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仙宮 > 第四百八十章 攔路
    “幾位南宮世家的道友,方才你們南宮世家可是作保過得,這里遇上想要打劫之人,你們可不能見死不救啊!”葉天佯裝一副惶恐不安的樣子,對身邊的幾人說道。

    “這三位都是修為高深的散修,我等有些技不如人。”南宮世家那為之人嘆了口氣,又道:“不過我們南宮世家既然號稱第一世家,又豈容他人脅迫?在下既然奉命保護道友周全,定當會竭盡所能。”

    “莫要拿什么南宮世家的名號來嚇唬我們,你南宮世家的飛舟遲遲不敢離去,還不是怕了這城內埋伏的修士,我們幾個老家伙雖然不堪大用,但殺你們這種貨色還是綽綽有余的!”見對方執迷不悟,那雙目緊閉的老者大怒之下提起了黝黑拐杖,終于按耐不住,先行一步。

    這名南宮世家的弟子,喚作林正義,此刻他心中突突亂跳,目光牢牢鎖定對方的行動軌跡,這三人皆是結丹初期修為,即便他們不聯手,自己也有些力不從心。事到如今,唯有將其分而戰之最為明智,那雙目緊閉的老者妄自尊大,單槍匹馬襲來正好遂了自己心愿,同時也希望辰水城的執法隊能夠現此地異常,盡快趕來救援。

    說時遲那時快,雙目緊閉的老者的黝黑拐杖瞬間擊中了林正義的腹部,后者面色蒼白卻面露堅毅之色,一把握住前者的黝黑拐杖使勁兒那么一拽,只見一尊九尺高的圓形傀儡將雙目緊閉的老者禁錮其中,接著釋放出一層淡金色的光華。

    雙目緊閉的老者縱聲大笑,笑聲中滿是輕蔑之意,“區區上品法器,也太小覷老身了!”

    一招得手,林正義迅退回至葉天身旁,一旦葉天被對方所殺,他也就功敗垂成了。那圓形傀儡乃是用上好的沉積巖石所鑄,堅硬強度遠一般法器,每寸可抗壓千斤以上,又有符篆加持防御,困住對方一時半會兒應當不在話下。

    雙目緊閉的老者氣沉丹田,一掌擊出,只聽“砰”地一聲,圓形傀儡已然受損,顯現出一處拳頭大小的洞口,卻見上面淡金色光華一閃,那殘破的洞口開始以肉眼可見的度修復。

    旋即她冷哼一聲,不甘示弱,接連用黝黑拐杖擊打在圓形傀儡上,胳膊尚未探出,耳邊傳來兩聲巨響,竟然又是兩尊丈許高的圓形傀儡依次落下。

    雙目緊閉的老者不由得暗自稱奇,這一連三座傀儡法器將自身鎮壓,多半要大費周折了。

    “你們兩個老不死還在看老身笑話不成?還不快快出手!”雙目緊閉的老者大呼一聲道。

    “既然你開了尊口,我們二人也不會藏拙。早就告訴你不要輕敵了,你非要剛愎自用,這下可好,被人家給困住了吧!”右腿殘缺的老者見同伴吃了癟,忍不住笑出聲來。

    雖說暫時算是牽制住了對方一人,林正義卻絲毫不敢懈怠,一個恍惚,他和諸位南宮世家的弟子,甚至要保護的葉天都可能會有性命之憂。

    “天玄腳!”

    右腿殘缺的老者雙臂端平,一躍而起,那條空蕩蕩的褲腿中赫然長出一只毛茸茸的大腳,細觀之下又像是熊掌,血腥之氣撲鼻而來,轉眼間變大了何止千百倍,一腳下去必然被碾壓成肉醬,當真是天玄腳出,血漫四方!

    另一名負責護送的南宮世家弟子,長得肥頭大耳,此刻他嚇得嘴唇閉得緊緊的,抑止住了正要出來的喊聲,想要強自鎮定,卻是癱坐在了地上。

    林正義向前行了一步,僅僅一步,他的膝蓋竟然有些顫抖。他打心眼兒里明白,這銳不可當的法訣自己無論如何是承受不住的,但他身后之人是此次保護的對象,若是此人交出法寶和靈石,南宮世家的名聲可就要在辰水城敗壞掉了,身為南宮世家弟子,自當全力以赴。

    葉天沒有出任何動靜,不過從他鼓起的腮幫處可以現,他對眼前的幾名老者非常的不屑。

    試想自己耗費了諸多靈石買來的符篆和丹藥,還有自己積攢的各種寶物,這些修士就這么厚顏無恥地索取,一言不合還想要取自己性命,著實令人憤慨。

    葉天旋即心念一動,一柄泛著青光的青訣沖云劍懸浮在面前,他倒是想看看,是眼前那右腿殘缺老者的腳丫子更為厚實,還是自己的青訣沖云劍更為鋒利!

    巨大的腳掌從天而降,二人此時避之不及,只聽“轟隆”一聲仿佛地動山搖,又聽得一句,“啊——痛死我了,他奶奶的腿,竟敢暗算老漢我!”

    適才沖擊力之強,眾人腳下險些不穩,南宮世家的弟子當即群而攻之。

    爾后見到對方并無大礙,南宮世家眾人一楞,臉色陡然變得蠟黃。

    此時此刻,林正義擋在了葉天身前,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張大的瞳孔中充滿了不安,對方的進攻雖說被抵擋了下來,但是自己的防御已經被破,周身的骨頭好像都要震碎了。

    潘瘸子的呼吸越來越沉重,臉色越來越蒼白,后背不知何時已被汗水打濕,他驚奇地猶如五雷轟頂,自己最為得意的功法竟然被一介名不經傳的臭小子給破了!

    不但如此,他感覺體內的靈力與氣血在那一瞬間都在緩緩流失,南宮世家和那名身懷諸多靈石的小子,果然有些門道,看來得不遺余力才行!

    “老瘸子,你剛才還好意思說別人,看來還得靠老夫出馬!”一位身高不足六尺的侏儒老者譏笑了幾句,旁若無人地朝葉天二人走來。此人名為郭矮子,別看他上身長下身短,面目丑陋,傳聞卻是三位老者中最難對付的一人。

    “你們兩個老不死的別玩了,這里是南宮世家的地盤,立刻戰決,否則話大家誰都別想逃出去。”圓形傀儡內傳來了一道沙啞的聲音。

    “既然如此,那就一起上吧!”侏儒老者似乎極為不忿,冷哼了一聲道。

    時光回溯半刻,在辰水城的一個角落,有一群青衣烏帽的男子分為了兩撥,雙方似乎是起了爭執,一個個臉紅脖子粗的,就連頭頂上的三羽孔雀毛都在顫抖不已。他們胸前繪有五彩云紋,上有四個燙金大字“執法隊”,正是南宮世家安排在辰水城的執法管理者。

    “隊長,宗族規定自營商鋪百里稅一,外來商鋪五十稅一,你豈能擅自更改?”顴骨高聳的青年男子有些動怒,卻又作不得,只能瞪著對方,恨不得把他揍上一頓。

    “我看你搞錯了兩件事。一來,這辰水城南區由我說了算。二來,兄弟們風里來雨里去的,就那么點兒津貼還不夠花天酒地的,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這點兒顯而易見的道理你都不懂嗎?”中年男子臉色陰沉,哼了一聲,冷冷地回道。

    “貪心不足,你就不怕我稟告宗內長老?”顴骨高聳的青年男子登時怒火直冒,好在他強自忍耐,才未作。

    “有本事盡管去吧,不過那樣一來,十余名兄弟的飯碗就被你親手砸了,你良心可安?”中年男子瞥了眼這位秉正無私的瓜娃子,露出了玩味的笑意,故意抬高聲調戲說道。

    顴骨高聳的青年男子頓時啞口無言,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爾后側過頭去,輕咬著唇角。

    混蛋,明明是他有錯在先,為何我就是下不去手!要是林正義大哥在就好了,他在任期間這辰水城南區可謂是欣欣向榮,所有商戶們都豎起了大拇指哩!

    就在此時,只見一支穿云箭瞬間升空,五彩斑斕的煙火匯聚成了偌大的南宮二字。

    “不好,那邊出事兒了!”顴骨高聳的青年男子豁然轉身,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眾人的目光不約而同地盯著煙火,一個個伸出了舌頭,半天都縮不進去,不僅是出事了,而且還是出大事兒了!

    那穿云箭一響,暗示著有人在南宮世家的地盤上撒野,甚至有南宮世家的弟子危在旦夕,這還怎么了得?

    堂堂第一世家,竟然在自家地盤里遭遇了襲擊,還讓他們這些執法者的臉往哪兒擱?一旦上頭怪罪下來,他們可就吃不了兜著走了!

    “還愣著干什么?集結人馬,火救援!”中年男子亦然不敢怠慢,深深地吸了口氣,煩躁與焦慮迅涌上心頭。

    另一方面,右腿殘疾的老者與侏儒老者分別從兩個方向起了進攻。

    二人修煉多年,上百年的戰斗經驗自不必說,配合得也是天衣無縫,何況他們的修為穩占優勢,故而一個回合林正義就落了下風。待他再次退回葉天身前,傷勢隱隱約約又加重了幾分。

    “南宮世家弟子聽令,助我結陣!”林正義也算當機立斷,大喝一聲道。

    南宮世家的弟子們咬緊牙關,紛紛祭出各自法器,將林正義圍成一圈,體內靈氣瘋狂運轉,體表通紅,仿佛燃起了熊熊烈火,然后各自將靈氣傳遞給了林正義。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