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云夢澤傳說 > 第45卷 凌天回來了
    游龍鍋,此兵器乃白龍鱗片加上百煉精鋼制成,具有自然的靈氣,可辨識主人,傷害力具有遇強則強的特性。同時,可以反彈或抵擋一切以真氣幻化的攻擊,是一件攻守兼備的絕佳兵器。

    “哇噻,果真是一件十分不錯的寶貝,那我便勉為其難收下了。”凌天滿意地點了點頭,伸手拿住游龍鍋,把它收入囊中。

    這時,一道暗門顯現而出,凌天不假思索地走了進去,直接把他傳送出了神器閣。

    塔外,肖戰三人早已各自獲得寶物,在此等候,瞧見凌天終于出來,三人都笑容可掬的迎了上去。

    “怎么樣?凌天,獲得了一件什么寶貝?拿出來給我們看看!”肖戰率先走了過來,滿臉期待望著凌天。

    “給!”凌天毫不遲疑的伸手把游龍鍋掏出來,展示給了眾人。

    “沃日,你這武器也太次了吧,你看我,得到了一件玄鐵拳套!”說著,朱一帆得意洋洋把他那綻放著墨綠色光芒雕刻著復雜花邊的拳套拿出來揚了揚。

    “你懂什么?這鍋可不是一般的鍋,他可是一個神鍋!”凌天白了朱一帆一眼,認為他很不識貨,但也沒跟他作過多解釋。

    “好了,你們倆別爭吵了,我覺得鍋也好,拳套也罷,至少都是自己能用得上的武器,揮好它的性能,比什么都強,現在為時不早,我們也該離開了。”肖戰叫停了二人的爭執,看了看手表,督促一聲。

    凌天和朱一帆二人這才嘟了嘟嘴,各自扭轉了腦袋,擺出一副你不屌我,我不屌你的模樣。

    離別總是如此的來去匆匆,出了總捕衙署的大門,肖戰和朱一帆前往了云夢澤,而凌天和江瑤則回到了h市。

    半個多月沒回來,現在一進別墅,瞧見眼前熟悉而又溫馨的環境,凌天全身心都放松了下來,立刻來到自己的房間,現與走之前陳列基本沒變,只是床單和被子換了新的。

    凌天直接一跳,躺到他那寬敞的大床上,呼嚕嚕睡起覺來。

    凌天一覺醒來,已是傍晚時分,不過,他不是自然蘇醒,而是被令狐依叫醒的。

    “凌天你真是的,回來也不提前跟我們說一聲,你知不知道你不在的這些天,蕭雅蘭有多想你嗎?”令狐依像一個怨婦一樣,依偎在凌天床邊嘰嘰歪歪說個不停。

    “得了吧,你認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凌天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對于令狐依的話語,他只覺得是在放屁。

    “你怎么能這么不信任我呢,好歹我還是你的女仆。”這是令狐依第一次與凌天提及此身份。

    “好了,不說這個了,我不在這些天,沒出什么大事吧!”

    凌天懶得與她理論,轉移了一下話題。

    “基本上一切安好。哦,對了,有一個叫李鑫蕭的人給了我一封信,讓我交給你,我放到我抽屜了,你等一下,我這就給你去拿。”說完,令狐依一路小跑離開了房間。

    大約過了不到五分鐘,令狐依拿著一封信又火急火燎的回來了。

    令狐依喘了一口粗氣,把信件交到了凌天手中。凌天快拆開一看,原來是圣殿騎士團臨時有任務,他不得不提前回去,訓練的事情暫時交給了張時文負責。

    “時文啊,靠不靠得住啊!”凌天喃喃自語了一聲。

    這時,蕭雅蘭走進了房間,對兩人埋怨道:“你們兩人還吃不吃飯的?這都幾點了?還有凌天你回來也不打個招呼,再這樣下次你別回來!”

    說完,蕭雅蘭頭也不回轉身氣哼哼便走了,留下凌天和令狐依呆呆站在原地。

    “唉,往后的日子又難熬了,蕭姐姐你還是早點讓我結束這個任務吧!”凌天在內心深處無奈祈禱了一聲后,跟著令狐依一起去了餐廳……

    龍洋自從上次被凌天打昏迷之后,好不容易才清醒過來,欲要去報仇,結果得知自己師父左豹還有老爸雇傭的殺手都敗給凌天,一時間,如同打了霜的茄子,蔫了下來。

    不過,好在左豹稱要回一趟昆侖山,請他師父出山,來一雪前恥,這才讓龍洋重新點燃了希望。

    本來打算回學校隱忍幾天的龍洋,得知凌天這些天請假不在,這使得他稍微松了口氣,但是自己也不能閑著,這等絕佳時機要把握住,于是,龍洋開始把魔爪伸向了凌天身邊的人,如同班的魏焰峰、梅啟鴻和鄧瑤姬。

    這三人自然不是龍洋的對手,基本上每天都被修理一頓,身上的傷痕是一天比一天重,可他們從未屈服過,因為他們相信凌天回來一定會為他們報仇!

    上午第一節課下課后,龍洋走出教室想找一個地方放松一下,身后跟著宋儆文和他新收的小弟高進。

    “魏焰峰在前面,龍哥,要不要再上去修理他?”宋儆文瞧見不遠處的魏焰峰,好似看見新大6一般,興奮地問道。

    “算了,這幾天打他都把我手打疼了,今天我心情好,就先放過他吧!”龍洋今早收到左豹來的短信,說他和師父已上了飛機,中午便能到達h城市,這讓龍洋一陣激動,在操場邊找了一個臺階坐了下來,拿出一根煙叼在了嘴上。

    “啪!”高進連忙掏出打火機,點頭哈腰給龍洋點了火。

    “那邊好像是何歡他們一幫人在玩籃球呢,龍哥,要不咱們也過去玩會兒?”宋儆文指了指操場另一邊一群玩籃球的人說道。

    “沒興趣。”龍洋看了遠處何歡他們一眼,搖了搖頭,吐了口煙圈。

    “龍哥!龍哥!你看,你快看啊……”高進忽然叫了起來。

    “尼瑪,大喊什么?”龍洋被高進這一驚一乍的嚇了一大跳,瞪了他一眼,沒好氣說道。

    “不是的龍哥,是凌天……”高進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

    “你說的什么亂七八糟?什么不是?是凌天,還有,以后別在我面前提這個名字!”龍洋不滿的望著高進,皺了皺眉。

    “龍哥,我的意思是說,凌天來了!他來上學了!”高進終于說完了自己想要說的話,松了一口氣。

    “什么?凌天來了,在哪?”龍洋一驚,急忙抬頭向高進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果然,見到凌天挎著書包慢悠悠從校門口走了進來。

    “臥草,這家伙還挺悠閑的!”宋儆文看著凌天那悠哉的樣子心中很是不爽。

    “龍哥,咱們過去?”高進下意識問道。

    “過去?過去找死嗎?我們這誰能打過他?”龍洋沒好氣的白了高進一眼,感覺自己新收的這個跟班是不是個弱智。

    對此,高進只能訕訕笑了笑。

    龍洋三人正對凌天的回來十分不爽,突然看到何歡將凌天叫住給他撿球,頓時感覺要有好戲生,一個個齊刷刷目不轉睛地盯了過去。

    這何歡雖然論實力不如龍洋,可也稱得上是一個狠人,要不如何能稱得上“苑林四少”之?并且何歡的老爸何東升還是h市副市長,凌天要是與他生沖突,那都不用自己這邊找他麻煩,何歡就得弄死他。

    “以凌天的個性,肯定不會給他撿球的。”宋儆文得意洋洋地說道。

    龍洋也是饒有興致看著凌天和何歡產生沖突,要真如宋儆文所說,那實在是再好不過。

    “啊?不會吧!凌天何時變得這么順從?”高進見到凌天真過去撿球,立馬張大了嘴巴,一臉的難以置信。

    “沃日,這個凌天,真是要氣死我。”龍洋死死握緊了拳頭,“他這絕對是見人下菜,在何歡面前這么乖,在我這就是高傲,草,明顯是看不起我龍洋,我誓一定和他不共戴天。”

    宋儆文和高進也氣得夠嗆,這完全是赤裸裸的挑釁。

    三人正氣急敗壞,戲劇性的一幕生了,凌天拋出的籃球,直接硬生生砸到了何歡的臉上,隨后,何歡的鼻子噴出血,倒在了地上。

    “我靠,不是吧?”高進再一次目瞪口呆。

    “我就覺得凌天不是個好東西,他不可能屈服!”說著這句話的時候,龍洋心里莫名松了口氣,剛才看見凌天對何歡低頭他便很不爽,現在瞧見何歡也被干趴,心情瞬間好了許多。

    “何歡這回倒霉了,唉,竟惹上凌天這個瘋子。”高進有些幸災樂禍。

    “看來,只有等左豹的師父過來對付他了。”龍洋瞇著眼說完,把煙頭扔到地上,帶著高進和宋儆文轉身離去。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