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云夢澤傳說 > 第6卷 給我當保鏢
    “安安,不得無禮。”陳夢瑩厲聲喝道。

    “表姐,他明明那么會打架,為什么不幫我二哥?”蘇安安嬌哼一聲。

    “我為什么要幫他呢?”凌天卻是一副奇怪的樣子。

    “你!”蘇安安氣惱不已,但又無力反駁,因為凌天說得也確實在理,別人不出手自有不出手的道理。

    “凌天,你去過h市嗎?”這時,陳夢瑩出來調和了一下氣氛。

    “沒有!”凌天回答道。

    “那你知道蕭雅蘭住在哪里嗎?”

    “資料上說她住在幸福巷28號。”

    “笨蛋,現在幸福巷……”蘇安安剛想說什么。

    “好,出了火車站,我一定派人把你送到幸福巷28號!”陳夢瑩朝蘇安安使了個眼色,打斷了她的話,不讓她繼續說下去。

    “謝謝美女姐姐。”凌天顯得很開心。

    “窮開心什么呢!”蘇安安在心里嘀咕,過了一會兒好似想到些什么,又開口問道:“喂,你身上帶錢了嗎?”

    “我有錢的。”凌天認真的看著蘇安安。

    “你有多少錢?”蘇安安才不相信這家伙會有錢。

    凌天從褲兜里摸出了一個硬幣,在蘇安安眼前晃了晃。

    “這就是你身上的錢?”

    “是的。”凌天點了點頭。

    對此,蘇安安很想掐死凌天,可惜她知道自己打不過他。

    “算了,你身上只有一塊錢,就得想辦法賺錢,對吧?”蘇安安有氣無力的問道。

    “對!”凌天想了想,點了點頭。

    “我看你打架挺厲害,給我當保鏢怎么樣?我每個月給你一萬塊錢。”蘇安安終于說到正題,這家伙這么缺錢,這么好的待遇,他肯定會答應的,等凌天成了她的保鏢,她便想怎么整他就怎么整他。

    “對不起,我此次任務是來保護蕭雅蘭,其它活一概不接。”凌天一口回絕了。

    “為什么?”蘇安安一愣,“你不是很缺錢嗎?”

    “跟錢沒關系。”凌天搖搖頭。

    聞言,蘇安安咬牙切齒,之后,終于決定不再跟凌天瞎扯,因為她覺得跟他說話簡直是對牛彈琴。

    火車“咣當咣當”地飛馳著,接下來一路順暢,不一會兒便到達h火車站,一行人出了站臺,已經有大大小小十多名保鏢等著他們。

    陳夢瑩與旁邊一位保鏢小聲說了些什么,然后走到了凌天身邊,“等下我的這位保鏢會開車把你送到目的地。”

    “謝謝美女姐姐!”凌天道了聲謝,欲準備離開,卻又被陳夢瑩叫住了。

    “等等!”陳夢瑩遞給凌天一張名片,“這上面有我的電話,有事打電話給我。”

    “哦,好的。”凌天接了過來,跟保鏢先行離去。

    “表姐,你干嘛不告訴他,幸福巷在半個月前便開始拆遷改造,里面住的人都已經搬到別的地方去了。”望著凌天的車子遠去,蘇安安忍不住問道,“蕭雅蘭根本不在那里,凌天怎么可能找到她呢?”

    “我本來就不希望他這么快就找到蕭雅蘭。”陳夢瑩說道。

    “啊?”蘇安安一愣,“為什么啊,表姐,你真不會看上這小子了吧?”

    “瞎說什么呢!”陳夢瑩白了蘇安安一眼,俏臉微微變紅,“安安,你難道不覺得這個凌天很神秘嗎?”

    “我沒覺得啊,這家伙除打架比較厲害,還有吹牛厲害之外,沒什么特別的。”蘇安安不以為然的說道。

    “安安,你仔細回想一下他是如何上火車的!”陳夢瑩緩緩說道。

    “不就是把車頂的排風扇拆掉跳下來的嗎?”

    “可這排風扇沒有工具是無法拆掉的,他赤手空拳就能破壞掉,你不覺得他非比尋常?”

    聽聞陳夢瑩的述說,蘇安安直接呆住了,要真如她所說的話,那這家伙可不是一般的厲害了。

    “所以,我不希望他這么快找到蕭雅蘭。”陳夢瑩淡然一笑,“他現在身上沒錢,在h市也無親無故,如果他找不到蕭雅蘭,一定會給我打電話的。”

    “他不會直接打電話給蕭雅蘭?”蘇安安還是有點迷糊。

    “或許,他并不知道蕭雅蘭的電話。要不,他不應該不知道蕭雅蘭已不在幸福巷28號。”

    “表姐,那萬一凌天打電話給你,你要不要幫他尋找蕭雅蘭呢?”

    “當然要幫。”陳夢瑩點了點頭,“雖然我們和蕭雅蘭不怎么熟,但不管怎么樣,凌天今天救了我,我陳夢瑩不是知恩不報之人。”

    “安安,不說這些了,我們趕緊去醫院吧!”說完,陳夢瑩坐上一輛寶馬車疾馳而去……

    在一處大型建筑工地旁,凌天所坐的轎車停了下來。

    “這里就是幸福巷了。”保鏢對凌天說道。

    “好的,謝謝你!”凌天下車,道了聲謝。

    之后,那名保鏢開車揚長而去。

    凌天找了好半天都沒有找到幸福巷28號,在旁邊的便利店一打聽,才知道由于舊城區改造,居住在此地的住戶已經搬遷到其它地方了,這使得凌天一陣無語,恨不得開口罵娘。

    “唉,算了,先找個旅館休息一下再說吧!”凌天嘆了口氣,徑直朝巷外走去。

    這時,在一個建筑工地的大門口,一個胖子攔住了正要出門的一輛寶馬轎車,喊道:“張娜,你要到哪里去。”

    坐在副駕駛位上的女子臉色一變,然后馬上恢復了正常,說道:“張時文,我都跟你說了我不再愛你了,請你自重,我們已經分手了!”

    “為什么?”叫張時文的胖子嘶吼道,“就因為他比我有錢嗎?”

    “時文,這跟他無關,總之從今以后我們沒有任何關系,你也別再來煩我。”叫張娜的女子有點厭煩的對張時文說。

    “張娜,你會后悔的。”張時文雙拳緊握。

    “我最后悔的是居然認識了你!”張娜輕哼一聲,對駕駛位置上戴墨鏡的男子說,“敬文,我們走,別理他,他有病!”

    “張娜,今天你不把話說清楚,我是不會讓你離開的。”張時文雙手拍在了寶馬車上。

    “我擦,你這死胖子竟敢用你那臟手拍打我心愛的寶貝,我看你是想找死。”叫敬文的男子沖著張時文罵道,隨后打開車門雙手握拳,走到張時文身旁給了一記憤怒的擺拳,一拳把他打倒在地。
一尾中特公式官网