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云夢澤傳說 > 第18卷 苑林女王
    聽到這個聲音,除了凌天,全班所有人都筆直腰桿,站立起身,一臉恭敬地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只見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一頭紫,上身黑色短背心,下身皮短褲,黑網襪,高跟鞋,長腿細腰,雪膚圓臀,魅惑而性感,唯一的缺陷就是,胸部小了點。

    此女正是叱咤苑林學校,一年級領軍人物,有“苑林女王”之稱的鄧瑤姬,她今天剛到教室,現梅啟鴻被一個新生打趴,不由得起怒來。

    “班長好!”同學們齊聲喊道,并深深鞠了一躬。

    “大姐頭!”魏焰峰委屈地低下頭,不敢直視。

    “還他娘愣著干什么?還不快滾。”鄧瑤姬再一次喝斥道。

    “是是是!”魏焰峰連忙點頭,使了個眼色,剩余的六名手下迅上前扶起梅啟鴻一同朝醫務室走去。途中,魏焰峰掏出電話,向他外面的大哥報告了這里的一切。

    凌天朝少女走了過去,盯著她的頭,甚是好奇:“你就是這個班的班長?你怎么把頭染成紫色啦?”

    “老娘喜歡,關你屁事!”鄧瑤姬沒想到這小子竟敢過來挑釁,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為什么不把頭染成白色呢?”凌天又問道。

    “老娘為什么要把頭染成白色?”鄧瑤姬有點不知所云。

    凌天認真地看著少女:“染成白色,你就是白魔女了啊!”

    “老娘才不做白魔女,不跟你廢話了,你在我的地盤打傷人,總得給我一個交待吧!”鄧瑤姬一只腳踩在凳子上,一副黑社會大姐大的樣子,眼神冷艷地望著凌天。

    “我們只是隨便玩玩,這也不行?”凌天雙手插兜笑嘻嘻說道。

    “我四師傅說,女人不是拿來玩的,所以我不玩女人。”凌天顯得一本正經。

    “我擦,你他媽別跟老娘鬼扯,誰不知道你們男人是下半身動物,不玩女人,鬼才相信。”鄧瑤姬一臉鄙夷,隨后厲聲叫道,“我看你他娘存心不想給個說法,那好,今天老娘就給你放放血,讓你長長記性。”

    說完,鄧瑤姬取出她隨身攜帶的小刀,直往凌天小弟弟刺去,周圍所有人呼吸剎那間停頓了,不愧被稱為“苑林女王”,下手真是狠啊,這下凌天估計要變太監了。

    “哈哈,班長真給力了,快閹了這王八蛋,快閹了這王八蛋。”張雨詩本來撲滅的心,重新又被點燃了。

    鄧瑤姬一口氣連刺十八刀,刀刀都是斷子絕孫,一點也不含糊,凌天終于被這種行為給激怒了:“我擦,這丫頭還有玩沒玩,居然想閹俺,看來,我必須要好好教訓她一頓。”

    當鄧瑤姬的刀子再一次刺來的時候,凌天沒有躲避,突然伸手,準確的捏住她的手腕,然后猛然用力,鄧瑤姬吃痛之下,不由得松開手,刀子便朝地上墜去。

    凌天順勢一拉,鄧瑤姬便不由自主地撲到他的身上,凌天一手將鄧瑤姬抱住,另一只手重重落下:“啪!”

    “呃!”鄧瑤姬出一聲慘叫,“王八蛋,你敢打老娘屁股……呃……,老娘要閹了你……啊……”

    “王八蛋,快住手……呃,痛死老娘了……”

    “你變態啊……啊……”

    “王八蛋,你想玩sm也換個地方啊!呃,痛……”

    “求你了,別打了,好痛……啊……”

    “真的好痛,別打啦……”

    鄧瑤姬先是怒罵,漸漸地開始轉為哀嚎,而凌天的巴掌,依然一下又一下重重的落在她的翹臀上。

    “你剛刺了我十八刀,我要打你十八下,現在才打了一半呢!”聽到鄧瑤姬的哀求,凌天一點也沒有停手的意思,右手再次抬起,重重落下:“啪!”

    眾人被這場景驚得目瞪口呆,而后看著凌天的眼神也不同了,大多數同學開始佩服凌天起來,“牛,這哥們太牛了,這種事,整個苑林高中也就他敢做!”

    “別打啦,老娘真受不了啦……”鄧瑤姬依然在那哀求。

    “還想閹了我嗎?”凌天抬起手,暫時沒落下。

    “不敢了啦!”鄧瑤姬都快哭出來了,她畢竟還只是個十六歲的小女孩,從小到大也沒受過這種待遇,心里只是倍感委屈。

    “那就暫時饒了你,還有七下,等你啥時候不聽話,我再給你補上!”凌天終于把她放了下來,鄧瑤姬卻是一個趔趄,差點倒在地上,她想靠在桌子上,只是臀部剛剛接觸桌子,就一陣劇痛傳來。

    “呃……痛死老娘啦!”鄧瑤姬出一聲慘叫,心里想罵一句王八蛋,卻又不敢。

    “哈哈哈……”周圍同學第一次見鄧瑤姬那滑稽的樣子,心中強忍著的笑意,暴出來。

    “笑什么笑?再笑老娘干死你們!”鄧瑤姬怒聲叱道。

    一時間,笑聲削弱了許多,但還是零零散散有一點。

    “喂,你能不說臟話嗎?很難聽的。”凌天在旁邊插了一句。

    “老娘干嘛要聽你的……”鄧瑤姬下意識地說出這句話,沒說完便意識到慘了。

    “啪!”臀部又是一陣劇痛,巴掌果然又下來了。

    “呃,好哥哥,我錯了,你能不要再打了嗎?”鄧瑤姬慘叫一聲,又開始哀求起來。

    “聽話就不打。”凌天懶洋洋說道。

    鄧瑤姬眼眶泛紅,很懂事地點了點頭:“我聽話就是,以后我盡量不說臟話。”

    “不是盡量,是一定不能說。”凌天很認真糾正道。

    “可是老娘……不對,是我,我習慣了,一時改不過來嘛!”鄧瑤姬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看著凌天,心想老娘先裝可憐,度過這一關再說,等以后有機會再跟這王八蛋算帳。

    “好吧,我一直很講道理的,你說十句臟話,我只打你一下好了。”凌天想了想說道。

    鄧瑤姬在心里暗罵,你這王八蛋不是我老爸也不是我老公憑什么管我?可她也只能在心里罵,表面上還得裝可憐,一副委屈的樣子點了點頭:“我知道啦,不過你能不能輕點啊?”

    “我下手已經很輕了,只用了不到半成的力氣。”凌天回答道。

    鄧瑤姬無語了,只能繼續在心里腹誹著凌天。

    就在這時,上課鈴聲響起,周圍同學只好一哄而散,各自回到了座位。

    讓他們銘記于心的,是他們知道了凌天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物,惹不得。

    不一會,凌天的大名被傳到整個苑林學校,所有學生都知道一年級新生中來了一位牛逼人物,他讓苑林四惡霸之一的“苑林女王”鄧瑤姬唯命是從。

    高三八班教室,一名絕色美女正認真做著數學題,突然,身旁的嬌媚女子把她胳膊碰了一下,露出壞笑的表情:“雅蘭,聽說你的那個護花使者今天剛來就把一年級大姐大鄧瑤姬制服了耶,你知道嗎?”

    “我對他的事情不感興趣,他愛干嘛干嘛,只要不給我添麻煩就行。”蕭雅蘭稍微有點驚訝,不過片刻后,還是恢復了正常。

    “呵呵,我覺得凌天挺不錯的,人長得帥,身手又好,而且處事果斷,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喲,雅蘭,你這回真是賺到了。”令狐依拋了個媚眼,露出羨慕的笑容。

    蕭雅蘭如同看陌生人一般望向令狐依,“依依,你今天怎么了,怎么盡說凌天的好話,凌天到底給了你什么好處,讓你這樣夸獎她?”

    “他能給我什么好處,我這是肺腑之言。”令狐依表現得一本正經。

    蕭雅蘭狐疑地看了令狐依一眼,“我看你八成是喜歡上他了吧!”

    “怎么可能,我令狐依絕對不可能喜歡上他這個毛頭小子。”雖然令狐依一口否絕,但她感覺自己內心有一團火在燃燒,臉也紅得像個蕃茄。

    “呵呵……”蕭雅蘭捂著嘴笑了笑,而后搖搖頭,繼續做起試題。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