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仙宮 > 第四百零七章 沖出城門
    那十余只三尺大小的黃褐色巨蟻迅追來,途中那些礙事的凡夫俗子,立刻就被巨蟻的觸角分割成幾段,接著全身的血肉被分食得一干二凈。

    “哈哈,先前無日宗在上清教偷襲燕國各大宗門,如今燕國正要跟蒼岳開戰,那太極宗乃是燕國供奉的宗門,這會兒修為高深之人盡在北地,怎會有空顧及我兄弟二人?”胡茬大漢手中的鐵鏈一甩,勢大力沉地抽打在城門上。

    “砰!”的一聲,城門猛然出巨響,接著那些守在城門后的士卒,全部被一股巨力震得倒飛出去。

    “噗!”

    士卒們口吐鮮血,兩眼一黑,雙臂癱垂地昏死過去。

    幾乎就要關閉的城門,在胡茬大漢的一擊之下,立刻增大了一尺空隙,緊接著胡茬大漢一抖手中的鐵鏈,隨著“嘩嘩”的撞擊聲,胡茬大漢已然來到城門外。

    “喝!”頭戴金冠的太極宗弟子怒目圓睜,猛地低喝一聲。

    只見他手中長劍上的陰陽太極圖猛然急旋轉起來,接著就見長劍突然一分為二,然后化為兩道虹光,一白一黑,分別向胡茬大漢和麻子臉道人攻去。

    “雕蟲小技。”胡茬大漢冷冷一笑,手腕輕輕那么一抖。

    “咣當!”

    突然一聲巨響,竟是胡茬大漢手中鐵鏈,迎著那抹白光勢大力沉地撞了上去,直接將那么白光抽地倒飛出去,巨大的力道使其重重地鉆入泥土之中。

    “嘿嘿!”

    麻子臉道人面帶嘻笑,沖著手中的葫蘆輕輕一拍,那些黃褐色的巨蟻一下子撲在了黑光之上。

    “咯嘣咯嘣!”

    那道黑光竟這般被群蟻噬咬,片刻后消失不見。

    “呔,爾等竟敢壞我法劍,今日我就替宗門,鏟除你們兩個賊人。”頭戴金冠的太極宗弟子手中突然多出一張黃符紙,上面畫著一道雷霆閃電,并且寫有晦澀難懂的字符。

    見到此符,胡茬大漢雙眸猛地一縮,急匆匆地收走了鐵鏈法器。

    少許,只見天空中的顏色不斷變化,霎時變得黑壓壓的一片。烏云密布,云涌翻動,電光閃爍,巨大的氣勢壓得城內的凡夫俗子全都撲倒在地,就連那城墻上守衛的士卒,亦是腳下虛浮,站立不穩。

    “霹靂符!”

    麻子臉道人神情一變,立刻手指掐訣,就見那三尺大小的黃褐色巨蟻,立即跳躍而起,紛紛撲在麻子臉道人身上,形成一個黃褐色的光球將他保護起來。

    “轟!”

    雷霆落下,勢大力沉地劈在了麻子臉道人身上的光球上,就見那些三尺大小的黃褐色巨蟻瞬間消失,化作顆粒細沙回到了麻子臉道人手中的葫蘆里。

    同一時刻,胡茬大漢高抬頭顱,雙目瞪圓,只見一道光芒自其雙眼中射出,迎著落下雷電直沖而起。堪比筑基巔峰一擊的霹靂符,竟被二人這般化解掉了。

    太極門弟子與胡茬大漢、麻子臉道人二人斗法之際,城墻上所有的士卒都噤若寒蟬,城下百姓紛紛匍匐在地,不敢動彈半分,唯有葉天趁亂逃離此地。

    當他的身影越來越小,直至消失,胡茬大漢的眼中不禁閃過一抹兇光。

    “大哥。”麻子臉道人來到胡茬大漢身邊,手中的葫蘆猛然朝著前方的太極宗弟子噴出一片黑霧,天空頓時響起一片“嗡嗡”的吵鬧聲。

    原來這一片黑霧并非先前砂粒,而是一個個細小到看不清明,甲殼猶如黑鐵锃亮,翅膀宛若透明光澤的螞蟻,正向頭戴金冠的太極宗弟子沖擊而去。

    “蝕骨靈蟻!”頭戴金冠的太極宗弟子驚呼一聲,臉色瞬間慘白。

    “諸位,在下術法淺薄,爭不過這蝕骨靈蟻。”頭戴金冠的太極宗弟子幽幽一嘆,顧不上無雙城的百姓和士卒,取出兩道符篆貼在身上,轉身就跑。

    “哈哈!”麻子臉道人仰天大笑,招手將蝕骨靈蟻收了回來。

    “那小子度不慢,咱們快走。”胡茬大漢看向東方,在身上貼了兩張神行符,急追了上去。

    “以我們二人的實力,還需要借助神行符?”麻子臉道人雖然不解,卻是有樣學樣。

    二人的度,登時加快了幾分。

    就這般,胡茬大漢與麻子臉道人每走五十里就停下來感應一番,確定對方的方位沒有變化,就立刻追趕上去。

    到了響午,兩人已是氣喘吁吁,大汗淋漓。

    “大哥,這都追出去二百多里了,那小子長了四條腿不成?他就不需要時間恢復靈力?”麻子臉道人已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看著身上的兩張符篆破裂,滿臉肉疼。

    這已經是第六張神行符了。

    足足一上午的時間都在不停追趕,盡管有神行符相助,麻子臉道人依然感覺自己的靈力就要枯竭了。

    “那人不遠了,咱們先休息一下。”胡茬大漢感受到不再往南移動的方位,心里一下也輕松許多。

    小子,看你還能跑多快!

    胡茬大漢眼光中陡然露出殺氣,然后盤膝坐下恢復先前消耗的靈力。

    南方五十里,一處僻靜的山谷中。葉天緩緩地睜開眼睛,目光自儲物袋中掃過,一瓶元氣丹已經出現在手中。

    “上午行進了二百多里,饒是無雙城有人追趕,怕是也抵不住靈力的消耗。”葉天略作沉吟,打開玉瓶,服用里面最后一顆元氣丹。

    丹藥入口,立刻化為一股暖流涌入五臟六腑,四肢百骸。

    由于長時間奔逃,倍感疲勞的筋骨肌肉,在這股暖流下瞬間恢復如初,直至這股暖流匯聚于丹田,葉天立即感覺到失去的靈力恢復了一大半。

    葉天目光閃爍,立刻抹除了周圍痕跡,繼續向南而去。

    正當響午,天色極為悶熱,尤其是此地的山峰皆是荒廢之地,不曾生長一顆樹木。

    葉天沒走多遠,已是汗水涔涔。而在后方五十里外,還在恢復靈力的胡茬大漢驀地睜開眼,整張臉上的胡子根根而立,足見其當時心境是如何怒火中燒了。

    “大哥,怎么了?”麻子臉道人察覺了胡茬大漢的異樣,當即開口問道。

    “還能怎地,不就是那個臭小子,竟然又開始跑了!”胡茬大漢猛然起身,雙目瞪如銅鈴。

    “走!”

    胡茬大漢深吸口氣,手一揮,又在自己身上貼了兩張符篆。

    盡管麻子臉道人心疼神行符,同樣還是給自己貼了兩張,緊隨在胡茬大漢身后,一路向著南邊追去。

    此次,胡茬大漢的度明顯快了許多。

    麻子臉道人一路拼盡全力,始終還是落下了點距離,眼看著胡茬大漢就要甩下他一個人追去,麻子臉道人心中更加焦急。

    聽聞那小子不過筑基巔峰修為,算不得多強,萬一對方直接死在了大哥手中,儲物袋里的寶貝,只怕就與自己無緣了。

    想到此,他怎能不急?

    “二弟,此次我們不能再讓他跑了,故而我打算先追上去,困住這小子。你切記緊跟而來,寶物靈石自有你一份。”正當麻子臉道人打算拼命追趕,卻聽到前方胡茬大漢的聲音飄落入耳。

    麻子臉道人聞言,終于松了一口氣。

    為了不被落下太多距離,麻子臉道人立刻摸起腰間的葫蘆,輕輕一拍,就見一粒深褐色的砂粒飄空而起。

    麻子臉道人張口將其吞下,緊接著就見他身上泛起一絲褐色的光芒,一閃而逝。

    “噼里啪啦!”

    一陣骨骼異響,卻見麻子臉道人不足六尺的身體,猛地增長起來,只見他全身肌肉高高聳起,皮膚變成了褐色,看起來就像是涂了一層泥。

    麻子臉道人熟悉一下身體的變化,緊接著度一提,向前疾馳而去。

    天色將歇未歇之際。

    夕陽西下,逗留在天空的云朵變得火紅一片,猶如火燒云一般美麗。

    葉天又奔逃了一個下午,靈力已然消耗了大半。

    直至他的視野中出現了一座小鎮,腳下的步子方才慢了幾分,可就在此時,后背猛地傳來破空的聲。

    事情有些太過突然,當葉天現胡茬大漢閃現之時,已經來不及躲閃了。

    就見那根粗壯的鐵鏈猛地一卷,宛若一條長蛇直接撲向葉天的腰間,巨大的鎖鏈呼嘯而過,出“嘩嘩”的聲音,最終勢大力沉地撞在葉天的身上。

    “砰!”

    一聲巨響,葉天整個人倒飛出去,陷在了一座土山之中。

    “咦?”

    胡茬壯漢似乎有些無法置信,目光落在葉天身上,就看見他的胸前不知何時多出的一塊兒龜殼。

    這龜殼看似平平無奇,甚至還有些丑陋,可是卻能把這小子的前胸完全護住,抵擋住自己的全力一擊,端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法器,這小子手里定然有不少好東西。

    “想不到,你還有這等防御法器。”胡茬大漢冷笑一聲,仿佛這已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葉天從深土中爬了出來,目光警惕地看向胡茬大漢,認出對方正是今日在無雙城南門與太極宗弟子激戰中的一人,而且顯然跟了自己一路。

    剛才胡茬大漢能夠一擊而中,并且還是出其不意,想必已然在暗中埋伏了許久。

    葉天劍眉微蹙,從始至終,自己竟然沒有一點察覺!

    看來,自己還是太過大意了。

    不過這胡茬大漢是從何時開始跟蹤自己的,又是為何而來?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