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決戰第三帝國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土倫艦隊
    “完全的自由是什么?”澤馬穆切問:“或者……我憑什么相信你們的承諾?”

    斯萊因上校把目光投向了秦川,像這種談判、說服人的事斯萊因上校并不喜歡干,他更樂意做的是把對方架到刑架上或是用手槍頂著對方的腦袋下命令,要是他不答應就扣動扳機……既簡單又直接。

    “你當然可以相信我們!”秦川接嘴道:“我想你已經知道我們在克里特島和埃及做些什么了!”

    “不,我不知道!”澤馬穆切表情麻木的回答。

    這讓秦川有些意外,不過想想又覺得這很正常。

    首先這是資訊封閉的時代,尤其是非洲,民間甚至連電話都沒有幾部。

    其次,埃及距離阿爾及利亞有兩千多公里,口耳相傳也沒那么快就會把消息帶到阿爾及利亞。

    更重要的還是法國人會封鎖消息。因為這些消息對法國殖民統治不利,甚至還有可能引發新一輪的暴動。

    “好吧!”秦川說:“我們讓克里特島的希臘人和埃及人獨立了,就像上校剛才說的,是真正的自由,他們擁有自己的部隊,完全自己指揮,我們甚至還為他們提供武器裝備!接下來就是利比亞,當然,阿爾及利亞也不例外。”

    澤馬穆切的眼睛不由亮了起來:“可是這對你們有什么好處?”

    澤馬穆切在法國學習過,他知道國與國之間只講利益那一套。

    所以秦川也就直說了:“我們需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打敗英國人和美國人!”

    澤馬穆切聞言不由點了點頭,這個理由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澤馬穆切問:“你們會把軍隊交給我們指揮?”

    “是的!”

    “不會干涉我們的內政?”

    “當然!”

    “也不會給我們下命令?”

    “絕對不會!”

    “如果我們成為你們的敵人呢?”澤馬穆切問:“要知道,你們可以提出這樣的條件,英國人、美國人也同樣可以!”

    澤馬穆切這話就讓秦川有些刮目相看了。

    的確,一個國家的獨立和自由其實都是自己打出來而不應該是別人給的。

    就比如現在,一句“給你自由”其實并不需要什么代價,英國人、美國人也同樣可以做這樣的承諾。

    歷史上的法國人就是這么做的,只不過戰后沒有兌現。然后阿爾及利亞因此就有上百萬人死于爭取獨立的過程中,這差不多占當時阿爾及利亞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了。

    想了想,秦川就回答道:“這就要看你更相信誰了,是德國,還是英國、美國或是法國!”

    澤馬穆切不由咬了咬牙。

    他當然不會相信法國,法國在阿爾及利亞干的事早就讓阿爾及利亞人無法忍受了。

    那么,如果不相信法國的話……當然也不能相信英國和美國。

    澤馬穆切很清楚這一點,雖然此時的法國表面上看起來像是英國的敵人,但他們從來都沒有放棄過與盟軍站在一起,德國人偽裝成英軍空降兵能輕松的占領阿爾及爾就是個明證。

    所以,他只有一個選擇,那就是相信德國。

    這就是德國在北非的優勢,德國在北非沒有殖民地,于是當地人對德國就沒有仇恨,而英、法等國卻并非如此了。

    “我知道你會選擇德國的!”秦川看著澤馬穆切的眼神,就說道:“而且德國也會相信你們,因為德國知道……一旦英、美聯軍攻下了阿爾及利亞,那么你們就很有可能再次被法國殖民,所以我們有共同的利益,不是嗎?”

    澤馬穆切點了點頭:“說吧,你們的要求是什么?”

    “今晚在阿爾及爾港的叛亂!”秦川回答。

    “什么?”澤馬穆切沒聽明白。

    “是這樣的!”秦川解釋道:“我們得到消息,有一些法國軍官不甘心就這樣投降,他們打算乘德軍兵力不足且援軍還沒趕到的時候,占領港口搶奪港口的運輸船和漁船返回法國,這其中有很多阿爾及利亞士兵……你知道的,他們聽從法國軍官的命令!”

    澤馬穆切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怎么做了,我會帶人把他們解決掉的!”

    “不!”秦川笑著回答:“如果只是把他們解決掉的話,我們就可以做到!”

    “那你的意思是……”

    “我希望你帶上可靠的部下與他們一起逃往法國!”秦川說。

    “什么?”澤馬穆切簡直就不相信自己聽到的。

    “能做到嗎?”秦川問。

    “你是說……讓我們滲透進法國?”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秦川沒有否定。

    “可我們怎么才能獲得他們的信任?”澤馬穆切說:“他們甚至都沒有通知我,而我是阿爾及利亞人!”

    “很簡單!”秦川回答:“因為你得到英國人的信任,所以德國人不相信你,德國人打算把你以及你的部下跟法國人關在一起!”

    “可是……”澤馬穆切話還沒說出口,接著就明白了秦川的意思。

    這的確是個好主意,如果說德國人知道法國官兵臨走前要營救哪些人或是與什么人一起逃跑的話,那么他們很可能會把與他們關在一起的澤馬穆切等人一起營救出去。

    要知道這澤馬穆切可不是一般人,他對阿爾及利亞士兵甚至百姓都有相當的影響力,如果有機會的話,法國就可以利用澤馬穆切來號召阿爾及利亞來反抗德國。

    這時澤馬穆切看秦川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樣了。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少尉?”澤馬穆切說。

    “當然!”秦川點了點頭。

    “是誰想到這個辦法的?”

    斯萊因上校在一旁笑了起來,插嘴道:“想到這個辦法的人就在你面前!”

    澤馬穆切點了點頭,說道:“剛才,我還在擔心跟你們站在一邊就是自尋死路,現在突然有信心了!”

    “這是好事!”秦川說:“而且,不管是不是自尋死路,為了阿爾及利亞你也應該這么做,不是嗎?”

    澤馬穆切表示同意,頓了下又問:“可是,你們想要占領法國可以說輕而易舉,為什么還要如此大費周章呢?”

    “說得對!”秦川說:“因為法國有我們想得到而法國又不愿意讓我們得到的東西!”

    說著秦川就掏出地圖并指著地圖上的土倫港,說道:“這也是你們此行的任務……土倫艦隊!”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