經。

    真氣起于小指指端少澤,沿掌外側經前谷、后溪、腕骨、養老穴而出于尺骨莖突。再沿著尺骨下緣,經支正穴而至肘部少海穴,沿上臂外側后緣而至肩關節后的肩貞、臑俞穴。曲折上行于肩胛部,經天宗、秉風、曲垣、肩外俞、肩中俞而交會于大椎穴處。向前進入鎖骨上窩,下行聯絡心臟,沿食道通過橫膈,到達胃部,人屬小腸,其一分支,由頸外側上達面頰,至目外眥,轉入聽官。

    正因為這路劍訣離經叛道,真氣運行路線都是逆行,就算是峨眉真傳弟子想要修煉這門劍訣,也須得先把峨眉的入門心法修至大成,又有師長看護,方能著手嘗試。

    元陽劍訣非是入門扎根基的功夫,別派弟子就算拿到了這部劍訣,若沒有修習過峨眉入門心法,也根本無法修行。

    王崇敢于冒險嘗試,乃是因為……

    他有天魔多羅識的根底,能“氣相千變;幻滅修為”!

    天心觀的《五識魔卷》,并無有斗法之能,對敵的時候幾乎派不上用場,但修成的天魔五識,每一識都有不可思議的妙用。

    多羅識能開啟天地間至為隱秘的天地之竅!

    天地之竅乃身外竅穴,玄而又玄,秘之又秘,不可言述,無法形容。

    天地之竅如人身竅穴一般,一旦開啟,可把一身真氣轉入其中,讓自身再無半分真氣,做到“幻滅修為”。

    轉入天地之竅的真氣,隨時可以歸還本身,只是歸還的卻非是原來的真氣,而是至為精純,沒有任何特質的天地元氣。

    天地元氣為萬氣之本,沒有任何特質,卻可以轉化為天下間一切真氣。

    以天地元氣修煉任何一種心法,就好似被前輩真仙饋贈了數年功力一般,能一蹴而就,跟苦修數年所得一般無二。

    王崇有多羅識的根底,故而不怕被峨眉派的人探查修為,他體內只有煙道人所傳的旁門心法,煉就的淺薄真氣,并無半分天心觀的魔門修為。

    王崇催動了天魔五識神通,運轉多羅識把藏入天地之竅的一身魔門真氣抽取回來。他轉入其中的魔門真氣,在天地之竅中早就都化為至為精純的天地元氣,再無半分真氣特質。

    換了一個平庸之輩想要修煉這門劍訣,縱然是有峨眉真傳,想要初步入門,少說也得花去數年光陰。

    王崇底子渾厚,天賦上乘,又有天魔識為輔佐,握著劍匣,默默存想元陽劍訣,源源不絕的天地元氣生自少澤,小指生出腫脹痛癢,麻酸沉拙種種感觸。

    半個時辰之后,就感覺到小指一輕,一縷元陽真氣誕生。

    王崇若是仍舊把天地元氣,轉為為天心觀的真氣,最多數個時辰,便能恢復一身修為,但轉為元陽真氣卻只有這么一縷,不及原本功力的七八分之一。

    他暗暗體味這縷元陽真氣,不由得暗暗贊嘆:“陰定休老道也確實了得,只論這部劍訣劍法之高妙,天心觀上下所有的道法加起來都不如。”

    天地有定數,道魔兩家真氣按照品質,共有九階三十六品,三十六品之外,盡為雜氣!

    天心觀的魔門旁支功法修出的真氣蕪雜,早就出了九階三十六品之外,歸入雜氣旁類,元陽真氣卻是七階最上品,列為太乙元真之數!

    故而這一縷元陽真氣,實是勝過了千縷萬縷天心觀真氣。

    王崇修煉了兩三個時辰,轉化了百分之一二的功力,打通了三處穴道,把真氣從少澤穴,穿過了前谷穴,轉到了后溪穴,修煉出來的元陽真氣雖然只有一絲一毫,但卻貨真價實,算是入了這門劍訣的門檻。

    若是峨眉弟子,修煉劍訣有成,必然會蒙受長輩嘉獎!

    只可惜王崇絕不能讓人知道,他偷學了峨眉的元陽劍訣和十二式元陽劍法。

    若不然,峨眉派的人不但要收回他一身劍術,說不準還要飛劍斬,免去宗門法訣外泄,就算峨眉長老一時惻隱,也會把他關押起來,直至老死,余生孤苦。

    王崇微微睜眼,竟然微微有一絲光亮,他知道已是天色放明,若是再不回去,說不定就會被給他送飯的峨眉弟子現,這才悄然攜了元陽劍匣,退出了秘徑,回到了所居的石洞。

    他前腳才回來,后腳給他送飯的一名峨眉弟子就在外面叫喊道:“唐兄弟,快來吃飯啦!”

    王崇隨手把劍匣往地上一扔,一腳踢入了床底,施施然走了出來,笑道:“又是煩勞謝兄給我送飯,真是惶恐!”

    來送飯的峨眉弟子叫做謝靈遜,身材高大,相貌威猛,看起來就如一名莽夫,實際上卻文武雙全,書香世家出身,祖父一輩還在朝中做過六部的官員,父親也是極有名望的讀書人,若非是家中出了事情,他也一定是閉門苦讀,預備大考,而不是在這里求仙學道。

    正因為謝靈遜也是讀書人,所以跟也通讀詩文的“唐驚羽”一見如故,交情頗好,時常談論古今,研討文章。

    謝靈遜笑道:“那又怎么辦?長老們不許你跟岳元尊隨意走動,要是還不安排人送飯,豈不是把你們都餓殺了?我們峨眉派可做不出來這種事兒。”

    王崇順勢說道:“也不知我有沒有機會拜入峨眉派門墻,跟謝兄一般修習上乘道法。”

    言罷!

    王崇微微嘆息,接過了謝靈遜帶來的食盒。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