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云夢澤傳說 > 第7卷 光明正大揍你
    “你TmB居然敢打我,我和你拼了。”趴在地上捂著臉的張時文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擊激怒了,擺出了一副拼命三郎的樣子。

    還沒等起身,敬文上前又猛踢了一腳,“我擦,你Tm是不是活膩了,連我都敢罵,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說完拳頭像雨點一樣砸向張時文。

    凌天看見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的張時文,不由得唉聲嘆了口氣。

    “小子,看什么看,沒見過打人嗎?”敬文停了下來,把打累的雙手舒展了一下筋骨,一雙惡毒的雙眼望向了凌天。

    凌天沒有作聲,屈指一彈,身上僅有的硬幣朝敬文飛去。

    敬文下意識地伸手一接,只覺一陣劇痛傳來,頓時出一聲慘叫:“啊!”

    “咚……”硬幣落在地上,出清脆的聲響。

    “你,你他媽的竟敢暗算我?”敬文捂著手,盯著凌天罵道。

    凌天不緊不慢地走到敬文面前,彎腰撿起地上的硬幣,放進兜里,直起身,朝他陰森一笑,然后一抬手,只聽“啪”地一聲脆響,扇了敬文一個耳光。

    “暗算這種事情,我是不做的,我這是光明正大的揍你。”凌天厲聲說道。

    “你,你他媽敢打我?”敬文被這一巴掌扇得有點暈,還沒完全反應過來。

    “啪!”又是一聲脆響,凌天又扇了敬文一個耳光:“我當然敢打你了。”

    “我他媽跟你拼了!”敬文咆哮著朝凌天撲了過來。

    凌天一抬腳,踢在敬文小腹上,敬文慘叫一聲,仰頭倒了下去。張時文和張娜一陣目瞪口呆,這少年打起架還真有兩下子啊。

    “好,好小子,有本事站在這里別走。”嘗到苦頭的敬文,知道眼前這小家伙憑自己一人是無法收拾的,看來只好求助于工地上看場子的那幫混混了,于是趕緊掏出手機拔通了一個號碼。

    對于敬文的叫囂,凌天直接無視。敬文在電話中恭敬地說了幾句話后,臉上露出得意之色,對凌天喊道:“哈哈,這下你死定了,等下彪哥會親自來教訓你,我看你還怎么跟我得瑟。你現在跪地求饒,說不定我會讓他下手輕一點。”

    “白癡!”凌天冷漠地從嘴中吐出兩個字。

    “你……”敬文氣得牙癢,剛準備回罵,這時從工地走來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一名男子身材不高,卻挺壯實,留著板寸頭,眼神甚是銳利,此人就是敬文口中的彪哥,他身后跟隨著十來個手持鐵棍的混混,鐵棍與地面的撞擊,出“叮叮……”的響聲。

    “彪哥,你老終于來了,這小子找我的茬,把一點顏色給他看看,教訓教訓這小子。”敬文頓時來了精神,他一躍而起,指著凌天一臉興奮的對彪哥喊道。

    張娜這時也下了車,對著彪哥拋了個媚眼,說了聲:“彪哥好!”

    凌天微微一笑,鬼魅般地出現在敬文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白癡,你想教訓我?那好,我先把你解決掉再說。”

    “你,你給我放手……”敬文被掐得有些透不過氣來,眾人卻對凌天這突然的舉動感到十分震驚。

    彪哥看到此景,在心中稍稍掂量了一番,心想:看來這小子身手非同一般,我得小心行事才行。于是臉上擠出一點笑容,對凌天說道,“本人吳仁彪,人稱彪哥,不知兄弟能否給我個面子,先放開敬文呢?”

    凌天有點奇怪地看著吳仁彪:“我跟你很熟嗎?”

    “呃,我們應該是第一次見面。”吳仁彪一愣。

    “既然我們不熟,那我為什么要給你面子?”凌天看著吳仁彪,“你腦子有問題吧?”

    吳仁彪差點被這句話給噎死,而他身后的那些小混混,頓時罵成一片。

    “小子,你不想活了?敢這么跟彪哥說話?”

    “媽的,兄弟們上,干死他!”

    “給你臉不要臉,彪哥跟你客氣,你丫還真把自己當人物了呢!”

    這些人罵歸罵,吳仁彪沒有開口,他們也不敢真的動手。

    吳仁彪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說道:“兄弟,你不覺得太囂張了一點嗎?”

    “三師傅說,讓我低調一點,我現在已經很低調了。”凌天顯得很不以為然,而后像扔垃圾一樣把敬文丟到了地上,“趕緊給我滾吧!”

    敬文痛哼了一聲,然后從地上爬了起來,跑到吳仁彪身邊,哭喪著臉:“彪哥,這小子打架很厲害的!”

    吳仁彪緩緩朝前邁了一步,對凌天說:“兄弟身手不錯,不如這樣,我們倆來會一會吧!”

    凌天有點驚訝:“你要跟我單挑?”

    “沒錯,單挑,敢嗎?”吳仁彪語氣中帶著幾分挑釁。

    凌天搖了搖頭,小混混們見狀便馬上吹起口哨起哄。

    “沒種!”

    “小子,不敢就跪下來磕頭認輸吧!”

    “靠,果然是一個只會裝B的小雜啐。”

    “我倒是高看你了。”吳仁彪眼中多了幾分不屑。

    “單挑太麻煩,浪費時間,你們一起上吧。”凌天懶洋洋地說道,此話一出,四周靜寂,片刻之后,便是更大的哄笑聲。

    “靠,這丫太囂張了!”

    “搞死他!”

    “兄弟們一起上!”

    眾人話音剛落,還沒等他們先行進攻,凌天突然撲向人群,出拳,起腳,頓時慘叫聲不絕于耳,片刻之后,地上便倒了一大片,連敬文和張娜都倒在了地上,唯一還站著的,就只有吳仁彪了。

    “你們太吵了。”凌天拍拍手,“這下安靜多了。”

    吳仁彪倒抽一口涼氣,這到底是什么人啊?剛才敬文告訴他,這小子打架厲害,他還以為只是敬文太沒用,現在他才明白,用打架厲害來形容這個人還不夠,這簡直是一級高手啊。

    雖然他這幫手下沒有什么本事,可用這么短的時間,將這么多人都打倒,這絕對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做到!

    “你為什么不打我?”吳仁彪突然覺得有點不對,怎么自己還好端端站在這里?

    “噢,我覺得你比較可憐。”凌天笑嘻嘻地說道。

    “可憐?”吳仁彪心里涌起一股怒氣,“兄弟,我吳仁彪還不需要別人來可憐,順便奉勸你一句,雖然你很能打,可這個社會不是靠打就能解決一切的!”

    “呵呵,我四師傅也這么說過,暴力是不能解決一切的,不過,你為了十萬元便去為人賣命,我覺得一點都不值得。”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我只能這樣做。”吳仁彪露出無可奈何的神情。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