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山村莊園主 > 177 絕望
    (感謝好友o8a、mochax2打賞鼓勵)

    今天,當真是一個非常好的日子。只不過劉富貴的好心情,中午的時候就變得糟糕起來。

    源于銀行卡上多出來的錢,還有平安的一通電話。

    這個錢,比正常結算菜錢的日子提前了,正常應該是十天一結算么。現在不僅僅提前了,還多給了五千塊。

    劉富貴心里就“咯噔”一下子,這五千塊跟當初得月樓簽合同時的違約金是一樣的。跟平安打電話問,平安那邊也是很失落的語氣,直說了一句回來再說,老黃也會跟著來。

    雖然沒有說得太仔細,劉富貴也知道,這次恐怕是真的完了。得月樓現在是自己唯一的資金來源,那邊的路要是斷了,自己可就真的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

    等待的時間很難熬,平安還沒有回來,先到的反倒是趙錦榮。

    “趙哥……”劉富貴苦著臉說了一句。

    “老黃他們也快到了,這次走的是高,等他過來一起說。”趙錦榮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著這一家子愁云慘淡的樣子,他也知道肯定也得到了一些消息。

    邊上的三太爺也在低頭猛抽煙,這個事情咋就這么不對勁兒呢?今天的拜山明明都是吉兆,咋就出了事情?

    他真的想不通,就覺得山神爺爺都看在了眼里的一家子,為啥就不護著點。

    等待很煎熬,大家伙也都沒有那個心情再說話。現在就等平安回來,看看這個事情到底是咋了。

    “富貴啊,哥哥對不住你,買賣沒看住。”這是黃智才看到了劉富貴后說的第一句話。

    “黃哥,您見外了。兄弟知道你不可能坑我,到底是咋回事啊?”劉富貴有些焦急的問道。

    “得月樓是人家合伙的買賣,我老黃說白了就是在臺面上幫忙張羅一下。”黃智才說道

    “今天上邊就下了令,你的菜太貴,以后都不要了。不僅僅是菜,其余的也不要了。我當時就傻了,拜訪了幾個人才知道是啥情況。”

    “你可能在無意中得罪了其中一家的少東家,現在知道了這個事情,寧可違約,他們也不會再從你這里來采購。”

    “我得罪了人?黃哥,您覺得,就我現在這點兒能水兒,咋樣才能得罪人啊?是不是這里邊有啥誤會?”劉富貴苦笑著問道。

    他是真的想不出來,自己到底啥時候能得罪這么大的神仙。自己混的是啥層面啊,人家混蛋是啥層面?根本都攪和不到一起去。

    聽到劉富貴的話,老黃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不知道這個話到底該咋說。

    “黃哥,您先歇著,我來說吧。”邊上的平安說道。

    “富貴哥,這個事兒吧,給黃哥也氣夠嗆。為了咱們這個事兒,黃哥把得月樓的工都辭了。旁的不說,黃哥夠意思。以后您有事情言語,殺人放火的咱不敢干,拼著進笆籬子蹲幾年我平安還是敢的。”

    “你先別扯遠了,到底咋回事?咋還把黃哥也給牽進來了?”劉富貴有些焦急的問道。

    “還是我來說吧。”黃智才接過了話頭。

    “我老黃也算是一個生意人,在飲食圈兒做了這么久,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將私怨夾雜到了買賣中。”

    “如果說,這個得月樓是他們董家自己開的,我也就無所謂了。可是,這是三家合伙的買賣,僅僅因為一家的關系,就這么毀約,放著這么好的菜不進,我老黃看不過去。”

    “辭了也就辭了,我老黃咋也能混口飯吃。一直留在得月樓,是因為有了感情,現在的得月樓不說是我一手張羅起來的也差不多。”

    “找你麻煩的,就是安和集團的董家,可能是跟陳姑娘有些關系吧。詳細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

    劉富貴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到攪和了自己生計的,竟然是那個僅僅有過一面之緣,還給自己打賞了的董天舒。

    之所以會記得,就是他自己都覺得那次的事情挺有意思。而現在的他呢?就很后悔。千不該、萬不該,當時就不應該捉弄他。

    可是后悔也沒有用,誰能夠想到都過去了那么久的事情,這個董天舒還記得。而這個得月樓背后的一家,竟然就是他們董家。

    自己這是有多無辜啊?是不是沒吃到魚還惹了一身腥?自己跟陳意涵之間是多么清白,然后現在就被人家給惦記上了。

    到現在,大家伙也算是將事情給聽明白了,心中同樣很無奈。不管是因為什么原因吧,人家也是按照合同走,還給了你違約金,人家做得也沒毛病。

    劉富貴的心里邊兒,卻是拔涼拔涼的。

    可以說,現在的自己真的已經被逼上了絕路。滿心里想著的就是靠給得月樓送菜,來作為自己的資金補充。

    有了這個錢,自己還有得緩。最起碼這是一個穩定的收入,包括哪些豬和那即將長大的公雞們,都能賣錢,幫自己的種植和養殖支撐起來。

    可是現在呢?這唯一的一個來錢道兒說斷就斷了。

    而且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也是董天舒預謀已久的,為得可不僅僅是為了要攪和自己的生意,更是要要了自己的命。

    憑借著董家的實力,不可能才將自己的情況搞清楚。而之所以會在這個時候對自己下手,可謂是蓄謀已久。

    一定是已經全面掌握了自己的情況,知道現在這個當口是自己最需要資金的時候,所以才將自己的資金來源給斬斷。

    人都說倒霉的時候,喝口涼水都塞牙。現在的自己也差不多,可謂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他就算是在珠子剛沒的時候,雖然也很難受,但是從來沒有像今天這么絕望過。

    是的,現在的他,就是很絕望。因為他根本想不出來,自己還有啥活路兒。雖然說錢不是萬能的,可是現在的自己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

    尤其自己棚里的這些菜,現在也是豐產期,一天都耽誤不得。你去找蔬菜批的送過去?那個價兒指不定還會給你壓低多少呢。

    劉富貴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很堅強的人,可是今天的他,卻有了一種想哭的沖動。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