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云夢澤傳說 > 第60卷 古代遺跡
    片刻之后,木墻門打開,一群穿著灰色披風的人出現在凌天二人面前。

    領頭的是一位拄著拐杖的光頭老者,他激動的說道:“云夢澤的捕快們,總算是把你們盼來了,我是這個部落的族長馬榮飛。”

    凌天二人上前打了聲招呼,好奇的問道:“我看你們過得很好呀?”

    聞言,馬榮飛朝身后擺了擺手,示意大家把披風脫掉,只見村民和族長身上都不同程度生了變異,長出了奇形怪狀的鱗片,和船夫身上長的東西基本相似。

    這下,凌天和孫輝都明白了過來,同時臉色也變得越凝重。

    馬榮飛指著變異成青蛙狀的肚子,哀聲嘆道:“這個島上的居民都受到了詛咒,得了這種怪病,身體不同程度生了變異,連島上的動物都無一幸免。”

    “恕我直言,有什么證據能證明這是受到詛咒所致呢?說不定只是受到一種單純的傳染病影響。”這時,一直保持沉默的孫輝冒出了一句話。

    “我們請了十多位名醫過來看過,確定這絕對不是什么傳染病。再說,我們會變成現在這副模樣,完全跟月亮有關!”馬榮飛否定了孫輝的看法,并說出了一個驚人的線索。

    “什么,和月亮有關?此話怎講?”凌天好奇地問了一句,抬頭望了一下天空的圓月,感覺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這座島自古以來就不斷在吸取月亮精華,整座島如同月亮化身般光耀美麗。但是自幾個月前,月亮的光芒不知道為什么開始變成紫色,而我們也生了不同程度的病變。”

    “紫色月亮?”凌天和孫輝二人聽完馬榮飛的話后,陷入了短暫沉思之中。

    馬榮飛又滔滔不絕說了一大堆,最主要還是紫色月亮所照射出來的光線會漸漸使他們心智迷失,從而變成一個惡魔,導致屠殺村民。到那時候,村子里面的人就會聯手把那些喪失理智的人給除掉。

    說到這里,馬榮飛流下了傷心的淚水,“我的兒子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被處死的。”

    “請你們想辦法救救這座島上的人吧,再這樣下去所有人都會因奪走心智而……”馬榮飛含淚,深深鞠躬請求凌天二人。

    “放心吧,我們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繼續生,一定會想辦法幫助你們。”凌天信心滿滿的說。

    聽聞,馬榮飛緩緩低下了頭,“只有一個辦法能破解我們這個詛咒,那就是請你們將月亮毀掉!”

    凌天和孫輝二人看著馬榮飛傷痛欲絕的樣子,心中有些許傷感,在村民的安排下,二人住進了一間比較寬敞的茅草屋。

    凌天雙手枕著后腦勺,從窗戶眺望著夜空中的明月,不由得出一聲感嘆,“這月亮真是越看越覺得恐怖了。”

    “凌天,你還是趕緊把窗戶關上吧,免得被月光照射太久,說不定我們也會生異變。”另外一邊靠墻躺著的孫輝閉著眼囑咐一聲。

    “不過這件事還真有點棘手,難道我們真要去把月亮毀滅掉嗎?”凌天起身關掉窗戶,問了孫輝一聲。

    “兄弟,你想啥呢,摧毀月亮,這怎么可能辦到。”孫輝對凌天的想法感到好笑。

    “可不這樣我們還有其它辦法嗎?”

    “仔細想想,一定還會有其他破解方法。好了,現在我們還是先睡覺吧,已經累了一天了。”孫輝打了個哈欠,把身子扭向了靠墻那邊。

    “那我們明天就到島上仔細看看吧,今天先睡覺。”說完,凌天蓋好被子,呼呼大睡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凌天和孫輝簡單整理了行囊,與馬榮飛說要去四周轉轉,便出了部落。

    一路上繁花什錦,但二人都沒心情去欣賞如此美景。

    “孫輝,除了毀掉月亮之外,真的還有其他破解的方法嗎?”沒走多遠,凌天問道。

    “總會找到辦法的,再說就算真的有辦法毀掉月亮,也不能真毀掉,不然以后沒辦法賞月了。”孫輝回答很隨意。

    “臥草,你說得對啊!”凌天一拍腦門,恍然大悟。

    正當二人閑聊之時,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響聲“咚咚咚”從他們后方傳來,二人扭頭一瞧,頓時嚇了一跳,因為映入眼簾的,是一只巨型猴子,足足有六米之高。

    “沃日,快跑。”凌天本能大喊一聲后,與孫輝毫不猶豫大步朝前狂奔,眼見巨型猴子離他們越來越近,孫輝一個急停轉身,右手朝后一拋,頓時出現一道冰墻將巨型猴子暫時擋在了外面。

    “孫輝,你看,那里有一棟建筑物。”這時,凌天現身邊不遠處的茂林之中,有一座如同金字塔的建筑,聳立在那里。

    “走,進去瞧瞧!”孫輝二話不說,與凌天朝著這座神秘建筑奔跑而去。

    一腳將石門踹開,二人徑自跑了進去,這才氣喘吁吁打量著建筑物內的情況。

    “這地方大是大,可怎么這么破爛啊!”看見四周東倒西歪的石柱,凌天喃喃道。

    “不知道這是哪個時期的建筑,看來很久遠了。”孫輝走到石墻邊用手摸了摸厚厚的灰塵,突然,一個月亮圖案的圖標,從塵土中浮現而出。

    “這是月亮的印章!”孫輝脫口道出。

    “這座島以前就與月亮息息相關,出現這個圖案應該不足為奇。”凌天也湊上前摸了摸刻入石墻中的圖標。

    “可我總覺得這座遺跡有古怪。”孫輝開始思索起來。

    “孫輝,你不用那么在意,我就感覺其實沒什么,很平常。”凌天把手搭拉在月亮圖標之上,可話音剛落,圖標竟陷入了墻內,只聽見轟隆一響,地面不可思議出現一個黑洞,把還一臉茫然的凌天二人,吸入黑洞之中。

    經過短暫黑暗,等二人再次睜開雙眼,現居然深入到了建筑物底端,隱約有點亮光不知從何處照進來。

    “喂,你剛才到底按了什么,你個白癡。”起身拍了拍灰塵,孫輝環顧一下四周后,抱怨道。

    “我哪知道那圖案是個通往地底的開關,不過既然來了,我們就看看這底層有什么寶物吧。”凌天心態還是比較平和,瞧見前方有個洞穴,便走了進去。

    結果一進入洞穴,就震驚不已,“那是個什么東西?”

    聞聲,孫輝也走了進來,定眼一望,是一個被冰封起來的怪物,頓時有些許驚恐,因為那正是他師傅烏普魯用生命封印住的六大邪神之一冥邪無妄。

    “怎么會,冥邪無妄怎么會在這里。”孫輝呆呆向著冰凍起來的巨獸走來,眼神中帶著憤怒。

    “不可能,它絕對不可能出現在這里。”孫輝撕心裂肺。

    “怎么了,你認識它?”凌天詫異望地著孫輝。

    “它是一個能帶來災難的惡魔,冥邪無妄!”孫輝語氣有點抖。

    這時,原本安靜的洞穴之中,又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凌天和孫輝相視一望,各自閃入旁邊隱蔽躲避。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