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云夢澤傳說 > 第15卷 羅剎輪回
    凌天進了一輛淺藍色的蘭博基尼,一路無語,大約三十多分鐘的行程,車在一棟豪華別墅門口停了下來。

    “下車吧!”蕭雅蘭淡淡吱了一聲后,打開了車門,朝別墅走去。凌天趕緊下車跟了上去,而駕駛座上的妖艷女子,則把車開到別墅旁邊的車庫中去了。

    “那個開車的叫令狐依,是我的閨密,兼保鏢,我看你從警局出來到現在,都一直注視著她,難道你喜歡上她了?不過,我勸你,還是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因為追求她的男人,沒有一個好下場。”蕭雅蘭一邊開門,一邊囑咐道。

    “哪有,我只是覺得她有點與眾不同而已。”凌天笑嘻嘻回答道。

    之后,跟隨蕭雅蘭進了別墅。

    蕭雅蘭的別墅可謂金碧輝煌,凌天一進來就感受到視覺與心理上的雙重沖擊。

    “我的小別墅還沒進過男人呢,你是第一個!”蕭雅蘭語氣依然很平淡。

    “那我不是感到萬分榮幸!”凌天走到客廳的沙旁,一屁股坐了上去。

    蕭雅蘭不由得皺了下眉,“要不是我姐下了死命令,讓我一定要把你留下,我才懶得要你。”

    “你姐是……”凌天在警局便聽到蕭雅蘭提及過她姐,現在又說了出來,不由得感到奇怪。

    “我姐就是你的老板,蕭瀟!”蕭雅蘭冷聲說道。

    “什么?”凌天一下從沙上跳起,十分震驚的望著蕭雅蘭,“難怪我覺得會長為何跟你長得這么像,原來你是會長親妹妹啊!”

    對于凌天的吃驚,蕭雅蘭不以為然,“我姐現在還好吧?”

    “會長她老人家好得很呢,總有忙不完的事情,還天天折磨我。”凌天從震驚中緩過神來。

    “呵呵,算一算我已有十年沒見我姐姐了。”蕭雅蘭冷艷的臉龐出現了一抹笑容,不過更多的,是淡淡的憂傷。

    凌天看著傷感中的蕭雅蘭,不知如何是好,當他用神識觀察蕭雅蘭時,心中頓起疑云:“咦,蕭雅蘭體內怎么沒有任何能量波動?這完完全全是一個凡人嘛,可會長是地地道道的神仙,人稱云霞仙子,怎么親妹妹一點法力都沒有?這其中一定另有隱情。”

    正當凌天疑惑不解的時候,令狐依輕盈的進來,來到蕭雅蘭身邊,挽起了她的手。

    “怎么了,雅蘭,這渾小子是不是欺負你了?告訴我,看我怎么收拾他。”令狐依看著蕭雅蘭神情黯然,一雙嫵媚的妖眼透著寒光瞪向凌天。

    “沒有,我只是想起過去的往事。”蕭雅蘭臉上擠出了一點笑容,然后繼續說:“依依姐,你把一樓右邊的那間房收拾一下,讓凌天搬到那里去睡吧,現在時間不早了,我要上樓睡覺了,明天還得去上學。”

    蕭雅蘭剛往樓上走了幾步,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扭頭對凌天說:“凌天,從明天開始,你跟我一同去學校上課,至于你的入學手續,我已經幫你辦妥了。”說完,轉身上樓,只聽見“呯”的關門聲,就再也沒聽見聲響。

    “hat?上學?有沒有搞錯?”凌天一陣無語,自己這牛B呼啦帶閃電之人,還要跑去學校與那些小屁孩鬼混在一起,真是浪費時間,可他自己今年也才十六歲。

    “渾小子,跟我來吧!”這時傳來令狐依冷漠的聲音,凌天跟隨她來到一間擺放著雜物的房間。

    “你把這些物品搬到后院的小屋,那里有張床,你把它搬過來,然后打掃一下,以后這便是你的房間。”令狐依噘起櫻桃小嘴,“真不知道雅蘭怎會讓你住在這里。”

    令狐依正準備離開,驀然間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席卷周圍,空間出現了細微的扭曲,這使得令狐依十分駭然,冷汗直往下流,腳上卻如同綁了鉛球,很難向前移動。

    “修煉者?”令狐依心驚膽戰的轉過身,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光望著凌天。

    “no,no,no,我不是修煉者,我是魔人。”凌天玩味的笑了笑。

    “什么,你是魔族之人?”令狐依瞪大雙眼,呼吸變得急促。

    她之前并沒有察覺出凌天體內有任何能量波動,原來他一直隱藏著,這足以表明,凌天的實力遠在她之上。能量波動產生的強大壓迫感,更讓令狐依驚恐不已。

    凌天點了點頭,臉上依然掛滿笑容,但那雙如同死神般陰森、兇殘的眼神,卻目不轉睛地直視著令狐依,讓她毛骨悚然。

    “不知閣下在我面前展露實力有何用意,小女子好像并沒有冒犯之處。”令狐依雖然心中懼怕不已,但表面還是故做鎮定。

    “沒什么,只是想知道你這小妖狐,為什么接近蕭雅蘭?”凌天厲聲問道。

    “這……”令狐依稍作停頓,隨后露出一臉苦色,“在下無可奉告。”

    “既然如此,那我便只好打得你開口了。”凌天冷哼一聲,全身聚起淡紫色光芒,一個健步,閃現到令狐依面前,包裹著紫色能量的拳頭兇猛的朝令狐依臉上砸去。

    令狐依趕緊一個后轍,踉踉蹌蹌的躲過,但凌厲的拳風,還是把她俏麗臉蛋劃出一道血痕,鮮血頓時涌出,樣子甚是凄慘。

    凌天完全沒有因此停下攻勢,他右手撐開,一個紫色火焰球迅在掌心聚集,而后,用力拋出,射向令狐依。

    令狐依連忙雙手合并于身前,一道白色銀盾喚化出來,抵擋住了飛來的紫色火焰球。

    “可以嘛,還是有二把刷子。”凌天冷笑一聲,“不知道,我接下來這招你還能否招架得住?”

    說完,凌天浮空而起,雙手在空中快交織,一看便是在出咒印,這使得下方的令狐依恐懼萬分。她立刻把全身所有能量集合在雙手,瞬間白色銀盾比剛才大了三、四倍。

    “哼哼,你別做無用功了,我這招你是無法阻擋的。”凌天雙手聚停,輕吼一聲,“羅剎輪回!”

    只見凌天身后出現一個地獄修羅的幻象,它滿臉兇惡,左手拿著巨釘,右手持著鋼錘,一雙邪惡之眼死氣沉沉鎖定著令狐依,如同告訴她,你已被宣告死亡,不可能存活于世。

    之后,修羅幻象用鋼錘巨釘相互碰撞,產生出一條深長的黑色雷電,迅猛射向令狐依,頃刻間,令狐依白色銀盾被穿破,胸前也被射穿出一個大血洞,無比嚇人。

    凌天一個瞬移來到已退變成狐妖的令狐依面前,用手在她胸前的穴位快點了幾下,暫時止住了血,留下她一口氣。

    “現在告訴我的話,我還可以留你一條性命,如若不然,你只能去死。”凌天眼中透著寒光,“別以為我會憐香惜玉,不敢殺你。”

    “無……,無可奉告!”令狐依艱難的吐出這幾個字,眼中飽含著悲傷的淚水,其中一滴還流到凌天的手上,她知道今天是必死無疑了。

    “好吧,那我只好送你去死了。”凌天單手掐住令狐依脖子,把她高高舉起。

    令狐依絕望的閉上雙眼,等待著死亡的到來,淚水更加流滿了她整個面頰。

    令狐依痛苦的等待,卻現凌天遲遲沒有動手,忐忑的把眼睛睜開,看見凌天正咬破自己食指,鮮紅的血液立刻涌現出來。

    “快,把嘴巴張開。”凌天用命令的語氣說道。

    令狐依遲疑了一會兒,最終還是蠕動了一下嘴唇,凌天毫不猶豫的把流血的手指塞進了她的嘴里。

    一股巨大的再生能量瞬間遍布令狐依的全身,片刻之后,她的傷口開始以肉眼可見的度愈合,又從狐妖重新變成了那個妖艷嫵媚的人型。

    “好了,好了,別吸了,再吸我都成干尸了。”凌天見令狐依恢復得差不多,趕緊推開了她。

    令狐依添了添嘴唇,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樣,甚是誘人。

    “你為什么不殺我?”調整好狀態后的令狐依,用那雙妖艷的雙眼含情脈脈的望著凌天。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