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云夢澤傳說 > 第13卷 被一個叫凌天的人打了
    “現在是非常時期,雖然派了幾個人暗中保護你,但我還是不放心,所以自己親自來了。”陳強微微一笑,眼神里帶著寵溺。

    “大哥,我們去外面走走吧。”陳夢瑩輕聲說道。

    “好!”陳強從來都不拒絕妹妹的要求。

    濟民醫院里面環境很好,走在醫院的院內,如同漫步在公園,不過醫院里病人比較少,此時天色也暗了起來,看不見幾個散步的人。

    “大哥,你說爺爺還會好起來嗎?”陳夢瑩語氣里有些傷感,雖然她的爺爺已經八十歲,但她還是希望爺爺能在這世上活更長時間。

    “應該會吧!”陳強輕嘆了口氣。

    “其實,爺爺從來沒說把財產給我,我也不想跟大家爭財產,所以我幾年前便離開h市,獨自到xy市。我現在公司不大,但養活我自己是沒問題。對于我來說,爺爺的財產有沒有都無所謂。”陳夢瑩語氣里有些苦澀,“可他們為什么不放過我,居然想用那種方式讓我身敗名裂。”

    “我不會放過他們的。”陳強眼中閃過一絲寒芒。

    片刻之后,陳強又緩緩說道:“蘇小峻雖然沒什么本事,但關鍵時刻倒有點擔當,你說的那個叫凌天的人,我查了一下,什么也沒查到。也沒聽說蕭雅蘭新招的保鏢中有此人。不過,這小子救了你,有機會我會好好感謝他的。”

    “說來也奇怪,凌天應該找不到蕭雅蘭,我留了一張名片給他,本以為他會打電話給我,不過現在,他也沒打電話來。”陳夢瑩眉頭微皺,心里隱隱有點擔心,“難道凌天出了什么事情?”

    陳強正想說什么,突然背后傳來一個嬌滴滴的聲音:“表姐,大表哥!”

    兩人一聽,便知道是蘇安安。和她在一起的,還有蘇小峰。

    “大表哥,你什么時候來的啊?”蘇安安一臉興奮地朝陳強撲了過來,“哇,大表哥,幾天沒見,你又變帥了。”頓時,陳強一陣頭痛。

    “小峻,你還好吧?”陳夢瑩知道大哥怕這丫頭,趕緊給他解圍,把話題轉向了蘇小峻。

    “沒什么大礙,休息幾天就好了。”蘇小峻連忙說道。

    蘇小峻被送到醫院的時候,便醒了過來,只是直到現在他都有些不相信,最后救他們的竟然是凌天。

    “對了,表姐,那土包子有沒有打電話給你啊?”蘇安安突然想起了凌天。

    “沒有。”陳夢瑩微微搖了搖頭。

    “沒道理啊,我特意讓人打聽過,那土包子沒找到蕭雅蘭!”蘇安安有點想不明白。

    這時,蘇小峻的手機突然響了,拿出手機看了看,現是三弟打的,微微皺了下眉后,接通了電話:“永強,有事嗎?”

    “二哥,我被一個叫凌天的人打了,現在在h市第一人民醫院。”電話里傳來一陣急切的聲音。

    “你被人打了,你能不能有點出息……等等,你說打你的那個人叫什么名字!”

    “凌天?”蘇小峻的聲音突然高了八度,“你確定是凌天?那好,這件事交給我處理,不要驚動家里人,就這樣。”

    蘇小峻掛斷電話,然后便現三雙眼睛都盯著他。

    “二哥,你剛才說凌天打人了?凌天不會是那個土包子吧?”蘇安安最先沉不住氣,一下問了兩個問題。

    “永強在民間土菜館被人打了,打他的那人叫凌天,至于是不是你說的那個凌天我也不清楚。”蘇小峻有點無奈,“不過,聽說凌天被帶到市公安局刑警四大隊去了,我想去看看。”

    “他被抓了?”陳夢瑩臉色一變,轉頭望向了陳強。

    “一起去看看吧!”陳強定然一笑,在他心里,對這個救了自己妹妹的人,也有點好奇。

    ……

    “呸,我不會做你女仆,更不會做你女朋友,你死了這條心吧!”冷萱冷冷地回絕了一聲。

    “你不要這么早下決定嘛,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改變這個觀點的。”凌天依然掛滿笑容。

    冷萱徹底無語了,這家伙怎么總纏著自己當他的女仆,她怎么可能會去為個傻小子當仆人。如果說是女朋友,冷萱心情有可能會好點,但她也不會同意。

    短暫的沉默過后,冷萱步入了正題:“你是第一次來h市嗎?”

    “是的!”凌天回答十分干脆。

    “那你來h市干什么?”

    “保護一個叫蕭雅蘭的女孩。”凌天依然沒有停頓,“對了,警察姐姐,你認識蕭雅蘭嗎?”

    “什么?保護蕭雅蘭?難道你是她雇的保鏢?”冷萱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地望著凌天,不過,回想起凌天剛才的表現,的確有實力勝任。

    “可以這么說吧。”凌天微笑著點了點頭。

    “不對呀,以我對蕭雅蘭的了解,她最討厭男人了,不可能雇請男保鏢。況且她有個閨蜜,現在充當保護她的角色。沒理由再去雇一個保鏢,還是一個男的。凌天,你是不是又在騙我?”冷萱從震驚中靜下心來,仔細思考一番后,覺得凌天肯定又在說謊。

    “警察姐姐,你真的對蕭雅蘭很熟嗎?那你一定有她電話吧,你跟她打個電話問一下,不就知道了嗎?對了別忘了讓她來接我喲,我可是找她老半天了。”聽到冷萱的話,凌天大喜過望。

    “你連她電話都不知道,還敢說是你是她雇的保鏢?”冷萱不屑地看了凌天一眼,拿出手機飛快撥號,“你這死變態死騙子,就等著現形吧!”

    電話很快接通,那頭傳來一個甜美聲音,“萱姐嗎?”

    “雅蘭,是我。”冷萱的聲音突然柔和了許多。

    “萱姐,你這么晚找我有事?”蕭雅蘭很直接問道。

    “雅蘭,我抓了個人,她說是你雇的保鏢。”冷萱也沒拐彎抹角。

    “我雇的保鏢?不可能呀!我這些天都忙于工作和上學,從來沒雇過什么保鏢。”蕭雅蘭一臉茫然地說道。

    冷萱一聽,心中大喜,“哈哈,凌天我看你這下還有什么話可說,這可是蕭雅蘭親口說的,看你還怎么狡辯。”

    “哦,雅蘭,不好意思打擾了,我看那人八成是個騙子,我得好好教訓一下他,有時間來看你,再見!”冷萱雖然很激動,但口頭上還是一副平平淡淡的語氣。

    電話中的蕭雅蘭似是想起了什么,當冷萱正準備挪開電話的時候,急切喊道:“等等,萱姐,他是不是叫凌天?”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