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 > 第1925章 坐在了火山上
    來人根本不搭理沈懷恩紛紛從戰馬上躍下疾走到龍飛前面取出了一張圣旨傳令道“帝君有命升御馬監馬夫長姜恒遠為御馬監副監官兼三品醫師首領。即刻上任不得有誤欽此!”

    場上的馬夫一聽直接驚得趴在了地上沈懷恩更是一臉懵逼一聲嚎叫“怎可如此?我辛辛苦苦做到現在為何要給一個初來的百夫長升職?這不公平這不公平啊!”

    傳旨的人紛紛跟龍飛抱拳行禮把升職和大印給了龍飛一個個翻身上馬離去。

    剛才還準備打殺龍飛的仆從全部緊張的給他跪了下來。

    龍飛沖著他們喝令道“方才的事情本官不與你們追究。沈懷恩犯上作亂先把他抓起來候審!”

    “是!”

    一群漢子馬上過去取出繩子將沈懷恩五花大綁了起來。

    龍飛抬手一點一股法印打進了沈懷恩的腦子里把這人的元嬰給一下封印。

    沈懷恩拼命掙扎嘶聲大叫“姜恒遠你不得好死老子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龍飛盯著他輕笑道“你這個人真是有趣為何偏偏要逆勢而動?一個小小的千戶為何非要跟當朝駙馬爺叫板呢?”

    沈懷恩的眼睛都瞪出了血絲誰能想到這個駙馬翻身的這么快。

    他本以為龍飛已經失寵才被帝君貶到此地。

    要是早知如此他哪里還敢找龍飛麻煩?

    只因為判斷錯了形勢才走到這一步。

    他被人帶下去后所有馬夫全部振臂歡呼了起來終于見他這個吸血的千戶被扳倒。

    一會馬場的各大小官員紛紛上來。

    有管賬的有管人事任命的還有負責監察的。

    龍飛把沈懷恩交給了這些監察官讓他們來調查處理這個千戶。

    身在官場上可不能跟以前一樣。

    凡事全都得按照規矩來辦。

    按照龍飛對帝君的理解這老頭兒無非是想考驗他的為人處世的手段甚至是考驗他為官的能力。

    他為了給他女兒找個合格的夫君也真是夠不容易的。

    龍飛猜的不錯帝君不光是為了考驗他更是想借機處理馬場的問題。

    馬場是李家的地盤一直有人反應馬場的問題。

    帝君有心處理只是沒有合適的人選。

    龍飛像是鯰魚一樣被帝君扔進了這里。讓盤根錯節的馬場一下翻騰起了波浪。

    沈千戶敢得罪駙馬可不是因為他自己有多厲害。

    而是他深知這里的關系可以層層把事情壓下。

    他被關在馬場的監察司大牢里還不服氣的大罵“你們別得意老子遲早會出去的。到時候所有嘲笑得罪老子的人老子要找你們把賬全部要回來。”

    馬場的管理部門跟馬夫不在一起有自己獨立的衙門。

    每個官員還有自己單獨的院子。

    龍飛走馬上任住進了自己的獨門院子里。

    這里伺候的下人有十幾個全都在院里一字站好等著他安排。

    天色已黑龍飛讓他們全部退下休息。

    一個管家模樣的人沒走笑著躬身奉承道“大人小的馮全以后就是您府上的管家有事的話您盡管吩咐。”

    龍飛點頭把他叫進了屋里跟他詢問了下這里的情況。

    這一打聽還真讓他一陣頭大。

    馬場不大但是卻五臟俱全。

    他們這里住了一圈的管理層人員光是各種官員稱呼就聽的龍飛一陣迷糊。

    先不說別的光是這衙門里就有主薄文書六房等相當于辦公室公務員的配置。

    加上馬場的各類官吏總數都有上百人。

    龍飛問馮全道“我這個官需要做什么?”

    馮全笑道“大人說笑了您是帝君親封的醫師首領自然是分管整個馬場的醫師事物。監察有監察首領賬房有賬房首領馬夫有馬夫首領護軍有護軍首領雜役有雜役首領大家各司其職全部聽從監官的管轄。”

    “那我這不是一個無足輕重的閑職?”

    龍飛喝著茶跟馮全套話。

    馮全一見表現的機會來了急忙介紹道“怎么會是閑職醫師官可是個油水很大的行當。多少人想做還坐不到這個位子。您想想看整個馬場的草藥戰馬看病的問題全都要通過你來調度。你在中間隨便動點手腳那就是一大筆的收入啊!”

    龍飛好奇道“那上一任醫師首領是誰?”

    馮全道“當然是李家的人叫李世仁他現在是你的副手了。”

    “這么說他以前做了什么事情怎么撈的油水你全知道了?”

    龍飛瞇眼笑著看著他。

    馮全搓著手心干笑著不說話這么重要的事情他怎么可以亂說。

    龍飛取出十個靈石放在了桌上道“你若知道就把靈石拿去以后你還是我府上的管家。要是不知道你卷鋪蓋馬上走人我想找個機靈一點的幫我你懂嗎?”

    馮全沒有任何猶豫一把抓了靈石連忙道“老爺放心這里面的門道小的全知道。您看啊拿給戰馬喂養的人參來說。本來按照標準五十年參齡一個靈石。主人可換成二十年的這樣一個靈石就可以購買三根人參。其他的一樣主人可算算一年能從里面勻出多少錢?”

    龍飛喝著茶好奇道“你說的容易即便我做了手腳那負責藥材采購的部門會聽我的?賬房會聽我的?監察的人都是死的嗎?”

    馮全嘿嘿笑道“老爺這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歷代都成了潛規則了他們為何不做?你開出報價單采購部自然會偷換各種藥材賬房會按采購單購買到時候檢查機構也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最后藥草到了你的手里。你說沒問題那自然就沒問題。”

    龍飛揉了揉腦袋心道這里面的油水還真不是一點啊!

    帝君不是給了個閑職是讓他坐在了火山上。

    斷人財路猶如殺人父母。

    他一個人對抗整個馬場的潛規則那不是找死來了?

    要是給他一個機會他一定老老實實的養馬放牧。

    一個月后仙門開起。

    他一拍屁股走人管這么多閑事干嘛?

    若是放手整頓這里那就相當于把李家得罪個遍。

    他得罪九族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得罪李家無利可圖啊?

    他想起了李道勛不知道這個大將軍是否知道此事?

    說實話他對李道勛印象不錯。

    這個案子要是把李道勛卷在里面那就更是對他不利了。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