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云夢澤傳說 > 第46卷 重要會議
    凌天自然不知道剛才打的人是“苑林四少”中排行第一的何歡,不過即便知道,他也不會手下留情,現在的“苑林四少”對他來說根本不足為懼。

    凌天到了高一四班教室門口,然后敲了敲門。

    “請進!”里面傳來了班主任王露的聲音,這一節是她的語文課。

    “王老師,我家里有點事兒,請了半個月的假,今天來銷假!”凌天推開教室門,很有禮貌說道。

    而凌天的出現,最為激動的莫過于鄧瑤姬她們,她們如同看救世主一般盯著凌天,因為她們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快要來臨。

    對于眾人的興奮,張雨詩則顯得比較淡定,她偷偷拿出手機給哥哥張時文去一條短信,告知凌天回來了,這可是張時文特意交給她的一項重要任務。

    王露早上已經得到了何主任關照,所以此刻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好,你進來吧!”

    于是,凌天在大家崇拜的目光之下,走進了教室,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班上同學為什么會崇拜凌天,因為他來到苑林高中只有一個多月時間,便打敗了號稱苑林高中最強的龍洋,奪得“苑林新四少”的稱號,這對于一個剛來學校的新生而言,可謂是變態的存在了。

    很快,下課鈴響了,王露布置了一下作業,便離開了教室。

    此時,梅啟鴻第一個走到凌天跟前,泣不成聲地哭訴道:“老大,你總算回來了!”

    “沃日,你一個大老爺們哭啥?看見我也不會這么激動吧!”凌天見梅啟鴻竟哭了出來,頓時無語。

    “老大,我不是看見了你感情激動,你不知道啊,你不在的日子里,我們可是飽受折磨。”梅啟鴻越哭越悲傷。

    “這又是怎么回事?”凌天問道。

    “還不是龍洋見你不在,天天欺負我們,你看我手臂上的青一塊腫一塊都是他打的。”說著,梅啟鴻把胳膊露了出來,而鄧瑤姬和魏焰峰也都來到了凌天座位旁,撅著嘴一臉的怨氣。

    看著梅啟鴻那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傷痕,凌天的臉色也是“唰”地一下變得陰冷,“這個龍洋上次被我修理了一次還不長記性,居然敢對我身邊的人下手,看我怎么扁他。”

    “凌天,畢竟龍洋身后有飛龍幫罩著,他才會如此放肆,而且以我們目前的實力的確拿他沒辦法。”這次開口說話的是鄧瑤姬。

    “不就是飛龍幫嘛,很早就想扁他們了,看來這次是一個不錯的理由。”凌天意味深長說道。

    聞言,鄧瑤姬三人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對凌天所說的意圖還是不能完全理解。雖然他們承認凌天很強,但在他們心中也沒強到能以一人之力撼動h市三大幫之一,西北霸主飛龍幫的地步。

    凌天從三人臉上看見的是質疑,但他也懶得去叫真,飛龍幫他還真沒放在眼里。

    其實,以凌天現在的實力,很輕松便能滅掉他們,但他不想太過驚世駭俗,所以決定把這個任務交給張時文他們,也剛好檢驗一下他們這段時間的訓練效果。

    如果此戰勝利,那絕對是給云夢澤安保集團做了一個活廣告,名譽和地位上都能得到質的飛躍。

    “對了,老大,我聽說龍洋為了對付你,特意找了一個非常牛逼的幫手。”魏焰峰突然記起此事,提醒道。

    “找幫手嗎?我倒要看看他會請什么牛鬼蛇神過來!”凌天冷峻的臉龐中帶有一絲不屑。

    中午放學,龍洋親自去h市機場迎接了左豹的師父昆侖派三圣之一張云飛的愛徒潘順志的到來。

    只見潘順志一身古銅色皮膚,長得不太高也不瘦,銀白色的頭,稀疏的眉毛,臉上還有一道十字疤痕,看上去既干練又帶有一種地痞的氣息。

    “你就是我徒弟口中經常提到的那位才華橫溢的龍洋吧?”潘順志主動上前與龍洋握了握手。

    “不敢,不敢,小生這點伎倆哪能與潘大師相提并論。”龍洋連忙謙虛道。

    “聽說你和我徒弟都栽到一個叫凌天的小毛孩手中,放心,既然今天我到這里來了,這口惡氣我一定會幫你們出的。”潘順志顯出一副很自信的神態。

    “那是,有潘大師出馬,十個凌天也不足為慮。”龍洋繼續拍著馬屁。

    “那是必須的,也不看看我師父是誰的徒弟,放眼整個武林那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左豹也在一旁吹噓。

    “師父說得沒錯,走,師父,師公,先帶你們到我們這里最好的酒店慶祝一下,下午一起去學校把凌天干掉。”龍洋恭維地說了一聲后,領著他們上了一輛加長版勞斯來斯。

    畫面在轉向張時文,他早早來到學校門口等候凌天,一方面是為凌天接風洗塵,另一方面是凌天稱有事要找他。

    瞧見凌天走出校門,張時文屁顛屁顛地迎了上去,“天哥,總算是把你盼回來了!”

    “呦,時文,半個月沒見變結實了,皮膚也曬黑了不少。”凌天輕擊張時文的胸膛贊嘆道。

    “這還不是天哥您教導有方嘛!”張時文奉承一句。

    “我可沒教你,那是李鑫蕭的功勞。”

    “天哥,要不是你讓李鑫蕭逼著我練,我也不會有現在的效果,所以歸根結底還是你起到了關鍵作用。”

    聞言,凌天一陣無語,他沒想到只半個月的時間,張胖子溜須拍馬的功力又見長不少。

    凌天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緊緊糾纏,而是一句,“走,去云夢澤安保集團。”便上了張時文開來的一輛路虎,揚長而去。

    云夢澤安保集團經過半個多月的展,雖然不能和h市的大型公司相比,但好歹也是機構齊全的中型公司。不過,業務方面目前只與蕭雅蘭的蕭湘境語公司有往來,可以說基本上沒有什么經濟收入,這其實是飛龍幫在從中作梗,很多企業都不敢和云夢澤安保集團往來。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云夢澤安保集團是一個新公司,很多人都不太了解。

    張時文駕駛著汽車緩慢進入云夢澤安保集團地下停車場,找了一個空閑車位停車后,下車與凌天一同走進了電梯,直接上了六層,那是公司開重要會議的地方。

    在來的路上,吳仁彪等人便接到通知有一個重要會議要開,于是,早早就來到會議室等候。

    等張時文領著凌天走進來時,會議桌兩邊已經齊刷刷坐著以吳仁彪為的八位核心成員。

    見到凌天到來的一瞬間,八人立刻起身,敬畏地喊了一聲:“凌總好!”

    凌天揮了揮手示意大家坐下,自己坐到會議桌中央的位子上,張時文則坐在了他旁邊。

    “最近訓練怎么樣?”凌天向吳仁彪問道。

    “前期參加魔鬼訓練的五十多名成員,現在只剩下三十人,有二十多人因為傷病不得不退出。”吳仁彪如實回答。

    “現在這三十人都能達到什么水平?”

    “基本上一個人單挑三個普通人不在話下。”

    聽聞此話,凌天還是比較滿意的點了點頭。

    “好了,今天召集大家過來開會,是有一項重要任務交給大家。”凌天開始切入正題。

    一聽有任務,大家頓時變得激動萬分,自己辛辛苦苦訓練半個月的成果,終于可以拿出來顯擺一下了。不過,當聽到凌天接下來的一句話時,大家皆是目瞪口呆。

    “今晚,集結人手,隨我一同攻打飛龍幫總部天上人間。”

    話音一出,全場鴉雀無聲。待了好一會兒,張時文才率先鼓起勇氣打破了寧靜,“天哥,這行動是不是有所倉促?”

    “對呀,凌總,那飛龍幫可是h市西北霸主,成員都有一千多號人,我們這不到一百的人手,去與這個龐然大物相抗衡,有點為時過早。”這次言的是周杰,而且他的話得到其他人員的附和,大伙都感覺這個決定是自取滅亡。

    “放心,我們只是集中火力攻打天上人間,飛龍幫其余據點我們不用摻和,只需占領天上人間抓到龍嘯天便行。到時候來個挾天子以令諸侯,飛龍幫自然會瓦解。”凌天把他的計劃說了出來。

    “可是天上人間也有將近3oo人,并且大多為飛龍幫的精銳,想要在其他人馬趕來救援之前搞定,談何容易!”

    “沒事,你們別忘了,我們還有二個外援!”

    “兩個外援?”對于凌天所說的話,眾人頓時有種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蕭雅蘭和陳夢瑩。”凌天直接把這二人的名字說了出來。

    “天哥,你是想借助這兩人背后的勢力!”張時文關鍵時刻大腦還是能想到點子上。

    “嗯,我只需他們幫我在路上埋伏拖住救援人馬,我們便一定能搞定天上人間。”凌天自信地點點頭。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