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仙宮 > 第四百七十四章 鬼道人
    這時,鬼道人召喚的黑色的霧氣迎上來,尚未靠近凈靈珠便畏懼的褪去,最終黑色的霧氣退散開來,形成一個環形將凈靈珠逐漸的圍在中央。

    表面上黑霧看起來雖是退了許多的距離,依舊卻在凈靈珠的范圍之內,大量的黑霧被化成一縷縷青煙。

    “鬼道人,姑且讓我看看你還有什么本事吧!”見到鬼道人召喚了茫茫一片的黑霧,卻是只能遠遠的躲開凈靈珠,劉子毅心頭信心大增,大聲喝道。

    話音落下,劉子毅反手從袖口中掏出一張符篆。

    符篆沾染上黑霧便熊熊燃燒起來,眨眼間的功夫,藏在黑霧中的鬼道人逐漸露出身形,余下的黑霧頓時被一掃而空。只見那鬼道人面色慘白,神色有些懼怕的看著燃燒的符篆。

    “小子,你這張符是何處求而來?”鬼道人厲聲質問道。

    看著那張燃燒的符篆,鬼道人立刻心知肚明,眼前這個上清教的后輩,為了對付自己是煞費苦心了一番。那符篆的威力之強,極有可能是上清教教主吳瑾瑜親自制作的。

    “你若是怕了就是繳械投降,免得遭受烈焰焚身之苦。”

    劉子毅的話未說完,眼角余光突然注意到鬼道人袖口間閃現一抹寒光,瞬間飛出一柄黑色鉆心釘,一閃即逝。劉子毅見此面上露出憂慮之色,怎么鬼道人還能將這黑霧化為兵刃,而為何那符篆竟沒有將其點燃?

    只是還未等劉子毅有所反應,“轟”的一聲,那一柄黑色的鉆心釘就扎在了劉子毅的肩膀上。轉瞬間,鬼道人就在劉子毅面前拂袖而過,只見鬼道人袖口中一股黑霧猛然射向劉子毅的胸口。

    護持在劉子毅身旁的天火神劍,瞬間迎上去,可是那股黑霧竟然神不知鬼不覺的透過天火神劍,落在了劉子毅的身上。

    “砰”的一聲悶響,劉子毅就向斷線的風箏倒飛出去。

    “真以為道爺除了會點巫蠱鬼術,回去好好問問你師父,道爺學過的可比他少?也不知你師父是怎么教你的,居然教出你么一個信口雌黃蠢笨無比的徒弟來!”鬼道人‘嘻嘻’笑著,伸手抓住正要掉落的凈靈珠,輕蔑不屑的說道。

    待得拿到凈靈珠之后,鬼道人隨手拂袖,只見他立即化作一片黑霧,瞬間便不知所蹤。而在空中觀看的葉天則是看得清清楚楚,那鬼道人正躲在一旁,觀察著劉子毅的傷勢。

    “劉師兄,你沒事吧!”

    一直在天空中觀看劉子毅和鬼道人交手的凌天宗弟子,全部駕馭著飛行法器落在劉子毅的身邊,關切的目光全部看向劉子毅。

    受了一擊的劉子毅,陰沉著目光站了起來。只不過當他剛要控制天火神劍,躲藏在暗處的軌道人忽然出手,黑霧瞬間涌現方圓十幾丈的范圍。

    “鬼道人,莫要裝神弄鬼,出來一戰。”劉子毅的眉宇間,忽然充滿了戾氣。

    天火神劍在他手中散著強大的火焰,只要黑霧靠近劉子毅,就會立刻被天火神劍散出來的火焰燃燒逼退,最終黑霧中形成一個火紅色的光圈,直徑足有一丈多長。

    只是躲藏在黑霧中的鬼道人,絲毫沒有理會已經惱怒的劉子毅。

    “劉師兄,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白面書生走到劉子毅身旁,目光擔憂的看著周圍濃郁的黑霧,絲毫察覺不到鬼道人的身影在哪里。

    先前他跟劉子毅有所不合,在宗門內沒少想斗,但是眼下這鬼道人可是凌天宗的第一叛徒,哪里容得他們在這里勾心斗角。

    “那鬼道人的修為最少在結丹中期以上,如果你們不想死在他手中,成為他祭煉的活物,最好不要站立在地面上。”劉子毅說著,手中法訣迅變化。

    懸浮在他面前的天火神劍,突然間涌現出幾丈高金色的滔天焰浪。

    幾名凌天宗的弟子見此,不敢有任何的猶豫,立刻駕馭飛行法器向空中飛去,只不過他們剛剛離開金色火焰的保護范圍,一個巨大的鬼臉猛然出現在他們的頭頂,巨大的嘴巴朝著他們直接落下。

    白面書生見到鬼臉出現,迅自懷中摸出一張符篆,揮手拋向了面前的鬼臉。

    符篆上面刻畫的符文閃過,瞬間化作一道金色的光芒沖入鬼臉正中央,緊接著鬼臉突然出一聲凄厲的叫聲,化作一道黑色的煙霧消散在空中。

    白面書生看到這一幕,終于松了口氣。

    他不敢有過多的停留,因為他不知道鬼道人還會不會有什么別的手段,當即駕馭著飛行法器沖向天空。

    就在這時,那股化作黑色煙霧消散在空中的鬼臉,突然變成好幾只小了幾倍的鬼臉,分別撲向另外幾名來不及逃走的凌天宗弟子,其中就包括鄭辰,幾人全都被黑霧將血肉和靈魂吞噬掉,余下幾具白骨自空中掉落。

    白面書生回頭看到幾名跟隨自己的內門弟子全部喪命,當下顧不得劉子毅是否能夠斬殺鬼道人,駕馭飛行法器向著南方疾而逃。

    只不過白面書生沒能逃走多遠,忽然整個人自空中掉落下來,而他駕馭的飛行法器好像失去了控制,竟然脫離他的腳下,獨自掉落下來。

    此時再去看白面書生,整個人已經變成了一堆白骨,掉落在地上。

    站在高空的葉天,神識迅掃過白面書生的尸骨,沒有現絲毫的異樣,可是正在黑霧中隱藏的鬼道人明明沒有動手,白面書生為何會突然死掉?

    這一點,葉天感到非常奇怪。

    他可以肯定鬼道人從中做了什么,只是鬼道人的方式實在太過隱蔽,就連葉天也在那一瞬間被蒙蔽過去,完全沒有現白面書生逃走的時候具體生了什么。

    劉子毅看到幾名弟子慘死,當下控制著天火神劍懸浮在頭頂,一朵朵金燦的猶如花朵的火焰從中彭涌而出,沖著四面八方的黑色霧氣落去。

    金燦的火焰落在黑霧之中,立刻就讓周圍一尺以內的場景完全顯露出來,不多時,籠罩在方圓十幾丈的黑霧已經變得千瘡百孔,可是鬼道人的身影始終沒有出現。

    高空之上,葉天看著劉子毅臉上的戾氣越來越重,想著自己也是凌天宗的弟子,如今遇到叛變的鬼道人,自己只要和劉子毅聯手,斬殺鬼道人應該不是一件難事。

    葉天沒再猶豫,青訣沖云劍化作一道青光,瞬間自高空中向著躲在黑霧中的鬼道人斬落下去。

    一直隱藏在劉子毅附近的鬼道人,何曾想過天空中還會有人偷襲,當他覺到天空中落下的青訣沖云劍,當即高舉起手中的黑色鐵盤。

    黑色鐵盤中央,黑霧涌出,漸漸化作一柄黑色小劍,沖著天空中落下的青訣沖云劍迎了上去。黑色小劍撞在青訣沖云劍之上,好似附骨之蛆一般,竟然全部附著在青訣沖云劍之上。

    青訣沖云劍因此失去大部分威力,斬落在黑色鐵盤上,直接就被黑色鐵盤再次涌現而出的黑色霧氣同化抵擋,而徹底被黑色霧氣籠罩住的青訣沖云劍,葉天不管怎么控制,都感覺非常的艱難。

    就在這時,一道火紅色的焰火瞬間落在鬼道人所在的位置。

    黑色煙霧瞬間就被這道火紅色的焰火擊退,裹住青訣沖云劍的黑色霧氣瞬間散開,青訣沖云劍化作一百零八柄青色小劍沖天而起,最終懸浮在葉天的身旁。

    劉子毅看著突然出現的大漢,頗為不爽的皺起眉頭,說道:“這位道友來自何門何派?鬼道人乃是凌天宗的叛徒,在下此番奉了家師之命來斬殺此人,道友突然插手,莫不是有所企圖?”

    “師兄,你不認識我了?”葉天笑著說道。

    話音未落,只見他全身的骨骼‘噼啪’一陣作響,最終恢復成原來的模樣。

    “葉天,原來是你。早在四個月前我就收到你的傳信,當時因為實在太過繁忙,一直忙著追尋鬼道人,也就沒有傳信與你。”劉子毅看著眼前的人竟然是葉天,臉上的不悅一閃而過,解釋說道。

    “劉師兄任務繁忙,葉天自然理解,不知凌筱姑娘可有消息?”葉天說道。

    “暫時還沒有她的任何消息,我記得當時蒼梧秘境里面出來人并不多,其中南宮世家還有凌天宗的弟子,全都杳無音信,如今過去那么久還不見他們的蹤跡,恐怕……”劉子毅眼中現實閃過一絲異色,最后嘆了口氣,沒有說完的話里面意思非常明確。

    葉天沒再追問,此刻鬼道人手中的黑色鐵盤,又一次的涌出黑色煙霧,片刻時間就已經把整個山村籠罩在其中,鬼道人趁機隱沒于黑霧之中,伺機觀察葉天和劉子毅二人。

    劉子毅控制著天火神劍,黑色煙霧立刻退避三舍,讓出一片地方。

    正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葉天剛一出現在鬼道人的視野內,立刻就覺自己的神識中再也找不到鬼道人的蹤跡,想來鬼道人應該用了某種和自己相似的遮掩氣息的手段,否則不可能隱沒于黑霧中就消失不見。

    也難怪,劉子毅持有天火神劍也沒能在鬼道人手中討到便宜,最終還讓鬼道人奪走了凈魂珠。

    彌漫在四周的黑色煙霧忽然一陣洶涌翻滾,緊接著黑色煙霧迅向困于中間的劉子毅和葉天收縮,沒過多久,黑色煙霧的范圍已經不足直徑兩丈。

    葉天看著突然收縮的黑色煙霧,也不知道鬼道人在玩什么把戲,單憑黑色煙霧怎么可能困住他和劉子毅。就在這時,黑色煙霧忽然沖天而起,而在黑霧的最頂端,鬼道人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最上方。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