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云夢澤傳說 > 第31卷 前往云夢澤
    “你……”陳夢瑩的二叔伯聽凌天叫他弱智,瞬間氣不打不一處來,自己好歹也是5o好幾的人了,還獲得過y國牛津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現在居然被一個不到2o歲的毛頭小子說成弱智,這能不讓他氣急敗壞?

    于是乎,頭腦一熱,二叔伯便準備舉刀直接把陳寶林解決掉,來泄憤。

    就在這時,三根銀針如同一道白光飛射而來,分別刺入二叔伯的大維、囟門、上星三穴,霎那間,二叔伯眼珠一翻,暈了過去。

    “唉,真是不自量力。”凌天無奈地搖搖頭,“夢瑩姐,你爺爺和二叔伯便交給你了,我現在要把這個苗疆巫師送往總捕衙署。”

    陳夢瑩下意識地點點頭,今天帶給她的震撼實在不少,她現在整個身體都好似被抽空一般,處于一種游離狀態。

    凌天拖著趙滿走了幾步,看了一眼還癱坐在地上的白衣少女,猶豫了一下后,還是上前搭了話。

    “美女姐姐,你是一位鎮妖師吧?”

    聽聞,白衣少女頓時一愣但隨后又恢復正常,并未作任何回答。

    不過,凌天已經從白衣少女的表情中得到了答案。

    “美女姐姐,要不要來云夢澤,只要你答應加入,我會讓我大師父孫思邈來幫你解除體內蠱毒。”凌天真誠的出了邀請,不過,這位白衣少女依然默不作聲,可想而知,為她解蠱毒一事根本不能將其打動。

    “美女姐姐,難道你不想變得更強大嗎?”凌天再次問道。

    這一次,白衣少女眉梢微微翹動了一下,終于開了口,“給我一個讓我信服的理由。”

    “因為我們是云夢澤,并且我的實力在你之上,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簡明霸氣的回答,讓白衣少女呆滯了三秒鐘,當現凌天自豪而驕傲的神情時,白衣少女真不知道他哪來的那么自信,出于好奇,白衣少女決定暫且去云夢澤一探究竟。于是,白衣少女點頭答應……

    總捕衙署議事廳,一個巨型圓桌上,八位意氣風氣勢如虹,身著一襲紅邊黑綢衣,外披一件龍紋金雕披風,中間刻有“神捕”二字的絕世高手,目光全都注視著坐在中間黃金龍椅上身穿白色龍袍,披一件白絨龍頭披風,披風上印有“八代總捕頭”金字花紋的中年人。

    其中,一位稍微年輕的神捕率先言:“云夢澤那個叫凌天的笨蛋,又闖了大禍,公然在人群密集地方戰斗不說,這次竟然還毀了一棟醫院大樓,真是無可救藥。”言的名叫安淵,是六扇門的金牌捕頭,今年剛通過考核晉升為神捕,實力非同一般,他是火屬性能量操控者,江湖人送外號:“焱燚”!

    “呵呵,說句實話,我倒是蠻喜歡這個小家伙的。”說話的是八大神捕之一,四大名捕無情的傳人成楓,現為神侯府大師兄,練就硬氣神功和獨特的收暗器絕活,被譽為“暗器之王”。

    “不過說真的,云夢澤確實都是些能干的人。”這次話的是一位白老者,江湖人稱“白頭翁”杜啟,是八大神捕中最為年長的一位。

    “左右為難恐怕是指這么回事吧。”一位頭戴黑色口罩,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瘦弱男子,用一種病泱泱的語氣附和著,他人送外號“黑鬼”,真實姓名不詳。

    “我看就別去管他,要是少了這個家伙或者那群云夢澤的笨蛋話,這個世界可就不好玩了。”成楓嘴角勾勒出一個詭異的笑容……

    凌天來到總捕衙署的懸賞部,把趙滿交了上去后,拿著一張五千萬的金卡,美滋滋地帶著極度虛弱的白衣女子,前往了云夢澤,那是在一處被蓮花包圍住的島嶼,人稱“蓮花塢”。

    一路上,凌天除了知曉白衣女子的名字叫江瑤之外,其余信息是一概不知。

    前往蓮花塢的小舟在湖面輕輕蕩漾,瞧見周圍采蓮人采摘蓮花的勝景,不由得讓人想到了王維描寫蓮花塢的詩句:“日日采蓮去,洲長多暮歸。弄篙莫濺水,畏濕紅蓮衣。”

    下了小舟,再穿過一道茂密的叢林,終于,一塊小山坡上,一棟頗為壯觀的古城堡映入凌天和江瑤二人眼中。

    城堡城門中央,一幅巨型“七彩祥云”圖標,亮麗掛在上面,彰顯出幾分美艷,而圖標正上方“云夢澤”三個有些飄逸的金字,刻印其上。

    “啊,總算是又回來了!”凌天望著這熟悉的景色,感慨一番,推開大門,而后,牛氣沖天領著江瑤走了進去。

    頓時,一陣陣喧鬧之聲傳入二人耳中,凌天不以為然繼續朝前行,而江瑤則皺了皺眉,她沒想到云夢澤之中會如此吵鬧,好似一個菜市場,這與她心中所想威嚴、肅靜、莊重的形象簡直天壤之別。

    走廊的盡頭,豎立著一個紅木繡刻的木門,凌天毫不猶豫一腳踹開,對著里面大喊一聲,“我回來了!”

    一時間,原本嘈雜的人群立刻變得安靜下來,大家齊刷刷把目光投入了門外。

    “喲,凌天回來了,聽說你又轟轟烈烈地干了件好事。”率先說話的是一位坐在客桌上,喝著扎啤的中年男子。

    “低調,低調!”凌天很淡定地揮了揮手。

    “哦?你這家伙還敢如此大言不慚,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一位只穿著一條紅色內褲,半身裸露的少年,一腳踩著板凳,一支手指著凌天叫道。

    這少年名叫朱一帆,只比凌天大一歲,是凌天死對頭,工作能力很強,不過,就是不太喜歡穿衣服,能力是使用氣功,人稱“沖天炮”。

    “我們今天把賬算清楚吧,凌天!”說著,全身凝聚出一層厚實真氣,欲對凌天沖殺過來。

    “喂喂喂,大白天你們就吵得要死,難道還是小孩子嗎?”這時,一位身穿黑色中山服,雙手抱與胸前,染著一頭銀的大塊頭,步態平穩地走了過來,他叫崔源齊,能力是硬化,是一位喜歡用拳頭說話的肉體派男人,江湖人稱“鐵拳”。

    “哼,是男人的話就用拳頭來說話。”崔源齊說完,還優美地秀了一下自己的肌肉。

    “哈哈,我已經熱血膨脹了,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來一較高下吧!”

    于是,凌天,朱一帆和崔源齊三人,開始在大廳中進行撕斗,其余云夢澤的捕快,無人出來勸架不說,一個個還在一旁吶喊助威,這使得江瑤是一陣呆若木雞:“這個云夢澤,實在太與眾不同了。”

    “請問,你是新來的嗎?”忽然,一句甜美的聲音傳來,江瑤扭頭一看,現是一位身穿花格連衣裙的美艷女子,此女可謂是擁有黃金比例身材,胸不大也不小,特別是那一雙水靈靈的藍眼睛,格外引人注目,就連江瑤這樣一等一的美女,見到此女也是充滿羨慕之色。

    見江瑤一直盯著自己呆,美艷女子微笑著自我介紹,“我叫米蘭芮,是云夢澤的管家,同時兼職形象大使,很高興見到你。”

    話音落下,米蘭芮笑盈盈的伸出白皙右手。

    聽聞此話,江瑤本能地與米蘭芮握手的同時,臉色之中,早已多出一份驚詫之色,“米蘭芮?難道是當年江湖傳說中血洗靈鷲宮,生擒靈鷲宮宮主的百變魔女米蘭芮?那可是連八大神捕都奈何不了的神秘人物,沒想到她竟一直生活在云夢澤。不過,江湖傳聞此女極度兇惡,但與眼前這柔弱甜美女子不成對比呀,難道江湖傳言是假?”

    此時此刻,江瑤都有點神情恍惚,她難以想象眼前這么美麗的女子會是江湖人口中的惡魔。

    過了半晌,江瑤好似意識到什么,開了口,“請問?不阻止他們打斗沒關系吧?”

    “他們向來都是這樣,不用管他們啦,再說了,這樣不是比較好玩嗎?”米蘭芮依然保持著燦爛笑容。

    為此,江瑤只好頭疼地摸了摸腦袋,她徹底無言以對。

    突然,一道強勁雷光直劈而來,瞬間把正在打斗的三人電成了黑炭,三人終于口吐黑煙停止了爭斗,緊接著,一聲厲喝從天而降,“真是一群長不大的笨蛋,天天只知道打斗,讓你們清醒清醒。”

    伴隨著聲音傳出,全場立刻變得鴉雀無聲,隨后,一個粉衣少女,舉著一把兔耳朵形狀的傘,從天上飄落而下。

    “原來你在呀,會長。”米蘭芮有些驚訝地迎上前去。

    “她是云夢澤會長?”聞言,江瑤一臉震驚,顯然她難以想象眼前這位妙齡少女會是那位讓江湖上所有人頭疼的云夢澤會長蕭瀟。

    “哈哈哈,看你們瞧見蕭姐姐嚇成這樣,這場戰斗的勝利者應該是我。”凌天雙手插腰,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結果,話音剛落,就被蕭瀟一個空氣壓縮彈擊飛鑲入墻面。

    見此一幕,江瑤直接汗顏不已,這也太狗血了。

    蕭瀟并沒有在意凌天是否會受傷,一雙美眸望著強撐著身體,氣息微弱的江瑤,“你便是凌天帶回來的新人吧?”

    “是……是的!”江瑤不知為何自己竟無形之中有一股莫名的壓迫感,讓一向高傲的她居然顫顫巍巍起來。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