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云夢澤傳說 > 第21卷 以后叫我胖哥
    吳仁彪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凌天卻沒有喝,只是看著吳仁彪,問道:“我們也不熟,你突然對我這么客氣,是不是有什么事,說吧,我這人喜歡直接,別跟我拐彎抹角的!”

    “大哥,小弟對你很佩服,若是大哥不嫌棄的話,小弟希望以后能跟著你做事。”吳仁彪壓低聲音說道。

    “你要跟著我做事?”凌天皺了皺眉,“可我沒什么事要你做啊!”

    “哎,大哥,大哥,這位彪哥是想跟我一樣,做你的小弟!”張時文連忙插了一句,這小子在旁邊看了半天,終于弄明白吳仁彪的意圖。

    “真是這樣?”凌天有點莫名其妙。

    “是的,大哥,請你收下我吧,以后我和我手下的兄弟,都任憑大哥調遣!”吳仁彪也不再遮遮掩掩。

    “我就知道沒什么好事。”凌天有點不高興,“你以為當我小弟是那么容易的嗎?況且我對你這人也沒有什么好感。”

    “呃,那個,大哥,我覺得好感是可以慢慢培養的,我誓,只要你收我為小弟,以后你說的話就如同圣旨,我保證赴湯蹈火,堅決完成。”吳仁彪還是不死心,繼續向凌天乞求道。

    “大哥,我覺得彪哥其實挺有誠意的。”張時文眼珠一轉,突然在旁邊幫起腔來。

    吳仁彪不由得用感激的眼神看了張時文一眼,這胖子不錯,他當然不知道,此時張時文心中只是覺得,若是有吳仁彪這么個人當凌天的小弟,那他身為凌天第一個小弟,也會威風很多。

    “你喜歡,那你收他當小弟吧!”凌天隨口說道。

    此話一出,吳仁彪和張時文都是一愣。

    吳仁彪看著張時文,心里多少有點不爽,他吳仁彪在道上也算是一個人物,要認這個沒能力,沒背景的胖子當大哥?這讓他怎么可能接受。

    張時文卻有點興奮,這要是真收了吳仁彪當小弟,那他胖子以后就是牛人一個了。

    見吳仁彪那副猶豫的樣子,張時文卻有點不滿了,“怎么?彪哥看不起我嗎?我胖子可是大哥手下第一號小弟,而且還是獨一無二呢!”

    張時文這話,對吳仁彪來說,頓時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對啊,他怎么就沒想到呢?這胖子既然是凌天的小弟,那他成為胖子的小弟,也就同樣是凌天的小弟,本質還是一樣的啊!

    “胖哥誤會了!”吳仁彪連忙一臉笑容,“我只是怕胖哥不肯收我而已!”

    “嗯,我的真名叫張時文,你以后叫我胖哥就好!”張時文一副牛逼哄哄的樣子。

    “是,胖哥!”吳仁彪連忙附和。

    “唔,那個,阿彪啊,我們出去聊聊,不要打擾大哥。”張時文跟吳仁彪使了個眼色,起身昂挺胸地走出了包間,這一剎那,張時文那氣勢似乎也變了。

    “是,胖哥!”吳仁彪連忙跟了出去。

    張雨詩在那目瞪口呆,剛才說話的真是她哥哥嗎?

    凌天對此事并不關心,他依然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張時文從小到大都是好學生,從來都沒在道上混過,但這不代表他對道上的那些事情一無所知,至少也在電視劇小說里,甚至在新聞上看到過,那些所謂的道上大哥進出都帶著一群小弟的威風派頭,也曾讓他相當羨慕,甚至幻想著有朝一日自己也會前呼后擁的進出各種高檔場所。

    據說男人都是有野心的,只是很多人沒有實施野心的機會,張時文覺得自己就是這種人,他雖然自命為學習天才,可這世上要學習的東西實在太多,像他這種級別的天才也一抓一大把。

    他沒有什么家庭背景,以致于沒有一個女人喜歡他,雖然他自我安慰,可事實上,他到現在都還覺得很郁悶。

    張時文死皮賴臉的認凌天當大哥的時候,其實沒什么特別目的,只是因為男人都有個武俠夢,他當時還真只是想跟凌天學點武功而已,雖然這年頭能打不算什么,但關鍵時刻能英雄救美的話,還是能贏得美女芳心的。

    雖然凌天到現在還沒有教他武功,但他覺得這大哥其實還不錯,至少幫他教訓了一下蘇永強,而且身家數億的天才少女蕭雅蘭,居然真和大哥有一腿,更讓他覺得認了這么個大哥,真的很有前途。

    張時文堅信,只要跟著凌天,金錢美女肯定都會滾滾而來,他所需要的,只是一個機會而已,所以,當凌天隨口說讓他收吳仁彪當小弟的時候,張時文便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他身為凌天小弟的價值,終于要開始體現了!

    “胖哥,你找我有什么吩咐嗎?”吳仁彪的聲音將張時文驚醒過來。

    燈光昏暗的包廂里,張時文看著一臉客氣的吳仁彪,多少都有點做夢的感覺,不過,很快他便清醒過來,他知道,吳仁彪之所以客氣,是看在凌天的份上,他只是借了凌天的勢而已,他若是想讓吳仁彪一直對他這么客氣下去,就得將借勢進行到底。

    “阿彪,你多大了?”張時文咳嗽了一聲,努力讓自己變得自然一點,他現在是老大,要有老大的風度。

    “胖哥,我剛滿三十。”吳仁彪不知道這胖子想干什么,但還是如實回答,不看僧面看佛面,他必須給胖子面子。

    “才三十啊,不錯,小伙子很年輕,很有展前途!”張時文一副認真的樣子。

    “謝謝胖哥夸獎。”吳仁彪口里說著客氣話,心里卻在腹誹:“我年輕?你更年輕呢,叫我小伙子,你還以為你七老八十呢!”

    “阿彪,這樣,你先跟我說說你們的情況吧。”張時文一副隨意的樣子,心里卻有點激動,這吳仁彪手下應該至少有十幾號小弟吧?

    “胖哥,我手下有十幾個親信,他們手底下也都還有些人,平時若是有事的話,百來號人還是能找到的,我們已經控制了幸福巷的地盤,現在正向榆臺路展,不過和h市三大幫比起來,還只是一個雛子。”吳仁彪回答道。

    “嘻……,還不錯。”張時文故意裝著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心里卻是異常興奮,百來號人啊,那就意味著他有百來個小弟了,這以后自己可就有好日子過了。

    “對了,胖哥,我們除了這家kTV,還有兩家飯店、一家舞廳和一家小賭場,生意都還不錯,不過因為兄弟多,日子也過得比較緊張,胖哥要不要看我們的資料?”吳仁彪跟張時文介紹道。

    “嗯,今天比較忙,我馬上要陪大哥,以后再說吧。”張時文真有查帳的沖動,想看看到底能賺多少錢,不過終于還是忍住了,頓了頓,繼續說道:“阿彪,凌大哥是有身份的人,所以呢,以后你們有什么事,找我就行了,我會留個電話給你。”

    “是,胖哥。”吳仁彪明白張時文的心思,也沒反對。

    “你也放心,若是有事情我不能解決,凌大哥自然會出面。”張時文給吳仁彪吃了一顆定心丸,“凌大哥曾經說過,他的小弟只有他和他女仆能欺負,所以,要是我們真被欺負了,大哥一定會給我們出頭的。”

    “明白,胖哥。”吳仁彪心想這胖子總算說了一句中聽的話。

    “好了,暫時就這樣吧,你先記住我電話,嗯,順便把你電話也給我,就這么著,記住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張時文寫下電話號碼,順手拿了吳仁彪一張名片,然后起身閃人。

    “胖哥慢走。”吳仁彪起身相送。

    張時文擺擺手,示意他別跟來,心里卻特別爽,那種心理滿足上的爽快感覺,簡直就是無以復加,他甚至有種仰天狼嚎的沖動。

    “我張時文終于牛逼了!”張時文激動萬分地握緊了拳頭,“張娜你就等著后悔吧,以后我美女找兩個,一個做飯,一個暖床……”張時文現在腦子里滿是亂七八糟的念頭。

    張時文再次回到包房的時候,凌天已經吃飽了,正一臉放松地躺在沙上閉目養神。

    “大哥,我回來了!”張時文恭敬有加的走到凌天身旁,輕聲說道。

    “好,時間不早了,我直接回去了。”凌天起身伸了個懶腰,“對了,張雨詩你跟我們一起走嗎?”

    “不用,我還想唱一會兒,你先走吧!”張雨詩頭也不回地吱了一聲,繼續唱出她自以為動聽的歌聲。

    凌天無奈地搖搖頭,在張時文的陪同下,離開了包廂。

    ……

    第二天一大早,凌天來到教室時,教室里零零散散的坐著幾名學生,他們滿臉驚訝地望著凌天,一個充滿暴力的家伙來學校不過是為了混混時間而已,能來上課已經很不錯了,竟然還來得這么早?

    凌天無聊地從抽屜里取出語文書翻閱起來,他想知道現在凡人都在學習些什么知識,同時也想積累一些有用的東西,補充大腦。

    同學們66續續走進教室,當看到一身黑衣的凌天坐在座位上翻閱語文課本的時候,都愣在了那里,這完全出了他們的想象。

    當張雨詩、魏焰峰、鄧瑤姬,還有剛恢復的梅啟鴻看到凌天坐在教室,迅收起往日的高傲,規規矩矩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特別是魏焰峰,昨天黃毛幾人被狠揍一頓的慘樣,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面對這個冷酷血腥的暴力分子,他可不想自己身上也出現向個血窟窿。

    第一堂課是英語課,英語老師姓李,是一名長像極度猥瑣的中年人,他是美籍華人,整天炫耀美國比中國如何如何的好,經濟如何地達,環境是如何如何的優美……因此,班上的同學對這位英語老師是極度反感,一點都不喜歡上他的課。

    當英語老師夾著課本來到教室,現教室里空了一個位置,知道是有同學請假,也不多問,直接拿起課本講起課來。

    凌天聽了一會兒,覺得很無趣,想要找同學聊天,可感受到大家看著自己的目光都充滿了畏懼,苦笑了一番之后,凌天只好趴在桌上睡起覺來。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