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云夢澤傳說 > 第48卷 卑劣手段
    面對凌天的進攻,潘順志卻是冷笑一聲,他又使出了昆侖派馳譽武林的天罡掌法,此掌走的是巧柔之力,講求以巧制力。

    “轟!”

    雙方攻勢再一次相撞,雖然這一次碰撞產生的余威不是很大,潘順志也很巧妙的躲過這一擊,但那神秘的黑炎卻如同小蛇一般,纏繞到了他的手臂之上。

    剛開始,潘順志并沒有當回事,當準備又一次動攻擊之時,隱隱察覺那被黑炎襲擾的左臂,竟慢慢變得乏力。

    “這是怎么回事?”潘順志心中大驚,然而,凌天沒有給他過多思考的時間,趁著他分神,一記兇猛的神龍慧星拳,直接將潘順志打得倒飛而出,最后狠狠的撞在一塊巨石上,強猛的力道,將巨石都震出了幾道細小裂縫。

    有些猥瑣的潘順志緩緩爬起,一種濃郁的血色氣霧,從他毛孔之中噴射而出,瞬間消散了身上的黑炎。同時,目光陰森盯著不遠處的凌天,聲音嘶啞:“能把我逼到這種地步,你還真算是有本事的,不過,也該到此為止了。”

    猩紅的血氣還不斷從潘順志的體內蒸而出,然后慢慢凝聚在他手掌之上,形成一層薄薄的血痂,而其指尖處,也是被這怪異的血團包裹,形成血爪,泛著陰森寒芒。

    這些變化,在短短數秒之間完成,讓原本一臉平靜的凌天,表情也變得凝重。

    “哈哈,這可是我的秘技太清罡氣中的一種分支,名為血罡,能夠蒸體內的血液,從而短時間內令實力大幅度提升。雖然此法是以消耗生命為代價,但為了干掉你,我覺得也挺值得。”潘順志一聲狂笑,手掌揮動之間,便能產生一種扭曲空間的力量。

    “怪不得感覺有些奇怪,原來是這個原因!”凌天驚訝地挑了挑眉,這還是他第一次遇見這種使用自殘的辦法,令實力短時間提升的對手。

    在凌天目光閃爍間,潘順志身體已盡數被掩蓋在血痂之下,一對充斥著猩紅的雙眼,如野獸般死死盯著凌天。

    被這凌厲而帶有殺氣的眼神盯著,凌天警惕起來,他知道,潘順志接下來的攻勢會很棘手。

    果然,潘順志毫不猶豫,一腳踏出,整個身體化為一道紅影,暴掠而出,這度比之前不知要快上多少。

    紅影極在凌天眼瞳放大,憑借著強第六感,凌天倒是能抓住一點潘順志的軌跡,因此,一個急步側滑,躲了過去。

    潘順志輕點地面,一個轉換,手爪更是快如閃電,又對準凌天咽喉,橫切而來。

    這一次,凌天不得不聚氣于雙腳之下,來了一個凌空飄移,這才有驚無險的再一次避開了潘順志的攻勢。

    瞧見凌天反應神經乎常人,潘順志暫時停下了攻擊,他右手伸入胸膛之中的血痂,竟拔出了一把用血氣幻化出的寶劍。

    “看我迅雷劍法的厲害!”潘順志手握血劍,凝聚內力,然后蓄勁彈出,十六道血光夾雜著劍氣快向凌天擊去。

    望著急涌來的道道血腥之氣,凌天眼中掠過一抹厲色,他一聲低喝,把游龍鍋召喚而出,握在手中。隨后,猶如是擊打網球一般,把沖殺而來的劍氣,又重新扣殺回去。

    見到自己攻擊竟被反彈而回,潘順志的臉色也十分陰沉,他沒想到眼前這小鬼不僅實力高,身上還藏有如此強悍的寶物。

    沒辦法,潘順志只能悉數擊落飛回的劍氣,而后往前一踏,準備與凌天進行近身戰斗。

    凌天當然也不會退縮,拿起游龍鍋便迎了上去,一時間,半空之中一紅一紫兩道光團急碰撞,打得不可開交。

    “Tmd,這小子太猥瑣了,總是讓那破鍋擋住身軀,我這攻擊打不垮他啊!不行,必須找到突破口,不然血罡時間一到,再想拿下他就基本不可能了。”潘順志現凌天龜縮在平底鍋中便氣不打一處來,再繼續打下去,他必將敗下陣來。

    于是,潘順志在一邊進攻之時,身上一邊凝結出一根根血刺,狠狠射向了凌天。

    由于血刺數量過多,凌天的游龍鍋畢竟受面積限制,因此雖然奮力阻擋了不少,但身上還是有多處被血刺刺穿,瞬間,血液染紅了他的衣衫,成了一個血人。

    不過,凌天的表情卻沒有絲毫痛苦,而是剛毅的笑著,他可是一個遇強則強之人,不會向任何一個對手示弱。

    凌天急忙調整氣息召喚出龍神戰衣包裹其身,手中銀白色閃閃光的游龍鍋中,忽然一縷黑炎席卷而上,最后在鍋中聚集,產生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能量球。

    “哼,我還以為是什么驚世駭俗的招式,不過就是一個破能量球而已,看我一擊把它斬斷,然后取你狗命。”潘順志自從剛才一擊得手,自信心是相當暴增,他高傲地冷哼一聲后,打算用一記穿刺來做個了結。

    俗話說現實往往比夢想要殘酷,當潘順志盛氣凌人想要擊破凌天拋來的能量球之時,能量球如同是變形金剛一般,竟幻化成一支黑手,死死抓住了潘順志。由于黑炎效果,潘順志頃刻間感覺全身酸軟,使不上勁,不由得大驚失色,“這……這是怎么一回事,好端端的能量球居然還能變幻形態!”

    “哈哈,怎么樣,我這自創的‘魔幻黑炎球’是不是特別出人意料,讓你防不勝防吧!”凌天仰天一聲長笑,能量球本身是無法變形,不過好在有游龍鍋能夠在孕育能量的同時,改變其內在特性。

    潘順志不甘心還在死死掙扎,可是他越用力,能量和真氣的損耗便越快。

    “喂,你別再做無用功了,沒用的!”凌天強忍著劇痛走到了潘順志身前,“不得不說,你確實有二把刷子,要不是我有游龍鍋的話,想要打敗你還真是得費不少時間。”

    “哼,無恥小輩,用這種卑劣手段暗算真不要臉,有本事放開我,我們再真槍實彈干上一仗!”潘順志狠狠吐了口唾沫,露出一副十分不服氣的嘴臉。

    “呦,你個老家伙輸了還那么理直氣壯,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看你使出來的那些招式是昆侖派的武學,你應該是昆侖派的弟子,要不是我對你們昆侖三圣有所敬佩,不想與之樹敵,我早把你給滅了。”凌天瞪眼講道。

    “算了,我也懶得再與你費口舌了,先把你囚禁于此,我還要去上課。”凌天看了一下手機上的時間,隨手找了一塊破布堵住了潘順志的嘴。

    現在的潘順志就是想聲也不出來了,功力全無,成了一個廢人。

    凌天大搖大擺離開此地。

    不過,凌天并沒有去學校,而是回了趟蕭雅蘭的別墅,洗了個澡,換了一件比較得體的衣服,然后開始運功療傷。

    不得不說門衛大爺報了警,附近派出所出警的度還是相當快,可趕到學校后,才現當事人已不見蹤影。當得知此人并沒有對學校造成影響后,為了不影響學生學習,警察撤離了學校。

    “雅蘭姐,你說凌天被那個變態的神秘男子盯上不會有事吧?”令狐依下課從高一四班同學口中得到這個消息后,十分擔心。

    “放心吧,凌天的實力你又不是沒見到過,他不會輕而易舉便被打敗的!”蕭雅蘭做著習題,表面顯得很平靜,但她的內心深處也隱隱有些擔憂,只是不肯表現出來罷了。

    “不行,我看還是給他打個電話,問問情況!”于是,令狐依掏出電話拔通了號碼,可電話那頭傳來的語音是對方已關機。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