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紫霄神主 > 第二十七章 五鬼聚
    猿公公顯然已經開了靈智,但卻不能口吐人言,這也意味著仍然沒有度過化形雷劫,還算不上金丹真人。

    而在《袁公劍法》的道行上,他甚至不如還不如阿清,只是力量更大度更快些罷了。

    面前這位猿公公顯然不可能是繁星級《袁公劍法》的創造者,真正的袁公另有其人。

    這點讓羽天涯頗為失望,猿公公當不了靠山,這也意味著他在這片堪稱世外桃源的山林中待不了多久了。

    猿公公被阿清攔下,仍是對羽天涯齜牙咧嘴,顯然極不待見,就像是家長遇到了勾引自家孩子學壞的壞小子。

    阿清卻徑自跑到酒池之中,用竹筒取了一節來,遞給羽天涯:“你來嘗嘗這酒,滋味如何?”

    猿公公兩只手抄在一起,卻是不置可否,只是一雙眼睛瞪著羽天涯。

    羽天涯并未推脫,拿起竹筒咕嘟嘟全部喝下肚,當真是清冽甘醇,酒入腹中,化作一團清涼之氣,刺激體內元氣愈活躍。

    只是小小一節竹筒的酒,就讓羽天涯醉意油然而生,全身毛孔也肆意舒張開來,渾身舒坦到了極致。

    “你身邊怎么冒起了煙?”阿清好奇的伸手摸向羽天涯身上冒出的元氣云霧,卻抓了個空。

    頃刻間,羽天涯已是滿臉通紅,身形微微晃動,視野中恍惚重影,只來得說一句“好酒!”就轟然醉倒在地。

    即使醉倒,體內元氣已然不斷蒸騰而出,云霧升而復落,重新歸于體內。

    然而在這過程之中,身體中的元氣卻經過了一重淬煉,愈精純。

    “這酒勁可真大,怪不得猿公公整日里醉醺醺的!”阿清將羽天涯拖到一片芭蕉葉上:“你且好好在這里睡上一睡吧!”

    猿公公突然間縱身而出,消失在了視野之外。

    阿清蹲在芭蕉葉前,靜靜的看著醉倒的羽天涯。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阿清癡癡笑了起來,瞳孔之中映著一泓秋水。

    又過了許久,阿清陡然站起身來:“讓天涯哥哥念念不忘的洛神,身上帶著不少裝飾,我雖然沒有,但這山上卻有不少花兒開的正燦爛!”

    于是施展剛剛學來的凌波微步,在山巒之間奔走尋覓,只為尋找最漂亮的花。

    羽天涯醉醺醺然曬著太陽,恍惚間卻感卻渾身一冷,周圍頃刻間幽暗一片,只有淡淡的藍色冥光。

    羽天涯猛然睜開雙眼,卻現自己已然不在東山之上,而是置身于暗室之中,入目所及,卻只有一片殷紅。

    “啪啪啪!”隨著面前紅影輕拍雙手,一道道紅蠟燭亮了起來,一個穿著大紅嫁衣的美人就這樣出現在了羽天涯的面前。

    她的姿色自然是極美的,只是整個人冷冰冰的感覺不到一點生機,慘白的肌膚也看不到一絲血氣,一雙眼睛幽深如海,更像鬼而非人。

    “這必然是紅娘了!”羽天涯心中有了感悟,第一時間體察自己的情況,雖然身形依稀可見,卻已經是半透明的狀態,只剩下靈魂了!

    羽天涯大驚失色,心神連忙呼喚紫霄,待到紫金色方框界面再次浮現于自己眼前,心中才稍稍安定。

    羽天涯(靈魂狀態)

    這究竟是死,還是生?

    我現在是人,還是鬼?

    就在這時,羽天涯才現這紅色暗室之中并非只有自己和紅娘,不遠處還有四人(鬼),一個個都是半透明的樣子。

    “很好,五鬼終于齊聚了,也不枉我花費了許多功夫!”紅娘的臉微微揚起,臉上帶著成功和收獲時的喜悅。

    “小娘子真是俊俏,生的水靈靈,讓人一看就心生歡喜,我乃是清河縣西門大官人,家有良田千傾,店鋪百間,不知小娘子可愿與我共度良宵!”第一人開口了,盡管身體只是半透明的靈魂狀態,卻能看清是一身綾羅綢緞,眼中色與魂授的中年帥哥。

    這人雖然比不上潘安宋玉之流,但卻也英俊非常,臉上帶著邪邪的笑意,尋常女子,很難抵抗他的魅力。

    紅娘笑了笑:“西門大官人果然是風流人物,只可惜‘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奴家如今已經嫁為他人婦了。”

    這西門大官人顯然還沒有現自己的異常,獵艷的興致愈濃厚,正所謂“妻不如妾,妾不如偷”,這等絕色人妻,是他生平僅見的風流女子,既然遇見,自然萬萬不能錯過。

    “他人婦又如何?”西門大官人愈急切:“你夫婿又是那個?我愿意出白銀千兩,換你這俏佳人!”

    “我家夫婿怕是不肯呢?”紅娘輕蹙娥眉。

    “若是不肯,那就怪不得大官人我不客氣了!”西門大官人拍了拍胸脯:“只要是清河地界,管教他一時三刻身陷囹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我家夫婿,聲名不顯,外人卻都只道他——楚江王呢!”說到這里,紅娘臉上露出盈盈笑意。

    “楚江王?”西門大官人陡然一驚,他雖然是清河縣一霸,但無論如何也不是一位王爺的對手,更何況這楚江王……

    七殿鬼王的傳說在整個天青界都相當有名,想到此處他猛然低頭,卻終于現了自己只剩下了魂魄,顯然已經是個死人了!

    借著這段時間,羽天涯仔細觀察著與自己同樣被拘束而來的其他四鬼。

    一個看上去二十四五歲,面容堅毅,神魂凝聚,綻放出淡淡微光,顯然不是凡俗,而是一名修士;

    另有一人又胖又大,面容丑陋到了極致,簡直和《巴黎圣母院》中的鐘樓怪人有一拼,縱使只剩靈魂,全身也滲出血色光芒來,看上去頗有些恐怖;

    除了這三四十歲的西門大官人外,最后一人卻是個醉倒于地的中年人,即使已經來到了這詭異暗室中,卻依然毫無反應,只有身上散出淡淡酒香。

    “紅娘姐姐,紅娘姑姑,紅娘奶奶!”西門大官人以頭搶地,跪倒在紅娘的繡花鞋前:“您就當我是個屁,把我放了吧!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歲幼童,二十年來積德行善,修橋鋪路,如今才三十有六,陽壽還遠遠未盡啊!”

    大丈夫能屈能伸,西門大官人認清了現實,自然毫不猶豫的屈膝跪地,拼命求饒。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