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決戰第三帝國 > 第七百四十二章 改變
    秦川做的沒錯。

    事實就是希特勒在聽到秦川與亞歷山大的對話之后十分受用。

    因為如果像秦川這樣理解的話,希特勒的這種做法就不是判斷錯誤,而是一種謹慎小心,是一種對前線官兵生命負責的一種表現。

    人往往都會有這樣一種心理,他們不愿意在更低層級的人面前犯錯。

    就比如希特勒,如果是在保盧斯這個集團軍司令面前承認錯誤那還會更容易些,如果是在一個上校甚至是少校面前低下頭就十分困難了。

    所以希特勒實際上更在意的是秦川和亞歷山大的想法,秦川給了他一個滿意的答案。

    另一方面,就像秦川想的,生性多疑的人在聽到秦川那樣一番“自我反省”的話,反而越發相信秦川取得這個證據是真實的……原因很簡單,沒有人會像秦川這樣懷疑自己的證據,他們通常都是偏向自己一方。

    當然,希特勒并不會就這樣做出決定。

    他讓情報部門重新審問了一遍塞寧諾維奇。

    不過這一步只是走形式,希特勒對在這其中能找到漏洞沒有抱太大的希望。

    希特勒把重點放在對情報正確性的驗證上。

    因為如果蘇聯人打算以謝拉菲莫維奇和阿布加涅羅沃做突破口的話,必然會在這兩處做一些準備工作,比如屯積彈藥、裝備,集中更多的部隊等等。

    這些都可以用空軍偵察機以及勃蘭登堡部隊偵察到。

    之前希特勒之所以沒有做這個工作,是因為他先入為主的相信蘇聯人已經在自己的攻勢下無力反擊了。

    偵察到的結果讓希特勒大吃一驚……

    相關的情報很快就像雪片一樣飛到“狼人”司令部,因為這次是有針對性的,所以無論是空中偵察還是勃蘭登堡部隊的地面偵察,都表明蘇聯人的確有在這兩個方向大規模集結。

    暫且先不論蘇聯反攻的情報是否正確,這已經證明了之前希特勒掌握的情報也就是蘇軍無力反攻的情報是錯誤的。

    在指揮部里走來走去思考了好一會兒,并且一次又一次對照偵察所得到的情報及塞寧諾維奇的口供,發現大多數都對相互對應,于是希特勒終于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了。

    另一方面,希特勒也明白不承認錯誤不行。

    因為就像秦川所說的,這關系到第6集團軍乃至整個東線的安危,甚至是德國的命運……此時的德國已經出現后力緊缺的問題,南方集團軍群對斯大林格勒發起進攻的兵力還是東拼西湊湊起來的,如果再讓第6集團軍被包圍被殲滅,那后果將不堪設想,德意志帝國很可能會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轟然倒塌,而第6集團軍就將會是倒下的第一塊骨牌。

    事實也的確如此,斯大林格勒戰役之后德軍在東線就一厥不振,之后的庫爾斯克會戰雖然是德軍主動發起的進攻,但那只是回光返照。

    另一方面,盟軍又在諾曼底登陸使德軍徹底陷入兩面夾擊顧首不顧尾的尷尬境地。

    下定決心后,希特勒首先是叫來了卡納里斯把他臭罵了一頓。

    “看看這些都是什么?!”希特勒氣憤的把文件摔到了卡納里斯面前:“知道我們偵察到了什么嗎?我們偵察到了上百萬的蘇聯軍隊在頓河和伏爾加河對岸集結準備發起反攻,上百萬!這就是你所說的蘇聯軍隊沒有足夠的力量發起反攻?!”

    卡納里斯看著情報不由啞口無言,但他還繼續解釋道:“元首閣下,這或許是蘇聯人的騙局……”

    “這不是騙局!”希特勒近乎驚叫著咆哮起來,同時揮舞著手臂用以表達他的憤怒:“相反,你提供的情報才更像是個騙局,它使我做出錯誤的判斷,將防御部隊調往法國,甚至無視前線官兵一次又一次警告!你知道如果我相信你的情報將會發生什么情況嗎?第6集團軍會被蘇聯人包圍!整個東線會就引崩潰!”

    “首相閣下……”

    “從我面前消失,你這個蠢貨!”希特勒根本不想聽卡納里斯的解釋:“你差點讓我成為一個劊子手,一個屠殺自己官兵的劊子手!一個歷史罪人!”

    卡納里斯慌忙離開希特勒的辦公室,他知道在希特勒氣頭上解釋什么都沒用,更糟糕的還是……他無法作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接著保盧斯三個人就再次被請到了辦公室。

    幾個人走進辦公室時看著滿地的文件和氣得臉色發白的希特勒都不由一愣。

    “抱歉,先生們!”希特勒平復了下心情,解釋道:“你們知道的,總是會有些人看不見自己肩上的擔子有多重,同時他們也沒有意識到他們所犯的錯誤會關系到前線多少官兵的安危!而你們……”

    希特勒朝三人點了點頭,說道:“你們是正確的,各種跡像表明……蘇聯人的確有個反攻計劃!你們的堅持和努力挽救了第6集團軍,挽救了東線,甚至是德國!”

    亞歷山大有些吃驚的瞄了秦川一眼,因為希特勒說的這些話隱含秦川之前在竊聽器前說的話,也就是對前線官兵生命負責。

    直到現在,亞歷山大才有些明白秦川當時說那些話的用意。

    “所以,元首閣下!”保盧斯問:“您認為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

    說著保盧斯看了亞歷山大和秦川一眼,示意他們離開,畢竟這是高級機密,不是上校或是少校這個層級可以接觸的。

    但當秦川和亞歷山大正要離開時,希特勒卻阻止道:“不不,我認為你們應該留下!”

    “元首閣下……”

    保盧斯想對此做出解釋但卻被希特勒打斷了。

    “他們是可信任的人,將軍!”希特勒說:“我從塞寧諾維奇少將那了解到了整個‘捕鼠行動’的過程……”

    希特勒走上前拍了拍秦川和亞歷山大的肩膀,點頭說道:“很精彩的一戰,尤其是從塞寧諾維奇少將的視角了解……你們知道嗎?他說在那時他們都被嚇壞了,誰也沒想到英勇的德國士兵會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這就是我們的士兵,帝國的勇士,我為你們感到驕傲!”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