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龍的機修工 > 第191章 商議逃離
    巴洛特已經感受到了一種敵意,感覺到那四個突然歸來的魔術師有些不對勁。

    但是那種敵意又有些說不清楚,不知道究竟是不是針對自己。

    因而,巴洛特不能夠直接帶兵離去,只能是派出兩千軍警負責市政廳大門防守。

    只是這樣僵持下去,隨著外面平民派聚集的越來越多,那么損耗的必然只是自己的軍警。

    “看起來,不能夠這樣繼續下去,必須要想辦法,盡快從這里撤離才行。”

    跟隨巴洛特的副官,聽到他這番嘀咕聲。

    看了看外面圍住市政廳廣場的民眾,低聲問:“廳長,我們要怎么撤離?”

    巴洛特也是看了一眼外面的民眾,一臉無奈地嘆息道:“看起來,確實是件難事。”

    副官這個時候有開口低聲說:“廳長,其實我們可以靠著那些魔術師突圍出去。”

    巴洛特冷笑著回應:“魔術師?你覺得里面的那四個魔術師值得信任?”

    副官先是一愣,緊接著低聲說:“總比外面的民眾可信吧?或許我們能借助他們的力量逃出去。”

    看到副官天真的樣子,不禁搖頭嘆息道:“你啊,真的是太年輕了,天真。”

    副官一臉不解地追問:“廳長,您為什么會這樣說?難道說我們的敵人還是那些魔術師?”

    巴洛特壓低聲音說:“我們的敵人到處都是,誰都有可能成為我們的敵人,所以我們不能夠輕易去相信任何人,能夠相信的唯有我們手上的槍炮。”

    不得不說,巴洛特看得非常透徹,很清楚如今這種亂戰的情況下,唯有手中的槍炮最值得信任。

    也是因為手上有軍警、有槍炮在,才能夠在市政廳一幫貴族前獲得一席之地。

    至于要讓他去信任魔術師?又或者是信任那個凱文爵士,巴洛特是根本就不可能去信。

    正當巴洛特布置人手,帶領著副官準備走出市政廳大樓的時候。

    突然從旁邊閃出了一個身影,將巴洛特給攔了下來。

    看著攔住自己的人,巴洛特神情有些不善地說:“阿瑟爾,你想要干什么?”

    不等對方開口,又繼續說:“難道你叔叔對我的羞辱還不夠嗎?你還要繼續來羞辱我?”

    阿瑟爾非常平靜地說:“我有話要單獨跟你說,很重要,關系到我們的性命。”

    巴洛特收斂起臉上的敵意,然后給了副官一個眼色,后者馬上會意離去。

    等到副官離去之后,阿瑟爾拉上巴洛特向市政廳一層的某個房間走去。

    如今了房間之后,阿瑟爾先是很仔細進行了一番布置,取出許多的寶石布置出了魔法陣。

    將房間門窗全部都給封起來,確保內外完全不會有聲音交替。

    然后阿瑟爾才開口說:“我們必須要想辦法盡快離開這里,否則我們都會死在這。”

    聽到阿瑟爾的話,讓巴洛特非常的不解:“為什么?你來找我就只是想要跟我說這些嗎?”

    不等對方開口回話,又繼續說:“我不管你們叔侄兩玩什么花樣,總之我是不會再輕信你們了,尤其是你,我的好朋友,曾經學院里的伙伴,一起出生入死的伙伴,你已經不是第一次坑害我了吧?”

    面對巴洛特的敵意,阿瑟爾無奈地說:“是,我確實曾經利用和坑害過你,但這次是真的。”

    沒有讓巴洛特再次搶話,趕緊接著說:“那四個魔術師,他們已經投靠了萊恩子爵。”

    聞言頓時一臉震驚,可隨后又奇怪地問:“他們投靠了萊恩子爵又怎么樣?”

    阿瑟爾無奈地說:“你難道還不明白嗎?萊恩子爵立國已經是注定的事情。”

    巴洛特頓時忍不住笑起來:“哈哈哈,我的好友,你是開玩笑吧?如今子爵領已經變成這樣,萊恩子爵還怎么立國?即便是他想要立國,外面的那些民眾會答應嗎?”

    阿瑟爾搖頭說:“你不懂,外面的那些民眾是一定會答應的,因為他們需要一個國王。”

    巴洛特更加的糊涂,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些轉不過彎來,不太明白阿瑟爾的意思。

    遲疑了一下說:“等一等,你說外面的那些民眾需要一個國王?我親愛的朋友,你是開玩笑嗎?如果他們真的需要國王,為什么還要攻打這里?”

    “他們與貴族為敵了,任何的國王來統治他們,都不可能會允許自己的人民,手上握著隨時能夠危機到他們性命的力量。”

    阿瑟爾繼續搖頭說:“不,你錯了,外面的民眾,他們需要一個國王,一個可以讓他們合法的國王。”

    看到巴洛特還是不明白,無奈地說:“你還不明白嗎?民眾要擊敗和推翻的是貴族,而不是國王。”

    這次巴洛特倒是明白了,低著頭沉吟道:“你的意思是,其實這一切都是萊恩子爵的安排?”

    阿瑟爾點頭:“不錯,這一切都是萊恩子爵的安排,他需要有人制約貴族的力量。”

    巴洛特按照這個推下去:“也就是說,外面的平民,就是萊恩子爵安排,目的是為了要限制貴族的力量?”

    “然后在我們雙方斗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他出面平息這場戰斗,順利立國接收我們?”

    阿瑟爾再次點頭:“沒有錯,就是這樣,這就是萊恩子爵的盤算。”

    巴洛特緊接著又非常不解地問:“可我不明白,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為什么要逃?”

    阿瑟爾看著巴洛特,良久只能直截了當地說:“因為你的身份,你是教廷的人。”

    到了此時,巴洛特最后一絲僥幸蕩然無存,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

    終于明白過來,巴洛特沉聲問:“你是怎么知道的?”

    阿瑟爾冷笑著說:“我從一開始就知道,別忘了,我們兩個可是同學,而且你是柯特羅最看好的學生。”

    巴洛特無奈地嘆了口氣:“好吧,看起來我終究還是暴露了,已經不能夠再逗留下去。”

    阿瑟爾點頭:“不錯,我們必須要趕緊想辦法離開,否則我們會成為被清楚的人。”

    看到阿瑟爾更加焦急,巴洛特疑惑地問:“你為什么要逃走?你叔叔不是都已經選擇投降了?”

    阿瑟爾義正言辭地回應:“身為十二黃金貴族的后裔,我體內流淌著黃金家族的血液,豈能向羞辱過我的敵人低頭呢?”

    見到好友如此的義正言辭,令巴洛特頗有些肅然起敬,畢竟十二黃金貴族實際上是歸屬教廷的。

    所以說,從根本上來說,兩個人算是同一戰線的,因而兩人一起逃走倒也合理。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