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云夢澤傳說 > 第24卷 WH市第一大幫
    音樂之聲,在整個h市可稱得上是頂級kTV會所,光從它那富麗堂皇的外表上,就能看出它的宇眾不凡。

    一間豪華的包房中,一個長像邪美的男子,慵懶地靠坐在沙上,而他膝蓋上正騎著一位衣著暴露的妖艷女子,只見男子左手緊緊抱住女子,右手時不時與之調情。

    妖艷女子被邪美男子弄得興奮不已,滾燙小臉害羞地依靠在邪美男子懷中。

    邪美男子壞笑著抽出右手,塞進妖艷女子嘴里。

    片刻后,拿出滿是唾液的手指,在妖艷女子臉上擦了擦,正想著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突然震耳的鈴聲響了起來。

    “喂,你是哪位?”邪美男子強壓住欲望的沖動問道。

    “龍哥,是我宋儆文!”電話中傳來一句恭維的聲音。

    “我擦,你小子不知道哥現在正在辦事嗎,你Tm是活膩了吧!”邪美男子在得知是宋儆文打來的電話頓時火冒三丈。

    “龍哥,別生氣,小弟我這不是有要緊事找你幫忙嘛!龍哥你放心,如果這件事你給我辦成了,我把前幾天弄的那一對漂亮的姐妹花送給你,那可是我花大力氣從國外弄來的極品美女,至今還保留著雛子之身。”宋儆文早已摸清龍哥好色的特點,為了讓他出手幫忙必須忍痛割愛。

    “喲,可以呀,能讓大名鼎鼎的‘苑林惡少’花血本求人,看來這種事相當棘手呢!呵呵,但是在這h市還真沒有我辦不成的事,說吧!是什么事?”邪美男子一下來了精神,推開身邊的妖艷女子站起身來。

    “龍哥,也沒什么,就是昨天學校一年級新來了一個硬茬,此人有點邪乎,我幾個手下不知道被他用了什么手段,現在都變成神經病一樣,追著我不放,我想請龍哥幫忙教訓一下那家伙。”宋儆文見龍哥答應,趕忙說出了原由。

    “哈哈,你那幾個手下連小混混都稱不上,被人輕松解決也是很正常的事,你把那小子資料過來,這件事我會辦妥的,怎么說我也是‘苑林四惡少’之一,即使不為你也會為了‘苑林四惡少’之名給他點顏色瞧瞧,更何況他還是名一年級新生。”說完,邪美男子狂傲一笑,掛斷電話的同時,拔通了另一個號碼,“喂,李坤,你今天下午放學的時候帶七、八名身手好的打手來學校找我。”

    “是,少主!”電話中的男子毫不猶豫地回答了一聲后掛掉了電話……

    下午課間休息時間,梅啟鴻慌慌張張拿著一張紙跑到了凌天面前,“不好了,老大,‘苑林四惡少’中排行老二的龍洋向您下挑戰書了,要你放學去天臺一決雌雄。”

    “你說什么,龍洋這尊大佛也要對老大動手?”聞訊而來的魏焰峰一把將戰書搶到手中,滿臉的不可思議。

    “龍洋是誰,他很強么?”凌天滿不在乎地舒展了一下身體,而后又投入到學習之中。

    “你個土包子,竟然連龍洋都不認識,算了,這也不能怪你,畢竟你才來苑林高中。”鄧瑤姬慢悠悠走到凌天跟前,拿起一個板凳坐了下來,“龍洋,他是h市三大社團飛龍幫幫主龍嘯天的獨子,號稱‘飛龍少主’。飛龍幫以前是一個不入流的幫派,據說一年前龍嘯天不知道從哪里請了一位高人幫忙,短短的一年時間便滅掉了大大小小十個幫派,最后統一了h市西北區,是目前實力最強,地盤最多的幫派,號稱‘h市第一大幫’。之后,那位高人在龍嘯天請求下,收龍洋為徒,傳授他武功,現在龍洋可謂是苑林高中最強之人,沒有人是他對手,也從來沒人逃出他的手掌心,只要被他盯到的目標,那是非死即傷,人送外號‘苑林死神’,他之所以排行‘苑林四惡少’之二是因為排第一的何歡年齡上比他大,人家留級都留了五年!”

    鄧瑤姬稍微停頓了一會兒,而后意味深長地說:“你被他盯上,估計你在這里的生涯已經結束,我勸你現在趕緊跑路,逃出h市,要不然你最輕也是個終身殘廢。”

    “喲,沒想到你了解的挺多嘛!感謝你的關心,但我是不會離開這里的。”凌天翻著書隨口吱了聲。

    “哼,誰關心你了,你倒這么臭美,我是怕你到時候掛了,我還得幫你收尸,既然你不聽我勸,執意留下,那你就等死吧,姑奶奶我走了!”

    鄧瑤姬被凌天的話弄得臉通紅,連忙離開這是非之地。

    龍洋找凌天決斗的消息瞬間席卷整個校園,很多少男少女都迫不及待地想要一睹苑林高中的巔峰之戰,甚至有的同學逃課來到天臺,想找一個合適觀看的位置,見證這具有歷史性的時刻。

    放學的鐘聲如期而至,眾多學生在歡呼聲中奔向天臺。

    “雅蘭姐,聽說龍洋找凌天放學后去天臺決斗,我們去看看?”好奇的令狐依又按耐不住了。

    “我不去。”蕭雅蘭一聽見凌天的名字,就想起了上午宋儆文找茬,凌天救沈佳妮的一幕,皺了皺眉,繼續看著手上的英語書,她多天的單詞還沒有背下來呢。

    “走嘛!”令狐依有些心癢癢:“反正現在也沒什么事兒。”

    “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去呢!”蕭雅蘭冷哼一聲道,“小依,你是不是動了春心,看上那鄉巴佬了!”

    “胡說!”令狐依臉色一紅,反駁道:“誰會看上他呢,我就是想去看看熱鬧。”

    “那你自己去吧,反正我是肯定不會去的。”蕭雅蘭態度堅決地說道。

    “走嘛,雅蘭姐,人家好歹也是你的保鏢呀,打狗還得看主人呢,萬一把凌天打壞了,你面子上也無光呀!”令狐依顯然不想放棄,繼續游說著蕭雅蘭。

    “小依,你怎么這么煩呀?”蕭雅蘭被她弄得連手上的書都看不好了,只好將就她:“好吧,好吧,那就陪你去看看。”

    “歐耶,還是雅蘭姐好!”令狐依高興地手舞足蹈。

    天臺上,龍洋戴著黑墨鏡,口里叨著根煙,一條腿站在了臺階之上,身后跟著宋儆文和七八個彪形大漢,看上去極度威武霸氣。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